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檢索列表

序號 中文詞條 英文詞條 詞條內容 撰稿者 人氣
1 賽夏族舞蹈 The dance of Saisait 賽夏族的舞蹈主要是以矮靈祭的歌舞為主,非祭儀性的一般性舞蹈,目前在生活當中幾乎不得見。該祭儀每兩年舉行一次,時間是農曆的十月十五,以苗栗南庄的向天湖和新竹五峰的大隘村為中心,形成南、北二地祭祀團,南邊負責迎靈,北方送靈,以朱家(Titiyun)為主祭,兩地相差一天,從月升到月落,以連續三天通宵達旦的歌舞來進行,是賽夏族最具代表性的一項盛大祭儀活動。矮靈祭的歌舞可分為三大部分,一是群體性的相隔一人牽手歌舞,二是肩旗或姓氏旗(kilakil),三是臀鈴或背響(tapangaSan)。這三個部分的舞蹈各自進行,形成一種交錯、穿插、對應與靈活變換的機體。群體性舞蹈主要有兩大類型的表現方式,一是緩慢進行的逆時針方向運轉隊形,舞步以二拍為一單位,循環的以右腳前、左腳後的二步舞節奏,前後踩踏移動運行。另一種是以小跑步的方式朝中央如螺旋般旋轉、聚集、縮緊的舞蹈隊形。以每一氏族為單位製作的肩旗型制,南、北兩群稍有不同,但在場中持續晃動旗身、伴隨隊伍前進、在祭場中穿梭跑動的進行方式則類似。至於臀鈴則獨立成一個舞蹈單位,他們不一定和隊伍的舞步節奏相同,而是採一種固定、持續的拍子和節奏,來維持一個穩定的速度進行著,將整體祭典的歌舞組合成成一種複節奏、複節拍、多層次的織體。 明立國 0
2 原住民運動會 Indigenous Games 藉由競技、歌舞、文物展覽等活動,展現原住民傳統文化生活內涵之運動賽會。1993年為聯合國國際原住民年,臺灣省議員高華德向省政府爭取自1994年起每年舉辦「臺灣省原住民運動會」,首屆運動會由臺灣省教育廳主辦,屏東縣承辦,競賽種類為田徑與拳擊。社會組以山地鄉及平地原住民鄉市鎮為單位,國中組以縣市為單位,聖火以鑽木取火方式點燃。1995年未舉行,1996年第二屆在苗栗縣、1997年第三屆在臺東縣舉行,1998年1月第四屆在花蓮縣舉行;12月31日臺灣省虛級化,原住民運動會改由體委會主辦,北高二市加入運動會,運動會名稱改為某某年全國原住民運動。1999年3月在桃園縣舉行,4月體委會發布全國原住民運動會舉辦準則,2000年在基隆市舉行,運動會以縣市為參加單位,會歌為李泰祥創作,會旗為童春慶設計。2001年3月在屏東縣舉行,體委會修改準則,採申辦遴選方式,每二年舉辦一次。2003年由苗栗縣舉辦,2005年高雄縣舉辦,2007年宜蘭縣舉辦,會旗原設計代表原住民族九族群,因增至14族,重新甄選設計,以彰顯原住民射箭特色為圖案;2009年桃園縣舉辦,2011年臺東縣舉辦,比賽運動種類及傳統項目有:田徑、路跑、傳統拔河、棒球、籃球、柔道、健力、傳統摔角、槌球、傳統舞蹈、傳統射箭、負重接力、慢速壘球13種運動。2013年在新北市舉辦,2015年在南投縣舉行,2017年則在新竹縣舉辦。 李仁德 0
3 化龍升天 Sending the spirited dragon to the heaven by cremation 苗栗客家人迎龍習俗的一種活動。苗栗客家人每年正月半有為期三天的「迎龍」習俗,在正月十七晚上「迎」完預定行程後,當晚子時舉行化龍返天儀式,其意功德圓滿,送龍神返天,亦稱「謝龍」。因為經過「開光點睛」儀式的龍已有神靈附體,若無火化送返天庭,必須設案供奉早晚上香。龍主為避免香火不繼,對神明有失敬意,故予火化返天,來年再行祈降。「謝龍」有其一定的儀式及程序,當龍隊返回開光點晴之土地公廟時,龍主會將點睛取血之雄雞做為牲禮,表示前後一貫,有始有終,擺好香案率領全體隊員上香,上奏表章告謝神明,神龍繞境功德圓滿,接著於廟前做最後一次的迎舞,表示謝神離俗,龍隊在鞭炮陣中穿梭舞動,表達神明庇佑他們平安完成繞境和 廖金文 0
4 迎龍 welcoming the dragon 苗栗客家人元宵節的一種民俗活動。「迎龍」有兩種意義,一是歡迎「神龍」登門參拜、納福;二為「倡龍」,舞耍神龍道具驅邪,歡慶年節。倡龍,客語意指舞龍的意思。「神龍」點睛後,於正月十五起連續三天晚間繞境拜年,依習俗龍隊會於年初十前將「金龍參拜」的賀帖送至預訂家戶,告知龍隊何時將登府參拜,居民得比訊息,事先備好金香、炮竹、紅包在家守候。客家人箴信「神龍」登門參拜,等於「神明造訪」,能消災、帶來好運,故聽到炮竹及鑼鼓聲接近時,會立即向家中供奉的神明、或俗稱阿公婆上香、燒金紙,並開大門燃放排炮「迎龍」進門,依規距「迎龍」程序完成後,龍隊始可進大門迎舞參拜,由此習俗可見客家人對「神龍」的敬重。苗栗客家族群正月半舞龍,也是慶祝年節的一種民俗表演,程序固定,尤其進入寺廟及伙房大戶,規矩更不可少,其中「神龍參拜」必須單腳下跪,以表虔誠,另外龍隊只要路過任何寺廟,龍主先上香稟告,接著神龍進廟參拜,住持再獻予金花、紅布插掛龍角上,表示「神明會香」,也將此寺廟之神靈附隨神龍巡遊。龍隊登門參拜,家戶會賞賜紅包,代表拜年及慰勞之意,正月十五日,俗稱正日,在地的龍隊會先迎舞本庄逐戶參拜,正月十六、十七日再按排定行程出庄舞龍。 廖金文 0
5 祥龍點睛 drawing the eyes of the auspicious dragon 糊製完成的龍在正式舞龍活動前先點睛開光的儀式。祥龍點睛旨在祈求天神賜降神靈瑞氣,附於龍身,藉神龍繞境參拜,護佑蒼生。早期客家習俗,元宵節舞龍活動之前,糊製完成的龍,必須於正月十五當天下午,未或申時到當地的土地公廟開光點睛後,始可至民眾家戶登門參拜。開光點睛依客家古禮,首先由主祭者帶領大家向神明上香,祈求儀式順利平安,接下來舉行點睛儀式,以酒、硃砂、白公雞雞冠血混合,為祥龍開光點睛;血代表生命,雞為祭拜用的牲禮,雄性代表尊、主、威,以雄雞的頭冠血點睛,象徵注入生命和靈氣。除必備之牲禮焚香祝禱,並書表章上奏天神,隨即割取白雄雞冠血與珠砂、米酒掺和,並以新的毛筆霑吸,依序點於龍頭、龍身、龍尾後,點睛官再返回龍頭前,續將金花紅布插掛於龍角上,儀式進行時龍隊人員則右手扶持龍棍,跪右腳恭迎神靈,祥龍受點後,即成為「神龍」,同時鑼鼓急鳴,全體隊員躍起舞龍謝神,點睛儀式禮成,即可繞境參拜。點睛儀式必須在寺廟或神像前舉行,否則就沒有靈性、無法神格化。 廖金文 0
6 跈龍 walking with the dragon 客語意指跟著龍走的意思。苗栗客家人元宵節藉「迎龍」趨吉避凶,亦是歡慶「燈節」活動的呈現,早期農村路燈並不普遍,龍隊多以「火把」領路,挨家挨戶參拜,而民眾手牽孩童提著燈籠湊熱鬧,跟著龍走,一場又一場,庄頭跟到庄尾,從燈籠的人群,演變成有火把隊、客家獅、客家歌舞、布馬陣等的在地特色團隊,一起巡遊各地庄頭,帶來更多的歡樂與喜慶,苗栗客家人認為,跟著龍走,可以多吸點「龍氣」帶來平安吉祥,因此衍生出這個習俗,漸漸形成這個「跈龍」活動。跈龍活動,在客家人的習俗中,認為跟著龍走,除了吸收「龍氣」外,又意喻跟著神龍前往光明大道,因此民眾依序集結人潮,漸漸演變成跟著龍出巡的跈龍文化。 廖金文 0
7 苗栗客家「火旁」龍 Miaoli Hakka,s dragon bombing 用鞭炮炸龍,為苗栗客家地區傳統民俗活動。早年農業社會,苗栗客家地區為求來年豐收,發展出結合地方廟會慶祝活動的獨特民俗;流傳至今,儀式內容更加具體呈現,「火旁」龍已經成為結合傳統文化、地方特色與客家區域資源的國際性觀光活動。苗栗炸龍有六大系列程序,包含糊龍、祥龍點睛、迎龍、跈龍、「火旁」龍、化龍升天等,蘊含著客家先民把「龍」的神格定位在「人」與「神」之間,同時反映出客家人對於神、人互動細膩的感情與信任,從請「神龍」來凡間作客,除煞賜福至化龍返天,每年反覆迎送,呈現苗栗客家族群與「龍」之間「亦神亦友」的緊密關係。依據主辦單位苗栗市公所的說法,客家人舞龍活動系列程序中的「「火旁」龍」較引人注目,所以以此為全程活動的統稱,有廣告聚焦的作法。 廖金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