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檢索列表

序號 中文詞條 英文詞條 詞條內容 撰稿者 人氣
1 獅子舞 Lion Dance 臺灣民俗舞蹈之一種,於迎神賽會與慶典中演出。五方獅子舞被視為是今天獅舞之雛型、歐陽修在〈新唐書‧禮樂志〉中提到「舞獅」,「銅鈸二人,舞者四人,設五方獅子高丈餘飾以五色,每獅子十二人,畫衣持紅拂,首加紅襪謂之,獅子郎」。約於1661年間隨鄭成功移臺而流傳於臺。臺灣之舞獅俗稱「弄獅」,最常見之舞獅種類分為:閉口獅(亦稱雞籠獅、南部獅)、開口獅(亦稱柑仔獅、北部獅,客家獅亦屬其中)、醒獅(廣東獅)、北方獅(北京獅)。民間獅陣亦成為表演藝術創作之素材,引發舞蹈創作者之靈感,進而在幼兒舞蹈、唱遊、創造性舞蹈等類型中被引用,成為舞台藝術作品。「獅子舞」模擬獅子的生活樣態,舞動渾圓的身軀時而伸伸懶腰,時而舔腳,互相逗弄翻滾的神態。舞蹈化的獅陣動作語彙已經過修飾美化,陣頭的功能與武術的動作設計已然淡化,道具與空間運用亦應創作方向轉化,加上燈光等劇場元素呈現出有別於民間獅陣的面貌與舞蹈形式,隨著時代的推移與創作者的風格發展出多樣的生命與面貌,並成為臺灣舞蹈躍上國際舞臺的代表作品之一。 趙郁玲 0
2 八段錦(體育運動史) Ba Duan Jin 中國傳統健身功法,結合了中醫理論,將動作的設計、臟腑特徵與病理規律結合,以肢體運動與氣息調理相輔而成,共包含八項肢體動作,分別是:「雙手托天理三焦、左右開弓似射鵰、調理脾胃須單舉、五勞七傷往後瞧、搖頭擺尾去心火、兩手攀足固腎腰、攢拳怒目增氣力、背後七顛百病消」。其中,「錦」者原指精美的絲織品,此處比喻該練功方法似錦之柔和優美。 八段錦之名始於北宋時期,據洪邁《夷堅志》載:「政和七年,李似炬為起居郎,……嘗以半夜時起坐,噓吸按摩,行所謂八段錦者。」可見,八段錦在北宋即已流傳;在南宋曾慥所著之《道樞》中,更詳細記錄了八段錦的八式套路。自宋朝至清代,分為多種套路歌訣,大體上可分為坐姿和站姿兩大類,站姿中更分南北兩派,南派尚柔,北派主剛,南派又有文武之分,文八段多行坐功,武八段重全身鍛鍊,形成不同的流派,動作也略有不同,但強身健體的目的仍然相同,且皆與《道樞》一脈相承。及至今日,因八段錦具有發達表面肌肉、矯正身體的不良姿勢、調養身心等特性,加上便於從事,仍廣為流傳。教育部曾在1968年1月頒布的「國民小學暫行課程標準」將八段錦正式列入課程,並在南部普遍實施。 林玫君 0
3 鄉鎮市區運動會 Town Games 以鄉鎮市區為單位舉辦之運動會。與全國運動會、縣市運動會之性質相似,惟規模較小,以聯絡鄉鎮村民情誼為主要目的,其運動種類因各鄉鎮的特色而異,如:臺灣以客家人結合而成的「六堆運動會」。依據地方制度法第20條第四項中的第三款所提到鄉(鎮、市)體育活動和第五款所提到鄉(鎮、市)社會教育、體育與文化機構之設置、營運及管理為鄉(鎮、市)自治事項的範疇裡。依據國民體育法第4條提及直轄市政府、縣(市)政府應設體育專責單位,鄉(鎮、市、區)公所應置體育行政人員,負責轄區內國民體育活動之規劃、輔導及推動事宜。因此鄉鎮市運動會為鄉(鎮、市、區)自治事項,全國辦理情形皆不相同,由鄉(鎮、市、區)公所主導,辦理與否最重要的考量為經費來源。藉由鄉(鎮、市、區)運動會改善國人運動習慣、習得競技精神和促進社會和諧以期達到全民運動之目的。 林晉榮 0
4 美和棒球隊 Mei Ho Baseball team 臺灣所屬青少棒球隊之一。1970年,美和護專創辦人徐傍興博士與該校董事徐富興博士、李瑞昌醫師及廖丙熔博士等人舉辦高屏地區客家六堆少棒賽,以挑選優秀球員進入美和中學就讀,並聘請出身於臺電成棒隊的教練宋官勳先生指導,此為美和青少棒隊成軍之雛形。同年,七虎少棒隊在美國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賽衛冕失利,部分成員進入美和中學就讀。1971年,第二代台中金龍隊江仲豪、楊清瓏、陳昭銘、林俊民、黃明怡等轉入,同時徐生明、陳進財、曾明德、龔富豪、蕭文勝、張沐源、梁敬林等也於此時加入,成為美和初代球員主要班底。之後,第一代巨人少棒魏景林、李居明與第三代金龍隊唐昭鈞、劉宗富、許榮濱、江竹山、高文川、蘇順德等好手陸續入學,打下日後美和霸業的基礎。1973年,美和青棒隊成立,得力於曾紀恩總教練及其所率領的空軍虎風棒球隊之協助,使得整體戰力日益壯大,實力傲視全臺。自成軍以來青少棒計17次,青棒14次獲全國選拔賽冠軍,為我國培養出眾多優秀的棒球人才。早期與臺北華興中學爭戰最為激烈,素有「南美和,北華興」之譽。 葉志仙 0
5 化龍升天 Sending the spirited dragon to the heaven by cremation 苗栗客家人迎龍習俗的一種活動。苗栗客家人每年正月半有為期三天的「迎龍」習俗,在正月十七晚上「迎」完預定行程後,當晚子時舉行化龍返天儀式,其意功德圓滿,送龍神返天,亦稱「謝龍」。因為經過「開光點睛」儀式的龍已有神靈附體,若無火化送返天庭,必須設案供奉早晚上香。龍主為避免香火不繼,對神明有失敬意,故予火化返天,來年再行祈降。「謝龍」有其一定的儀式及程序,當龍隊返回開光點晴之土地公廟時,龍主會將點睛取血之雄雞做為牲禮,表示前後一貫,有始有終,擺好香案率領全體隊員上香,上奏表章告謝神明,神龍繞境功德圓滿,接著於廟前做最後一次的迎舞,表示謝神離俗,龍隊在鞭炮陣中穿梭舞動,表達神明庇佑他們平安完成繞境和 廖金文 0
6 迎龍 welcoming the dragon 苗栗客家人元宵節的一種民俗活動。「迎龍」有兩種意義,一是歡迎「神龍」登門參拜、納福;二為「倡龍」,舞耍神龍道具驅邪,歡慶年節。倡龍,客語意指舞龍的意思。「神龍」點睛後,於正月十五起連續三天晚間繞境拜年,依習俗龍隊會於年初十前將「金龍參拜」的賀帖送至預訂家戶,告知龍隊何時將登府參拜,居民得比訊息,事先備好金香、炮竹、紅包在家守候。客家人箴信「神龍」登門參拜,等於「神明造訪」,能消災、帶來好運,故聽到炮竹及鑼鼓聲接近時,會立即向家中供奉的神明、或俗稱阿公婆上香、燒金紙,並開大門燃放排炮「迎龍」進門,依規距「迎龍」程序完成後,龍隊始可進大門迎舞參拜,由此習俗可見客家人對「神龍」的敬重。苗栗客家族群正月半舞龍,也是慶祝年節的一種民俗表演,程序固定,尤其進入寺廟及伙房大戶,規矩更不可少,其中「神龍參拜」必須單腳下跪,以表虔誠,另外龍隊只要路過任何寺廟,龍主先上香稟告,接著神龍進廟參拜,住持再獻予金花、紅布插掛龍角上,表示「神明會香」,也將此寺廟之神靈附隨神龍巡遊。龍隊登門參拜,家戶會賞賜紅包,代表拜年及慰勞之意,正月十五日,俗稱正日,在地的龍隊會先迎舞本庄逐戶參拜,正月十六、十七日再按排定行程出庄舞龍。 廖金文 0
7 祥龍點睛 drawing the eyes of the auspicious dragon 糊製完成的龍在正式舞龍活動前先點睛開光的儀式。祥龍點睛旨在祈求天神賜降神靈瑞氣,附於龍身,藉神龍繞境參拜,護佑蒼生。早期客家習俗,元宵節舞龍活動之前,糊製完成的龍,必須於正月十五當天下午,未或申時到當地的土地公廟開光點睛後,始可至民眾家戶登門參拜。開光點睛依客家古禮,首先由主祭者帶領大家向神明上香,祈求儀式順利平安,接下來舉行點睛儀式,以酒、硃砂、白公雞雞冠血混合,為祥龍開光點睛;血代表生命,雞為祭拜用的牲禮,雄性代表尊、主、威,以雄雞的頭冠血點睛,象徵注入生命和靈氣。除必備之牲禮焚香祝禱,並書表章上奏天神,隨即割取白雄雞冠血與珠砂、米酒掺和,並以新的毛筆霑吸,依序點於龍頭、龍身、龍尾後,點睛官再返回龍頭前,續將金花紅布插掛於龍角上,儀式進行時龍隊人員則右手扶持龍棍,跪右腳恭迎神靈,祥龍受點後,即成為「神龍」,同時鑼鼓急鳴,全體隊員躍起舞龍謝神,點睛儀式禮成,即可繞境參拜。點睛儀式必須在寺廟或神像前舉行,否則就沒有靈性、無法神格化。 廖金文 0
8 跈龍 walking with the dragon 客語意指跟著龍走的意思。苗栗客家人元宵節藉「迎龍」趨吉避凶,亦是歡慶「燈節」活動的呈現,早期農村路燈並不普遍,龍隊多以「火把」領路,挨家挨戶參拜,而民眾手牽孩童提著燈籠湊熱鬧,跟著龍走,一場又一場,庄頭跟到庄尾,從燈籠的人群,演變成有火把隊、客家獅、客家歌舞、布馬陣等的在地特色團隊,一起巡遊各地庄頭,帶來更多的歡樂與喜慶,苗栗客家人認為,跟著龍走,可以多吸點「龍氣」帶來平安吉祥,因此衍生出這個習俗,漸漸形成這個「跈龍」活動。跈龍活動,在客家人的習俗中,認為跟著龍走,除了吸收「龍氣」外,又意喻跟著神龍前往光明大道,因此民眾依序集結人潮,漸漸演變成跟著龍出巡的跈龍文化。 廖金文 0
9 苗栗客家「火旁」龍 Miaoli Hakka,s dragon bombing 用鞭炮炸龍,為苗栗客家地區傳統民俗活動。早年農業社會,苗栗客家地區為求來年豐收,發展出結合地方廟會慶祝活動的獨特民俗;流傳至今,儀式內容更加具體呈現,「火旁」龍已經成為結合傳統文化、地方特色與客家區域資源的國際性觀光活動。苗栗炸龍有六大系列程序,包含糊龍、祥龍點睛、迎龍、跈龍、「火旁」龍、化龍升天等,蘊含著客家先民把「龍」的神格定位在「人」與「神」之間,同時反映出客家人對於神、人互動細膩的感情與信任,從請「神龍」來凡間作客,除煞賜福至化龍返天,每年反覆迎送,呈現苗栗客家族群與「龍」之間「亦神亦友」的緊密關係。依據主辦單位苗栗市公所的說法,客家人舞龍活動系列程序中的「「火旁」龍」較引人注目,所以以此為全程活動的統稱,有廣告聚焦的作法。 廖金文 0
10 大面 Da Mian 客家獅中「沙和尚」的角色稱為大面。「大面」在客家話指「大臉」的意思,因沙和尚的面具較大,所以稱為「大臉」。大面左手拿青、右手拿扇,大臉、大耳、大眼以及一張大嘴,看起來憨厚又有福氣。左手的青以新鮮的榕樹葉為主,做為引誘獅子的食物。右手的扇子為蒲扇,因為大面身材胖,隨身攜帶一把扇子以便搧風解熱。雖然每個獅團的大面面具不盡相同,但一定都是咧嘴大笑,展現樂觀的個性,在戲中的大面的性格正如同外在所呈現的直率、樂觀、善良、個性仁厚、心胸寬大。笨拙、誇大的動作是大面表演時最大的特色,大面在客家獅表演中扮演著「引獅郎」的角色,這樣的角色各地名稱不同,有的叫「回回」、「胡口」、「達摩」或稱之為「獅鬼」,也有用「獅婆」者,台灣舞獅又稱為「弄獅」,即為獅鬼弄獅之意。唐朝的獅子舞裡有這麼一個角色,當時穿著是西域崑崙人的衣服,猜測可能是西域國家向皇帝進貢獅子時,因為擔心宮中大臣不會照顧,所以派了「保母」隨行,因為西域的「外國人」穿著和長相打扮和本地人大不相同,看起來「特別」,所以日後在表演獅子舞時也會特別打扮一番。引獅郎的角色後來在加了許多傳說故事後也有不同的造型出現,包括大頭和尚、猴子、豬八戒、小女孩等。 楊惠如 0
11 小面 Xiao Mian 客家獅中「猴子」的角色稱為小面。因靈猴身型瘦小,而稱其為小面。手拿道具為桃子,是玩具,也是武器。小面如同《西遊記》裡孫悟空的角色,精明、刁鑽,喜歡耍小聰明,又常常發生「聰明反被聰明誤」的糗事。客家獅的演出中小面的角色正是如此,靈活機警,卻喜歡耍詐、不夠沈穩、心性不定。要掌握猴子聰明、靈活的動作,通常都是由瘦削之人演出,表演的時候藉由「翻跟斗」、「倒立走路」,以及不斷的蹦蹦跳跳等動作,顯示小面的活潑和急性子。在對大面搞小動作時的小心翼翼、達成任務之後的竊喜、得意,都可以呈現小面的個性。關於小面,也有不少的傳說,古代時某帝王統治天下,但天下不太平,帝王之母因此而生病,在一次的機緣中巧遇一隻金獅之後竟然痊癒,為了感念金獅,就請齊天大聖孫悟空引金獅出洞到凡間遊玩,因此民間才會模仿金獅、猴聖等模樣,在迎神賽會上舞金獅驅邪。 楊惠如 0
12 五色傢伙 Weapons 客家人所稱的各式武器,是武藝表演時的器械。客家人的五色傢伙平日演練時是器械,戰爭時是兵器。在使用時會很小心,有的人會特別寫符貼刃口,使演練者保持鎮定,避免受傷。另外,也會在兵器上綁上紅布條代表見紅大吉,也有人認為是避邪的象徵,避免見紅以保平安。在客家獅的表演場合,會視人數而進行陣式表演內容的改變,五色傢伙的展現通常在客家獅的表演之後。武術表演分為拳術、單人、對練三階段進行,陣容龐大者還加入「陣式」,每個人上場表演一種武器,十多種武器表演下來,讓人看到了獅團的人力以及兵力,所以武術的表演同時也具有展示威力之意,代表著一方勢力以及武器的強弱。經常出現的武器包括斬馬刀、鐵叉、鉤鎌、鉤槍、撻刀、單梗、齊眉棍、雙梗、雙刀、鐵尺、雙鐧,大都是由農具所演變而來。 楊惠如 0
13 打獅 Da-shi/ Fighting loin 客家地區之「舞獅」。「打」指的是「武打」,意謂具有武術身段之人來舞獅。「打」字其實是客家語詞彙中常見的一種特殊用法,被視為是「萬用動詞」,幾乎各類手部動作都可用「打」字來表示,如「打膨紗」(編織)、「打棋子」(下棋)、「打印仔」(蓋印)、「打紙炮」(點燃鞭炮),而「打獅」中的「打」指的是「舞動」的意思。在民間流傳許多打獅可以「除煞」的方式,許多人會藉由拔獅毛、飲獅血來「除煞」、「保平安」。客家打獅最初目的是為了抵抗強盜、保護家園,既能強身健體又是農閒時的娛樂,在安身立命之後,遇有地方廟會也可以熱鬧助興,其意義與功能包括了迎神賽會、經濟、農閒娛樂以及具有教育的用意等,早期農村在過年期間臨時組成獅團「走新年」,一方面增添喜氣,另則為賺取生活費用。 楊惠如 0
14 全棚獅 Quan Peng Lion 客家獅完整的表演,包括獅套和武術,稱為「全棚獅」。獅套的角色有靈獅、大面、小面,內容為靈獅和大、小面三者間的互動;武術包含空手、刀、槍、棍等十八般武藝,全部都要納入。草蓆的使用為其最大特色。全棚獅順序分為雙獅、單獅以及武術三部分,全套表演完畢約需2小時。單獅由一人舞獅,再搭配沙和尚和猴子各一對,稱為「五個臉」;雙獅指的是「雙人」舞的獅,一人執獅頭、一人牽獅尾,還有一個人飾演沙和尚。雙獅的表演,一開始由沙和尚拿著青帶著獅子出來,就表演位置後,沙和尚幫著清理獅毛、抓蝨子,舞獅者則模擬獅子的動作包括休息、搔癢、咬腳等,接著是獅子登場。舞單獅時出動最多人力,共需舞獅一人、飾猴子兩人、沙和尚兩人,鼓手一人、鑼手兩人。舞單獅時舞獅者將獅被後端原本獅尾的位置由下方經過跨下繞到前面綁在腰上,以方便跳躍的動作。舞獅的功用不僅是在新年期間製造熱鬧、吉祥的氣氛而已,在傳統社會裡,舞獅更是一種武裝組織,早期許多宗族都會開設武館,既強健身體,又提高宗族的自衛能力,武館裡附設獅班,藉此做為族人休閒娛樂之用。 楊惠如 0
15 客家獅 Hakka Lion 客家人特有的傳統文化之一,是一涵蓋戲劇、武術、舞蹈與音樂等元素的表演藝術,也是台灣地區罕見的舞獅種類。分布於客家地區,舞者以客家人為主。客家獅有許多不同的稱呼,包括開口獅、江湖獅、開口布獅、豬鼻獅、豬獅、盒子獅、桶獅、武夷獅、方獅、布家獅,也有許多人稱為「金獅」,但目前在臺灣大都稱之為「客家獅」。客家獅和其他獅種不同之處在於外觀和表演型態,客家獅的獅頭方正、嘴巴可以自由張合,尤其是整齊排列的白牙齒和誇張的鼻子為其特色。客家獅頭的內部為一根橫桿,舞弄時一隻手在上握著橫桿,另一隻手在下扶著獅頭的下顎,表演時才能操控嘴部,做出張合的動作,但這樣的握法雙手用力不平均,很容易就體力耗盡。客家獅的表演分為獅套和武術,獅套的角色有獅子、大頭和尚(亦稱大面)和孫猴子(亦稱小面),表演內容為獅子和大面、小面的互動,以及大頭和尚和猴子的互動。武術表演分為拳術、兵器及對練。使用「草蓆」是客家獅最大的特色,代表客家人雖僅一席之地亦能立足。 楊惠如 0
16 草蓆 mat 客家獅表演中的道具之一。《周髀算經》中提到:「環矩以為圓、合矩以為方,方屬地、圓屬天,天圓地方」、「天圓如張蓋,地方如棋局」。草蓆四個邊代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獅子在表演時位居中位象徵「唯我獨尊」;部份獅團在表演時會「咬四個角」,在臺灣獅的表演中有「踏四門」這樣的儀式,以獅子為起點,向東、西、南、北四個方向來回舞弄,意思是把四個方位都鎮煞一番,只是客家獅是以咬草蓆的四個角替代。客家獅表演中利用獅子開口的特色,設計出咬草蓆、捲草蓆以及丟草蓆和吐聯等橋段,這些動作細膩而繁複,講究的是技術與力道的掌控。根據草蓆中的「蓆」字,也有作「占有一席之地」的解釋,因為早期客家人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雖然辛苦卻很知足,認為只要有像草蓆一樣大的地方可以棲身也就夠了。就實用性而言,出外表演時難保每個場地都很乾淨,自備草蓆讓獅子在上面表演時不會弄髒也較舒服。大陸地區部分的客家獅團,在早期出門表演時,因為不一定有落腳的地方,所以都會隨身攜帶著草蓆,到了夜間草蓆一鋪就可以席地而睡。 楊惠如 0
17 獅班 Lion dance Groups 以舞獅為目的組成之團體,亦稱獅團、獅陣、獅隊。閩南地區的舞獅團體很多是由武館或廟宇組成,客家地區最早的型式是附屬於宗族或地方的防禦組織,生活安定之後才組織在春節期間或是迎神賽會時作為娛樂,獅班成員的組成受到血緣、地緣和業緣的影響,可分為「民間社團式獅班」、「職業團體式獅班」及「學校社團式獅班」三種類型。民間社團式獅班依照組成方式又可區分為頭人制、宗族制及社區制。頭人制由村庄的頭人招募成員,負責出錢購買獅頭、樂器、武器等各種設備,同時負責請師傅;宗族制是以宗族的共產支持獅班的費用,此種方式反映出傳統聚落的血緣性;而由於人員招募及經費等問題,現今的客家獅班大部分都是附屬於社區發展協會之下。職業型式的獅團指的是平日即以獅團為業,表演的收入為主要經濟來源。目前成立客家獅社團的學校中,以屏東縣最多,其次為苗栗縣和新竹縣,這些學校大都位於客家地區,由社區內的客家獅師傅或是老師指導成立。 楊惠如 0
18 戲獅 Tease lion 大面和小面逗弄獅子的動作。獅子是萬獸之王,兇猛的形象在客家獅表演中蛻變為平易近人、人皆可親,大面和小面皆以捉弄獅子為樂。故事從大面拿著蒲扇引導獅子出場揭開序幕,獅子在大面的帶領下繞行全場,藉由揮動手中的蒲扇,進行拉扯、追逐各種互動。緊接著小面登場,趁著獅子不注意對牠做出拔毛、偷襲等小動作。在獅子入睡後,兩人更是攜手合作,輪坐獅子身上,進行掏耳、捉蝨等挑釁。客家獅的戲獅動作可隨機變換,目的在於藉由誇大的肢體語言引起民眾共鳴,製造全場歡樂氣氛。 楊惠如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