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檢索列表

序號 中文詞條 英文詞條 詞條內容 撰稿者 人氣
1 見證 Witnessing 舞蹈治療中,舞蹈治療師作為觀察者見證個案動作的過程,包括治療師與個案的內在見證(inner witnessing)。在動作心理治療的關係中,見證最早可於舞蹈治療師瑪麗‧史特‧懷豪斯(Mary Stacks Whitehouse)的真實動作(authentic Movement)中體現到。在真實動作的過程中,見證者(witness) 細緻觀察及注視動者(mover)的動作過程,努力「聆聽」(quiet listening)動者非言語的內心表達,通過觀察、體會與聯想,覺察動者潛意識的情感,接受其所傳遞的非語言信息,並從動者展現的動作中,內在見證自身複雜的情緒體驗。同時,見證者為動者營造出一個安全、包容和非判斷性的環境,使動者從中體會到被受呵護和關注,以致能放心進行深入的自我探索,逐漸將內心世界的情感釋放出來,感受和見證被觀看下的自己是如何被內在的衝動或潛意識引導而動。見證在真實動作的練習中是平行地在動者和見證者中發生的,不單體驗潛意識與意識之間的轉化,覺察個體與外在環境的關係,更可說是對另一個體有意識的承諾(conscious commitment to another)。 何天虹 0
2 真實動作 authentic movement 源於舞蹈治療師瑪莉史特懷豪斯(Mary Starks Whitehouse 1911-1979)的深層動作(Movement in depth)。懷豪斯於心理治療中融合舞蹈動作與榮格心理學(Jungian Psychology)中的積極想像(Active Imagination),以幫助參與者作個人的表達和探索。其後,舞蹈治療師瓊安邱德若(Joan Chodorow)及珍娜愛得樂(Janet Adler)把真實動作往不同的方向繼續發展。邱德若著重榮格心理學中的原型(Archetype)、意像 (Images)及身體動作如何把情緒和感覺由潛意識轉化到意識的層面。而愛德樂則重視在治療中動者與見證者的「二元」(dyadic)關係,透過身體動作學習「看與被看」,互相見證對方的改變,並在過程中不斷獲得啟發。真實動作是動作治療(Movement Therapy)的其中一種方法或訓練,後來被很多舞蹈治療師採用做為治療的部分過程。運作結構由兩種基本角色組成:「動者」(mover)與「見證者」(witness)。過程中動者在見證者面前閉目聽從內在的情緒和感覺,讓自發的衝動帶引身體活動;見證者在旁關注的除了是動者的動作外,更著重觀察感知自已身體的內在感受及情緒如何受到所見而改變或被牽動;當動者完結後,兩人可做語言或非語言的互動交流,藉著對過程的反思而獲得啟發,其中整個運作的過程強調不做任何的判斷。 何天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