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檢索列表

序號 中文詞條 英文詞條 詞條內容 撰稿者 人氣
1 鄒族舞蹈 The dance of Tsou 鄒族族人祭典活動的內容之一。鄒族語稱「舞蹈」為amp;ldquo;pistototomamp;rdquo;,但在鄒族社會中,舞蹈與歌謠不同,它並沒有一個如曲名般的名稱來做舞碼名稱。亦即雖然歌唱和舞蹈是同時並存,但在分類上是以歌曲來做為分類的單位與基準,舞蹈是不做另外分類,這情況在原住民其他族群當中也普遍存在。鄒族的傳統舞蹈主要存在於「瑪雅斯比」的祭典當中,以配合著祭儀與歌唱同步來進行。在類型和表現方式上,〈迎神曲〉與〈送神曲〉的舞蹈和其他祭歌的舞蹈又截然不同,呈現了兩套對比的系統。除了祭典結束之後偶爾可以看到族人唱跳amp;ldquo;sakioamp;rdquo;這首歌舞外,其他在非儀式性的一般日常生活場域中,則幾乎看不到有其他傳統舞蹈的展現。「瑪雅斯比」祭典的舞蹈內容分為迎神、送神、戰歌與歌舞祭這四大部分。除了迎神、送神隨著祭歌緩慢前傾後仰、擺動身軀的動作之外,隊伍進行皆以逆時針方向運轉。歌舞採相隔一人交叉牽手的方式,舞步以右腳為中心點往右橫移,左腳隨著右腳的移動而前後移步;拍節以四拍為一單位循環;不講求輕重拍的節奏變化;在不強調個人表現的群體一致性動作中,讓族人藉著共同參與的過程,對族群與文化產生認同與共識的體驗。 明立國 0
2 賽夏族舞蹈 The dance of Saisait 賽夏族的舞蹈主要是以矮靈祭的歌舞為主,非祭儀性的一般性舞蹈,目前在生活當中幾乎不得見。該祭儀每兩年舉行一次,時間是農曆的十月十五,以苗栗南庄的向天湖和新竹五峰的大隘村為中心,形成南、北二地祭祀團,南邊負責迎靈,北方送靈,以朱家(Titiyun)為主祭,兩地相差一天,從月升到月落,以連續三天通宵達旦的歌舞來進行,是賽夏族最具代表性的一項盛大祭儀活動。矮靈祭的歌舞可分為三大部分,一是群體性的相隔一人牽手歌舞,二是肩旗或姓氏旗(kilakil),三是臀鈴或背響(tapangaSan)。這三個部分的舞蹈各自進行,形成一種交錯、穿插、對應與靈活變換的機體。群體性舞蹈主要有兩大類型的表現方式,一是緩慢進行的逆時針方向運轉隊形,舞步以二拍為一單位,循環的以右腳前、左腳後的二步舞節奏,前後踩踏移動運行。另一種是以小跑步的方式朝中央如螺旋般旋轉、聚集、縮緊的舞蹈隊形。以每一氏族為單位製作的肩旗型制,南、北兩群稍有不同,但在場中持續晃動旗身、伴隨隊伍前進、在祭場中穿梭跑動的進行方式則類似。至於臀鈴則獨立成一個舞蹈單位,他們不一定和隊伍的舞步節奏相同,而是採一種固定、持續的拍子和節奏,來維持一個穩定的速度進行著,將整體祭典的歌舞組合成成一種複節奏、複節拍、多層次的織體。 明立國 0
3 卑南族少年年祭歌舞 songs and dances of Juvenile set in Puyuma yearly festival 卑南族少年年祭當中的歌謠與舞蹈。在臺灣的原住民各族群中,卑南族和阿美族是以年齡階級組織見長的兩個族群,但是除了青年組之外,卑南族更從12歲的少年開始,就參與了集會所的部落組織和訓練。卑南族的少年組成員,南王語系稱為trakubakuban,知本語系稱為takuvakuvan。少年會所trakuban是少年組活動、訓練的地方,這是一個由刺竹構成的兩層高架、杆欄式建物,除了南王部落一直保存使用,知本部落(於2002年5月重建完成)之外,其他部落都不見有類似的建築。少年年祭(南王語系稱basibas,知本語系稱mangayaungayau)因為其中有刺猴的儀式,因此過去多以「猴祭」來稱之,但這祭儀不論是從進行的內容、過程或族人的觀念上看,都應視之為年祭(或稱大獵祭)的一部份較為妥當。少年組有專屬的祭儀歌舞,以保存較為完整的南王部落而言,祭歌獻唱的方式,南、北兩會所也不同,早年北邊會所分三處演唱,南邊會所則只一處,目前皆統合以北邊會所的方式祭唱。舞蹈採相隔一人牽手、逆時針方向運轉的方式進行,除了左—右(前)—左—右(後)四拍的節奏舞步外,還有動作較為劇烈而耗費體力的蹲跳式舞步,以及長老們參與其間領唱,教導孩子們練習的年祭舞蹈tremiratiraw,呈現了舞蹈當中蘊含的訓練性本質和意涵。 明立國 0
4 卑南族舞蹈 dance of Pyuma 卑南族的舞蹈。除了知本部落的精神舞(putengal)、泰安、初鹿部落的盾牌舞(sizong)等幾項特殊的舞蹈動作之外,其它皆以牽手共舞的群體性舞蹈為主要表現型態。舞蹈隊形採逆時針方向運轉,皆為相隔一人牽手的方式,亦即,除了頭尾兩位之外,其他人都是隔著相鄰的左右兩人,和下一位牽手共舞。一般都是將右手臂放在右邊相鄰一人的左手臂之下和前一位牽手,但是如果有女性加入其中,則牽手的方式就必須改變,這時男性的手臂一律都要在女性的雙臂之下,這樣的牽手原則皆不見於原住民其他各族。在舞步上,一般的舞蹈普遍多採左腳為中心,右腳往前踏、後踏,逐漸向右橫移的輕快步法進行,但是年祭當中的舞蹈tremiratiraw,其舞步則顯得和一般的舞蹈有著明顯的區別,它的難度高而又耗費體力,大家必須隨著歌唱的旋律與節奏來配合伸腳、下蹲、及跳躍,技巧和變化性很大,這種不斷的單腳下屈、蹲下躍起的動作,對腿力是個挑戰。一般都在跳完tremiratiraw之後就會換唱一般性的歌謠,以調節及放鬆舞步,但是也有長老會刻意連續的唱出這首歌來讓大家接受體力的挑戰,甚至以padukduk這首極為耗費腿力的連續蹲跳舞步來考驗大家。此外,在知本部落豐收節當中,青年組挨家挨戶的遊街活動,具有驅邪、祝福的精神舞putengal,隨著敲鑼(早年是以北管的大鑼來敲響,1993卑南篇於國家劇院演出之際,部落創製了一具類似精神標竿的人形鐵鐘來使用至今)的節奏,跨步、屈膝、下蹲、揚臂,交替著以檳榔樹葉鞘剪製成的扇子與黃色的毛巾搖搧的動作,也呈現了一種特有的肢體語言,它與泰安、初鹿部落揮舞盾牌(sizong)的動作相同,都具有著強烈的傳統歷史性與民族性色彩。 明立國 0
5 原住民舞蹈 Dance of Taiwan indigenous people 原住民族的傳統歌舞。使用的場合與存在的脈絡,基本上是以祭儀為主體的,縱使如阿美族、卑南族的歡樂性、表演性歌舞,也都帶有凝聚族群意識、和諧人際關係的功能與作用。現代社會表演性、消費性的歌舞,與原住民傳統的群體性歌舞,是兩套不同的文化體系,其間存在著一些值得思考的本質性差異。 基於原住民舞蹈的部落性、群體性特質,在形式上,牽手圍圈歌舞是最為普遍的一種典型。牽手的方式可分為兩大類型:一是相鄰兩人牽手,二是相隔一人牽手,也就是除了頭尾兩位之外,其他人都無法和相鄰的同伴牽手。不牽手的表現形式則主要是以婦女歡樂性、表演性的舞蹈為主。隊形進行的方式,有順時針也有逆時針方向,參與者基本上是依部落的倫理位階來排序的。舞蹈的舞步節奏,都以向前踏步再回縮的原則來操作二拍、四拍甚至更複雜的節奏模式。舞蹈和歌唱的節拍關係,多為複節拍的結合,例如舞蹈是二或四拍為一單位,但歌唱旋律則可能是十二、十四等不同長度的拍節為一單位,形成一種複節拍的結構關係。原住民的舞蹈藉著共同參與及操作的肢體語言,強化、凝聚了族人的精神與意志,讓部落得以在和諧與共識的基礎上,永續的繁衍與發展。 明立國 0
6 排灣族勇士舞 warriors dance of Paiwan 排灣族祭典活動的內容之一。排灣族是個沉穩、內斂的民族,在歌舞表達上,更印證了這個特質。傳統歌謠中,是以對唱式與領唱和唱兩種形式複合而成的歌唱形式,搭配古典華美的歌詞進行歌唱,非常類似古代詩人吟詩誦詞的情景。排灣族傳統歌謠,依據老人家按照歌曲表達時肢體的動作大小做分類,大致可分兩個,一是siqilaqiladj(坐下來唱的歌),另一是siziazian(邊跳邊唱的歌)。排灣族所謂「邊跳邊唱的歌」,其實都是圍著圓圈跳著簡易的四步舞,並不做誇張的跳躍與隊形變換。這個現象卻有個「例外」,就是勇士舞。傳統上,勇士舞並沒有專屬的舞種名稱,部落耆老在稱呼這種舞,常常用“zian na uqaljaqaljai”(男子的舞蹈),或用“zian a mintjuljutjuljuk”(跳躍之舞)來稱呼。“zian na uqaljaqaljai”(男子的舞蹈)是標明這種舞過去只限男子可以跳,女子不得參與;“zian a mintjuljutjuljuk”(跳躍之舞)則是強調這種舞蹈常常伴隨著跳躍的動作,與平常較和緩的四步舞不同。跳勇士舞時,男士們由於激烈的舞蹈動作,所以服飾力求簡潔,並以呈現陽剛味道為主。常見的勇士穿著是半長袖上衣、短裙,頭戴輕便的頭飾,腰間掛著刀,打赤腳。過去跳勇士舞習慣穿著短裙,目前的舞者常穿著包裹整個腳的半片褲,應是由於後來的穿著習慣改變使然。勇士舞跳舞時機有兩個,一個是打獵時,一個是出征之時。打獵之前,勇士們會聚在一起,訴說這次打獵的期許以及願望,並祈祝祖靈能夠幫忙他們獵到獵物。打獵完,有時他們也會藉著勇士舞來報告這次的打獵成績,並藉此向別的同伴炫耀自己的英勇事蹟,訴說打獵時的不平凡經驗。三地門鄉有以勇士舞為主題舉辦全鄉性競賽,隊伍主要是由成年男性組成,採相隔一人交叉牽手的方式來歌舞,有順時針及逆時針方向兩種運行方式。在領唱者歌頌、敘述時,隊伍皆以順時針方向運行,依循著領唱者的歌唱旋律節奏,以「左-右-右-左」四拍為一循環單位的舞步緩緩前進,但是回應的樂句則有動作幅度加大的表現,除了將手臂高揚、下拉的誇飾性動作之外,在舞步上也有比較多的變化,有抬腳、躍進的動作,也有逆行朝反方向跳躍的動作,這部分旋律與拍節的長度,各部落及領唱者都會有不同的處理,呈現了多樣的變化 明立國 0
7 繞標賽 Circuit racing 龍舟競賽的形式之一。根據亞洲龍舟聯合會龍舟競賽規則,繞標賽只在環繞半徑不少於18公尺,直線距離不少於400公尺的人工或自然水域中進行的環繞競賽,亞洲錦標賽和綜合性運動會環繞半徑不少於27公尺。競賽時通常以各隊參加直道賽的成績排序,成績最慢的最早出發,如果沒有直道賽成績參照,則以抽籤決定。出發時,各隊依序在出發線後排列,每艘龍舟出發間隔為10至30秒。比賽時以逆時針方向依序從外側繞標,如有違反或過程中與其他船隻發生碰撞將被判罰或加時。 楊明恩 0
8 下塞 english 撞球運動的一種擊球技巧。指皮頭打擊點不在母球正中心點之上下一直線的打擊方式,他讓母球產生順時針或逆時針方向旋轉,於母球碰觸顆星邊時,因為其旋轉與顆星布之間的摩擦作用,使母球反彈角度產生變化的技巧。下塞源自於19世紀在法國舉行一場規模盛大的歐洲撞球大賽,當時參賽選手在球技的表現上都還是一般水準,且完全不會打下塞球。結果,有位參賽者使用前所未見的下塞旋轉球的技巧,引起現場一陣撼動而震驚全場,賽後該名高手迅速離去,眾人僅知其來自英國,因此而命名之。打擊母球中心點正右方稱「右塞桿法」、正左方稱「左塞桿法」,打擊母球右上方稱「右塞推桿」,反之則稱「左塞推桿」,打擊母球右下方稱「右塞拉桿」,反之則稱「左塞拉桿」。若母球的運動路線方向向右,利用右塞桿法使母球形成逆時針旋轉,會造成母球於碰觸顆星後的反彈角度變大,此情況稱「順塞」或「正塞」。反之,利用左塞桿法使母球形成順時針旋轉,造成母球於碰觸顆星後的反彈角度變小,此情況稱為「逆塞」或「反塞」。打者在出桿前,若預估到(一)母球與目標球碰撞分離後,母球再經碰觸顆星反彈,必須閃避其運動路線上的障礙球,或改變其運動路線以接近下一顆目標球;(二)母球先撞擊顆星後,必須改變反彈角度而去碰撞要擊中之目標球的情況下,即可運用此桿法。 張明雄 0
9 繞圓撥擋 Circular Parry (Counter parade) 擊劍運動一種應用的防守動作,是用來處理對手攻擊的動作。劍身劃圓回到起點進行防守,防守動作是繞著對手的劍來進行,劍條的劍尖以劃圓的方式移動,劍鍔仍保持在原來位置,劍條從開始移動到結束都在同一位置沒有改變。繞圓撥擋動作最好是用手指做,即可保持旋轉軸向前,形成更安全更易控制的防禦。繞圓撥擋要用強部位控制進攻劍身的弱部位。繞圓撥擋動作分為順時針方向及逆時針方向。順時針方向有六分位繞圓撥擋及七分位繞圓撥擋,逆時針方向有四分位繞圓撥擋及八分位劃圓防禦。 王三財 0
10 大循環 grand right and left 歐美土風舞常用的術語,又稱grand chain或right and left grand。在方塊舞或四對以上的群舞(group dance)時,預備姿勢:全體圍成圓圈面向中心,舞伴位置是男左女右,動作之始,男右女左轉舞伴相對牽右手,男向逆時針方向,女向順時針方向前進,二人錯右肩而過迎向下一位舞伴,放開右手與新舞伴牽左手,男繼續向逆時針方向,女向順時針方向前進,二人錯左肩而過又迎向另一位舞伴,如此右左手交錯的連續進行,有內外穿梭狀。四對一組的方塊舞通常繼續進行回到原舞伴為止。大循環也可不牽手,第一位舞伴錯右肩,第二位舞伴錯左肩,依次類推。在歐洲的土風舞也有兩對面相對,四人作此動作。 楊昌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