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檢索列表

序號 中文詞條 英文詞條 詞條內容 撰稿者 人氣
1 12人制躲避球比賽 12-player Dodgeball 躲避球比賽的賽制之一。1991年,日本躲避球協會成立後,以12人制躲避球成為日本官方比賽規則。1993年,臺北縣國民小學體育促進會主任委員黃金淵、競賽組長黃神祐、臺北體育專科學校溫展洪教授、臺北縣錦和高中主任邱逸仁應日本躲避球協會邀請參觀日本全國躲避球比賽後,傳入臺灣。因下場比賽人數必須為12人,引進臺灣之初稱為12人制躲避球,又名新式躲避球。1999年,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成立後,引用為官方比賽規則,定名為「國際躲避球規則」。12人制比賽規則傳入臺灣後,審酌臺灣過去躲避球推展之時空環境,球場形狀保留日本原味,但內場、外場的長、寬距離捨日本依不同年齡組別之浮動性規格,採用固定式規格;下場比賽人數,除了學童組仍為12人,國中、高中、社會組則採用10人下場比賽;其餘之比賽規則與日本一致。 黃神祐 0
2 20人制躲避球比賽 20-player Dodgeball 躲避球比賽的賽制之一。原本負責辦理臺灣省國民小學躲避球錦標賽之臺灣省排球委員會,在1970年舉辦最後一次賽會後,臺灣的躲避球運動頓失推展之領導單位。1990年,臺灣省政府教育廳擬將躲避球納入「中華民國八十年臺灣省國民小學運動會」比賽項目,經由籌備委員會決議委請嘉義市陳良嶋校長,就原躲避球規則針對時空背景重新修訂,並經「中華民國八十年臺灣省國民小學運動會規則小組」審定通過,且於1991年起實施,此為20人制躲避球規則之由來。參加比賽之球隊必須依其球衣號碼之單數、偶數平分為甲、乙兩組,每局比賽開始時,甲、乙兩組各10人分別位於內場和外場,第二局比賽兩組必須互換場區,但球員除受傷經裁判員同意外不得更換;若比賽1比1和局時,第三局為決勝局,其內場或外場球員之配置,由裁判員擲硬幣決定,並得由原登記之替補員替換入場比賽。比賽中,該局原屬內場球員出局後,在外場擊觸對方內場球員造成出局時,得生還回到其所屬內場區;原屬外場之球員,縱使擊觸對方內場球員出局,亦不可進入其所屬內場區為球員。除此之外,球場規格及比賽方法與25人制躲避球規則並無不同。 黃神祐 0
3 25人制躲避球比賽 25-player Dodgeball 躲避球比賽的賽制之一。1951年,臺灣省立臺北師範學校老師溫兆宗,因應當時國民小學班級人數普遍在五十人以上,創立25人制躲避球比賽規則,俾便一個班的學生即可分成兩個隊進行比賽。比賽以內場人數15人、外場人數10人為開始;攻方的內、外場球員皆可持球向守方的內場球員進行攻擊;守方內場球員,在比賽中未能以手掌部位接取攻方的擲球,或是在比賽中踩線皆應被判出局,被判出局的球員必須退至外場。外場的球員,因其擲球致使對方內場球員被判出局可獲生還權,獲生還權之球員可經由生還圈回到內場比賽,亦可選擇放棄生還權。同一隊的球員可互相傳接球,惟以連續5次為限;但接球或持球時,身體與球的接觸僅限於手掌部位。不論何種情況,球從甲方外場出界時,球權歸屬乙方內場所有,反之亦然;但取得發球權的球隊,必須由一名內場球員以一腳踩著罰球圈發球。球員持球時腳步的移動以2步為限。在各局的比賽中,每隊各有一次要求暫停的權利。比賽採用三局兩勝制,每局比賽時間為8分鐘,局間休息時間4分鐘;結束時以雙方內場剩餘人數較多者為勝;和局時以3分鐘的延長賽決定比賽的勝負。 黃神祐 0
4 五次傳球 Five Pass 躲避球比賽攻方球員傳球次數的規定。躲避球比賽進行中,攻方內場球員將球擲至外場,或外場球員將球擲至內場,視為一次傳球。看似攻擊的擲球,若其擲出的球所經軌道,被判定在守方球員自然站立時的肩膀以上、雙手張開範圍的外側,或在守方球員身前明顯提早落地,亦被視為一次傳球。比賽過程中,主審裁判將高舉一手,並以手指明示所判定的來回傳球次數;但認定攻方之擲球為攻擊行為時,其原先計數之連續傳球次數應予歸零重新計算。內場和外場之間的連續傳球以四次為限。比賽中攻隊出現連續五次傳球,如球仍為該隊所獲或擲球出界時,主審應立即鳴笛宣判犯規,並由守方取得內場發球權。但攻隊第五次傳球被守隊所獲時,依規則得利條款精神,原防守隊可立即轉守為攻,主審應出示繼續比賽手勢,讓比賽繼續進行。 施朝欽 0
5 V型攻擊形式 V-Type offensive formation 躲避球比賽的一種團隊攻擊方法,為躲避球最基本的攻擊形式。V型攻擊形式傳球的路線成為quot;Vquot;字形,以內場2名主力球員、外場3名攻擊球員為基本配置,依據躲避球規則不能同場傳球的規定,傳球途徑如圖V型攻擊形式(一),當球隊獲得控球權後,由內場球員傳球給外場球員,球員再傳球給內場球員,球員繼續傳到左外場球員,而獲得一次攻擊機會。附圖V型攻擊形式(二),為逆向攻擊示意圖,兩者交互運用,可獲得出奇制勝的效果。V型攻擊的特性,技術層面簡單易行,攻擊的破壞力屬於一般中等程度,在導球與攻擊的過程簡捷快速容易達成,但攻擊失效後繼續第二撥攻擊的連慣性較為脆弱。V型攻擊為各種攻擊戰術的基礎,在攻擊過程中欲改變攻擊形式時,輕而易舉,運用自如。 陳良嶋 0
6 Z型攻擊形式 Z-Type offensive formation 躲避球比賽的一種團隊攻擊方法,傳球路線如quot; Z quot;字字形的團隊攻擊形式。Z型攻擊攻隊利用防守球員閃躲時遠離傳球路線的心理意念,採用內外場對角線傳球和直線傳球,誘導對方內場球員往場角邊緣移位,最後由端線的外場球員獲得攻擊機會,如外場球員位置妥善安排,即使第一次攻擊未成,仍有繼續第二次攻擊的機會,如圖Z型攻擊形式(一),Z型攻擊在對方內場人數擁擠時特別奏效,如圖Z型攻擊形式(二),在對角線反復Z型傳球後,外場三名球員將有連續三次攻擊的機會。Z型攻擊在技術的層面難易度較高,必須具備傳接球的準確能力,但攻擊的破壞性較大;從發動攻擊導球的過程較緩慢費時,而第二波與第三波攻擊的連慣性則較為順暢。 陳良嶋 0
7 二局總分制 two-set total score match 以比較兩局加總得分多寡來決定勝負的一種躲避球比賽方式。躲避球比賽傳統上以局勝制為比賽方式,但是參加比賽隊數過多時,在有限的比賽期間、場地、裁判人員等條件下,對賽務編排而言是一大難題,規則上雖有一局制的比賽,卻無法滿足參賽者的比賽運動量。2005年,在臺北縣舉行的「躍動青春躲避球大賽」,首度出現躲避球二局總分制的比賽方式,用以解決賽程編排的困境。之後,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於2008年納入正式比賽規則。二局總分制的比賽勝負決定方式:(一)以兩隊第一局加上第二局比賽時間結束時,雙方內場剩餘人數為各自的該場比賽得分數;(二)如果比賽的第一局出現和局,不必進行延長賽;(三)第二局比賽結束時,如兩隊總得分數相等,立即以延長賽決定勝負;(四)單局比賽時間尚未結束,其中一隊內場球員全數出局時則宣判比賽結束,該局比分以法定出場人數比0計算;(五)其中一隊因對方被判棄權或取消資格而不戰而勝時,該場比賽比分以法定出場人數減1再乘2之所得比0計算。 黃神祐 0
8 三局決勝制 three-set winning match 躲避球比賽的賽制之一。隔網性的球類比賽常以局為單位來決定比賽的勝負。躲避球比賽類似隔網性的球類比賽,因此,三局決勝制是躲避球比賽常見的一種決定勝負方式,以先獲勝二局者為該場比賽之勝隊。但以下之各種情況,各有不同之處理方式:(一)單局比賽和局時,以延長賽決定該局之勝負;(二)如比賽時間尚未結束,其中一隊內場球員全數出局則宣判比賽結束,該局比分以法定出場人數比0計算;(三)其中一隊因對方被判棄權或取消資格而不戰而勝時,該場比賽比數以2比0計算,單局比分以法定出場人數減1之所得比0計算。 黃神祐 0
9 不完全球隊 unqualified team 躲避球比賽球隊人數違反規則規定的情形。躲避球比賽規定球隊必須以法定人數出賽,球隊出現下列情況時應判定為不完全球隊:(一)比賽開始時,未能以足額法定人數出賽;(二)比賽中,除非球員受傷、被判退場或取消資格,卻出現場上球員人數減少時;(三)比賽中,出現場上比賽球員人數增加時;(四)球員因受傷或被判退場、取消資格,導致場上比賽球員僅剩1名時。被判為不完全球隊的球隊,該隊應被判負一局,該局比分以0分計算。被判負一局的球隊,如於次一局或下一場比賽時,其不完全球隊之原因消失,不應損及該隊以法定人數繼續比賽之權利。 黃神祐 0
10 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 Chinese Taipei Dodgeball Association 負責全國躲避球運動推展的全國性單性運動組織。躲避球運動早在日治時代已傳入臺灣。臺灣光復之後,儘管在小學校園仍是興盛不衰,卻一直缺乏一個領導組織進行躲避球運動之各項推展工作。1999年初,王建昌、蔡賜爵、黃神祐、溫展洪、葉家和、陳良嶋、官賢明等人倡議成立全國性之躲避球協會,於是根據人民團體法之相關規定,向內政部申請成立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終於1999年10月9日創立於臺北市,簡稱CTDBA。僅次於1991年成立的日本躲避球協會,為世界上第二個成立的國家級躲避球運動組織。成立大會選出創會理事長王建昌,聘任創會秘書長黃神祐負責會務之推展。躲避球協會成立之後,積極輔導臺灣各縣市成立躲避球委員會、辦理教練、裁判研習會,且自2000年起,恢復全國性之學童躲避球比賽。 黃神祐 0
11 分區躲避球 partition dodgeball 躲避球遊戲中,使用的場地分為各自獨立的兩個區塊同時進行時,稱為「分區躲避球」。分區躲避球場地的形狀及大小並無特別規定,通常由活動指導人員視活動的環境條件與參與人數多寡、球員的投擲能力等因素規劃。比賽前,指導人員將參加人員均分為兩隊,每隊於兩分區中各為攻方與守方。比賽中守方球員只能躲避不可接球,凡被球碰觸者必須退出內場。決定比賽之勝負方式有二:(一)在規定時間內,比賽時間終了時,以內場剩餘人數之多寡決定勝負;(二)不限定比賽時間,以率先將對隊守方人員全數撃出內場者為勝隊。考量躲避球運動遊戲參與人員之基本運動能力與遊戲安全性,可限定攻隊之擲球僅能以擲滾地球或反彈球之方式進行攻擊。如為增加比賽之精彩性或趣味性,在無安全顧慮情況下,亦可以多球方式進行之。 黃神祐 0
12 方形躲避球 square dodgeball 躲避球遊戲中,如使用場地之形狀為正方形時,稱為「方形躲避球」。方形躲避球場地邊長距離並無特別規定,通常由活動指導人員視參與人員之人數多寡、球的投擲能力等因素規劃之。活動前,指導人員將參與人員均分為兩隊,一隊置於方形球場內,另一隊置於球場外圍;場內為守隊,場外為攻隊。比賽開始後,由攻隊球員持球向守隊球員進行攻擊。「方形躲避球」通常屬於初階的躲避球遊戲,守隊球員只能躲避不可接球,如接球或被球碰觸,應被判出局,必須離開球場。本遊戲進行時,兩隊攻守必須互換,並且機會應該均等。決定遊戲勝負的方式有二:(一)在限定時間內,比較雙方場內剩餘人數之多寡為勝負;(二)不限定時間,以在較短時間能將對隊場內人員全數擊成出局者為勝。方形躲避球場地之場外亦可加繪外場形成「回」字形之球場,以內場、外場區隔攻、守兩隊。 黃神祐 0
13 比賽重新開始 time in 躲避球比賽出現死球狀態時,在裁判鳴笛後讓比賽恢復進行的情況。比賽中出現以下情況時即為死球:(一)球出界;(二)球員犯規;(三)兩隊球員在無人犯規的情況下同時接到球;(四)球停留在內場或外場所屬區域的球員未能在5秒內完成取球;(五)球停留在中線雙方球員皆未能在5秒內完成取球;(六)裁判宣告暫停;(七)偶發事件。死球後,如屬上述(三)、(五)情況,在跳球圈以跳球方式由主審鳴笛重新進行比賽;其餘情況所造成之死球狀態,在主審裁示球權之歸屬後,原則上由取得發球權之球隊在其所屬內場,於主審鳴笛後發球讓比賽重新開始。但因越線、踩線、利用對隊場區運球、取得對隊場區滾動或停留的球、侵人等所造成的犯規,如其犯規的地點就在對隊的外場區,依據積極促進比賽之規則精神,得於外場區發球讓比賽重新開始。 黃神祐 0
14 生還 revival 躲避球比賽中外場球員取得進入己方內場資格的情形。躲避球比賽中,外場球員將對方內場球員擊成出局時,可獲生還權進入己方內場。生還權的處理原則:(一)獲生還權之球員,可以選擇放棄生還;(二)獲生還權之球員不可延遲生還,或在離開外場前再度觸球;(三)先前放棄生還權之球員,再次將對方內場球員擊成出局時,可再獲生還權;(四)獲生還權之球員,不可將生還權讓渡給其他球員;(五)比賽開始時安排在外場的球員,必須獲生還權始得進入己方內場;(六)驟死賽及外場球員僅剩一人時不得生還。但外場球員僅剩一人,而將對方最後一名內場球員擊中出局時,宣告比賽結束,該球員可獲生還權進入內場;(七)生還球員欲進入己方內場,如逢對方攻擊時,得於裁判後方稍做等待;但適當時機或己方獲控球權時,應迅速進入內場。若意圖或繼續逗留死球區時,裁判可宣判該球員放棄生還。 施朝欽 0
15 交叉攻擊形式 cross offensive formation 躲避球比賽的一種團隊攻擊方法,內外場球員反覆同側對角線傳球,傳球過程呈交叉形式的攻擊形式。躲避球比賽時,當外場有二名球員時,分別配置在兩邊線外場區,在規則「五次傳球」的限制下,內外場球員反覆同側對角線傳球,誘導對方內場球員往另一側場邊移動,攻隊伺機改變傳球路線,即成為交叉路線由另一側外場球員獲得攻擊機會,其傳球過程如「交叉攻擊形式圖」:內場球員與外場球員之間數次做對角線傳球,逼迫對隊內場球員往另一側邊線移動,內場球員突然改變傳球路線,球員獲球後即取得攻擊機會。交叉攻擊形式對付一線防守隊形在戰術上的運用可達到預期的效果,技術的難易程度簡單易行,攻擊的破壞力屬於一般中等程度,傳球的節奏快慢控制自如,唯攻擊失效而繼續進行第二波攻擊的連貫性則比較脆弱。 陳良嶋 0
16 全國躲避球錦標賽 National Dodgeball Championship 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主導的全國性躲避球賽事。2000年起,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於每年春末夏初舉辦年度最高層級的躲避球比賽,原比賽名稱為「中華民國國民小學躲避球錦標賽暨社會公開賽」,2011年起定名為「中華民國躲避球錦標賽」,簡稱「全國躲避球錦標賽」。本比賽限定經過各縣市比賽所產生的優勝隊伍,且在規範之隊數名額內始可報名參加。第一屆比賽舉辦組別為:國小男童組、國小女童組、社會男子組、社會女子組等四組。第二屆比賽起增設國小男女童混合組,限定國小規模12班以下學校始可組隊參加。第六屆比賽起增設國中男生組、國中女生組。第八屆比賽起開放國外隊伍報名參加,自此,香港閃避球總會年年派隊參加。第十二屆比賽,日本茨城縣原已報名參加,比賽前夕適逢該地區海嘯災難而未能成行。第十三屆比賽,日本、南韓、香港等三地躲避球協會理事長或秘書長來臺參觀,同時與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共同商討籌組亞洲躲避球聯盟暨國際賽事。「中華民國躲避球錦標賽」朝向國際化賽事目標已然成形。 黃神祐 0
17 再觸球 double touch 躲避球比賽的犯規動作之一。躲避球比賽守隊內場球員未能接穩攻隊包含攻擊在內的各種擲球,致球落地後再度觸球,或是被判出局的球員在離開己方的內場區過程中再度觸球,以及取得生還權的外場球員在離開己方外場區的過程中再度觸球,原則上皆以規則的「再觸球」處理。惟守隊內場球員接球落地時,被難以避免的反彈球碰觸身體,或潛意識的自然反應觸球,與出局正在離開內場區的球員在無法避免的情況下被球碰觸,裁判應不予追究。守隊內場球員違反「再觸球」規則時,如球仍在守方場區,應判由攻方取得重新發球權;如球為攻方所獲時,依規則得利條款精神,主審應出示繼續比賽手勢,讓比賽繼續進行。但攻方生還球員在外場區生還過程中觸犯「再觸球」規則時,不論其觸球是否故意,裁判員應以該球員放棄生還權論處,該球員除非再度攻擊對方球員出局,否則不可生還返回內場。 施朝欽 0
18 妨礙比賽(躲避球) interfere 躲避球比賽的犯規動作之一。躲避球比賽進行中,球員在內場或外場進、退過程中,不得故意觸及對隊投擲的球,違犯時由對隊內場或發球權。因內場球員被判出局,或外場球員獲得生還,在其進出過程中,如有上述行為,將造成不當得利。如因球速過快,為球所觸及則不予追究。另跳球員不得藉用對方內場得球者的第一次擲球,不可攻擊跳球員的規則優勢,故意妨礙對隊攻擊或傳球的行為,皆是「妨礙比賽」的典型事例。 施朝欽 0
19 攻擊(躲避球) attack 躲避球比賽中,攻隊的擲球軌跡經過守隊內場球員自然站立時之肩膀以下、兩臂側平舉以內之範圍,或是擲球造成守隊球員出局時,該次之擲球視為「攻擊」。躲避球規則明訂同一球隊其連續傳球次數,最多以4次為限,用以防止球隊藉由連續傳球拖延比賽;為了防止球隊藉投機取巧的攻擊動作規避傳球次數之限制,因此於規則中註明屬於攻擊之擲球必須經過的軌跡。不論攻者擲球動機如何,若球在防守者面前落地,球反彈後之軌跡雖經過上述之軌跡仍以「傳球」論。攻隊擲球經由上述之軌跡,不論是否造成守隊球員出局;以及非屬上述軌跡之擲球,卻直接造成守隊球員出局,均以攻擊論。經主審裁判裁定攻擊行為成立時,如攻隊持續控球,其原先計數之傳球次數應予歸零,否則應併入其原先傳球次數之累計;傳球次數歸零或累計,主審裁判必須以手勢明示之。 黃神祐 0
20 取球犯規 holding 躲避球比賽的犯規動作之一。躲避球比賽進行中,不得觸及對對場內滾動的球,但空中彈跳的球則不在此限。為避免雙方球員在相鄰的界線發生爭球危及安全現象,規則中明訂球的屬地主權。故球在對隊場區彈跳,另一隊球員可以在球離地時,在不踩線、不越區的情況下,於球離地騰空時接取;或是接球者在靠近界線處接球漏接,致球落入對隊場區,可在球反彈離地時直接接取。但出現以下情況應視為取球犯規:(一)球在對隊場區貼著地面滾動時,另一隊球員不可以任何方式取球;(二)球在對隊場區彈跳離地時,以向上或向下拍擊的方式由其本人或隊友再行接球;(三)控球員在移位活動過程中利用對隊場區運球。違反以上規定時,判由對隊內場或外場獲發球權。 施朝欽 0
21 爭球(躲避球) held ball 躲避球比賽中兩隊球員都無犯規的狀態下同時接到球的情形。發生爭球時,主審應鳴笛暫停比賽。比賽場區中,兩隊內場的中線、內場與外場相接的端線與邊線均為兩隊所共有,為使比賽進行順暢公平,規則規定雙方球員均不得踩線。若兩隊球員都在無犯規的狀態下,同時隔線接到球時,主審為避免搶球造成爭執與傷害,應即時鳴笛暫停,同時雙手高舉握拳伸出大拇指判為爭球。爭球後繼續比賽的方法如下:(一)內場球員和外場球員同時接球時,判定球權歸內場,由該內場球員擲球繼續比賽;(二)雙方內場球員同時接球時,由雙方接球球員在中圈跳球繼續比賽。 施朝欽 0
22 持球超過5秒 keep of five minutes 躲避球比賽球員持球時間的規定。躲避球比賽進行中,內、外場球員得球後,持球、控球過程時間不得超過5秒鐘,違犯時由對隊內場獲發球權。規則對於持球者的動作並無任何限制,允許自由持球或運球、移位,持球者可於適當時機、地點將球擲出,惟須於5秒鐘內出手。5秒鐘的時間計算,主審以手勢或心算行之。但接球員接球時因故倒地,導致無法及時處理球時,裁判員得待該球員起身後,開始計算持球時間,但持球者不可藉此蓄意拖延時間。當主審感覺有球隊藉此規則拖延比賽時,得鳴笛暫停,先行口頭告誡,再犯時即判以延誤比賽,由對隊內場獲發球權。 施朝欽 0
23 馬拉松攻擊形式 marathon offensive formation 躲避球比賽的一種團隊攻擊方法,顧名思義馬拉松攻擊係利用傳球和攻擊的交互活動,在同一隊4次傳球的規則限制之下,持續保護控球權的優勢以制勝的一種戰術。當防守隊人數大量減少時,馬拉松攻擊式是常被運用的攻擊方法,守隊球員即使能有效閃避攻擊,仍因長時間疲於奔命,終難獲得控球的機會。如圖馬拉松攻擊形式(一)、 (二),守隊內場人數剩1至2人時,攻隊球員①和②之間採用對角斜線傳球,讓守隊內場球員反覆移位消耗體力,攻隊適時改變傳球路線,由球員①和③做內外場直線傳球,由外場球員③向己方內場方向攻擊對方內場球員,依此周而復始反覆進行,以全面掌控攻擊的機會,總括馬拉松攻擊的特性:在技術上的難度只須具備一般性基本控球能力即可實施,其攻擊的破壞力為一般中等程度,在攻擊的過程因持續控球和攻擊行動交互兼顧,可能形成比賽節奏緩慢而費時,但攻擊失效時仍能立即重組攻擊,整體攻擊的穩定性也高。 陳良嶋 0
24 一線防守隊形 one line defensive formation 躲避球比賽的一種團隊防守隊形。防守球員採半蹲姿勢,併排成一列橫隊,針對攻隊的攻擊準備接球或閃避的行為,為多數球隊所樂意採用的基本防守戰術。一線防守的戰術須具備兩項基本能力:其一為能接取對方強力攻擊的球,獲取控球權以轉守為攻;其二為因應對方四面八方的攻擊變化,全隊同心協力成一列排面移位,必要時能迅速閃避防守;這種防守隊形有三種優點:(一)內場球員排成一列橫隊,防守時容易洞察攻隊的動向和攻擊的球體,視野不受同隊其他球員的干擾;(二)同伴並肩而立,被球擊中而彈高的球「補救接球」的成功機率較大;(三)球員可全心投入積極接球的意念,大量減少接球的失誤率,以突破攻擊持續掌控攻擊的機會。 陳良嶋 0
25 得利條款(躲避球) advantage rule 躲避球比賽中裁判對球隊的犯規略過不判或暫緩追究,以避免造成對犯規隊有利的判決。躲避球比賽進行中,為求比賽的公正,裁判員得引用得利條款,舉手在頭頂上方環形揮繞手勢,表示比賽繼續進行,以讓賽事更為精采。裁判員對於球隊的犯規如立即追究,反而可能造成犯規隊有利時,不宜立刻宣判犯規,得略過不判或暫緩追究。例如:甲方擲球踩線,乙方完成接球,此時如宣判甲方犯規造成比賽中斷,可能不利於乙方的快速反擊良機,因此對於甲方擲球踩線的犯規行為,裁判員依得利條款精神應是不予追究為宜。但是,出現屬於違反運動道德的技術犯規,得於稍後適當時機鳴笛暫停,補行追究;如係可能引起糾紛的重大犯規,縱使立即吹判反而可能造成被犯規隊不利,亦可立刻追究犯規行為。 施朝欽 0
26 接球犯規 illegal catch 躲避球比賽中,守方球員接球時故意利用手、臂、足、頭等部位彈擊後再行接球稱為「接球犯規」。所謂「彈擊後接球」,例如:使用排球運動中的「高手傳球」、「低手傳球」等動作技巧、足球運動中的「頭頂球」等動作將球速緩和後接球,或讓別人接球皆屬之。惟球員因正常接球不穩致球反彈後的再接球,或接取本人及隊友被球擊中身體任何部位後的反彈球不在此限。 培養個人正常的直接接球技巧為躲避球運動規則設計之重點,故意使用其它方式之接球方法有違規則精神。況且,彈擊方式的接球如被認可,原守方球員除了利用為緩和球速後接球,亦可利用攻方的傳球以彈擊方式快速回擊或進行同隊傳球,容易造成球員因反應不及而衍生之安全問題。球員違反「擲球犯規」之規定時,裁判應依犯規地點的不同,在盡快恢復比賽的原則下,將發球權判屬對方內場或外場所取得。 黃神祐 0
27 球出界 out of bound 躲避球比賽中,球體落於球場的內場與外場以外之地面時,稱為「球出界」。躲避球運動規則對於球體所在位置的論斷,係以球體落地時與地面之接觸點為基準;因此,當球體處於懸空狀態時,並無所謂的出界或不出界的問題。由於規則明訂球場各線屬於內場或外場的一部分,因此,當球體落地壓線時,應視為落於該線所屬之場區地面,故無球是否出界的問題。比賽中發生球出界時,裁判應鳴笛並以手勢示之,同時宣判發球權之歸屬,此時比賽為「死球」暫停狀態。發球權之歸屬應由最後觸球出界者之對隊所取得,所謂「觸球出界者」可能是原攻方擲球者,亦可能是原守方的接球失誤者或是被球碰觸者。取得發球權之球隊,應由該隊一內場球員持球在其所屬內場進行發球。 黃神祐 0
28 球員配置 set up 躲避球比賽每局開始時,安排於內、外場之球員人數謂之「球員配置」。臺灣躲避球比賽發展史,依序從25人制、20人制而至目前通行之12人制比賽,三階段的比賽制度,在規則上各有不同的球員配置規定。(一)25人制比賽每局開始時,規定內場人數15人、外場10人;(二)20人制比賽規定球隊必須將球員依球衣號碼之單、偶數號均分為甲、乙兩組(各10人)。首局開始時,兩隊各可以甲、乙或乙、甲配置於內、外場。由於比賽規定為三局制,第二局比賽開始時,各隊第一局所配置之內、外場球員必須互換。比賽如有第三局,內、外場球員之配置,在甲、乙兩組原則下,由各隊自行決定;(三)12人制比賽每局開始時,在合乎法定出場人數下,球員配置可依各隊之戰術考量而安排,僅規定內場或外場之球員人數最少應有1人。由於比賽是以比賽時間結束時內場剩餘人數之多寡決定勝負,球隊在開局之球員配置以內場眾、外場寡為最常見。 黃神祐 0
29 移位攻擊形式 shift offensive formation 躲避球比賽中,球員利用持球跑動移位,用以獲得攻擊機會的一種團隊攻擊方法。球隊在比賽開始時,外場球員僅配置一名者居多,或因外場球員獲得生還而致外場人數減少;外場人數減少之後,為有效發揮戰術功能,充分活用外場球員,靈活移位、積極接應的移位攻擊形式可獲得廣泛的攻擊效果。臺灣早期的躲避球規則限制球員持球移位,2000年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成立後引進國際躲避球規則,球員得持球自由移動,移位攻擊乃應運而生,且普遍為一般球隊所採用。如圖移位攻擊形式(一)。外場球員在己方外場由端線後方持球快速跑動繞道邊線邊緣,對方內場球員被迫移位遠離持球球員,圖(二)球員不攻擊傳球給內場球員,球員接球後獲得攻擊機會。移位攻擊大多被外場球員所運用,其使用時機為:(一)外場球員持球快速移動改變控球角度,逼迫防守隊隨時急速改變防守陣勢,增加防守上的缺失;(二)外場球員未持球時空手移位,接應內場球員的傳球,以克服外場人力的不足;(三)外場主力球員可自由移位隨機攻其不備。 陳良嶋 0
30 裁判暫停(躲避球) official time out 躲避球比賽中,裁判人員宣告的暫停謂之。裁判暫停只有主審、場地主任才有執行的權力;裁判暫停後的發球權依主審指令行之。副審或線審縱使發現情況必須暫停,應透過以信號告知主審,由主審宣告執行。場地主任則是遇下列情形而裁判員未察覺時得鳴笛暫停:(一)裁判員對控球權的判決明顯錯誤時;(二)球員受傷而裁判員未察覺時;(三)出局球員未退到外場,或外場球員未擊中對方內場球員而生還時;(四)內場球員任意退到外場時;(五)非該場比賽球員進入球場,或出現影響比賽物品時;(六)其它偶發情況發生時。 施朝欽 0
31 越區活動 out play 躲避球比賽的犯規動作之一。躲避球比賽進行中,球員不得在自己所屬場區以外的區域活動,如內場球員出局後向外場移動,或外場球員生還,向內場移動中,越入對方場區時,均屬「越區活動」。裁判員處理越區活動時,必須考慮「得利條款」之引用,例如:(一)越區活動的球員並無得利現象,此時正值對隊控球時,比賽應繼續進行不必追究;(二)比賽中球員因必要之移位,無意中踩線或越區不影響比賽之進行時不予追究;(三)內場球員越區活動,被對隊的擲球直接擊中落地時,應判該球員出局,不必再追究越區活動;(四)出現補救接球狀況時,與接球有關的球員均不得越區或踩線接球,違者以補救接球失敗論。裁判判罰越區活動時,由對隊內場獲發球權。 施朝欽 0
32 圓形躲避球 round dodgeball 躲避球遊戲中,使用場地之形狀為圓形時,稱為「圓形躲避球」。圓形躲避球場地直徑之長短並無特別規定,通常由活動指導人員視參與人員之人數多寡、球的投擲能力等因素規劃之。活動前,指導人員將參與人員均分為兩隊,一隊置於球場圈內,另一隊置於球場圈外;球場圈內為守隊,球場圈外為攻隊。比賽開始後,由攻隊球員持球向守隊球員進行攻擊。「圓形躲避球」通常屬於初階的躲避球遊戲,守隊球員只能躲避不可接球,如接球或被球碰觸,應被判出局,必須退至圈外;退至圈外人員不可參與攻隊之攻擊行動。本遊戲進行時,兩隊攻守必須互換,並且機會應該均等。決定遊戲勝負的方式有二:(一)在限定時間內,比較雙方圈內剩餘人數之多寡為勝負;(二)不限定時間,以在較短時間能將對隊圈內人員全數擊成出局者為勝。圓形躲避球場地之圈外亦可加繪一圈形成同心圓之內外圈,以內場、外場區隔攻、守兩隊。 黃神祐 0
33 搶先發球 fly throw 躲避球比賽的犯規動作之一。取得發球權的球隊發球者,必須先在其所屬場區內的不限定位置雙手舉球過頭、靜止定位,經主審確認其動作無誤,舉手鳴笛示意後,方可將球擲出,或是進行擲球前的助跑、運球等動作,若未經主審鳴笛示意即行出手以「搶先發球」犯規論。比賽中發生球出界、球員犯規、及各種偶發狀況時,主審裁判鳴笛示意,此時比賽立即呈現「死球」狀態。球經主審判決,交給取得發球權的球隊,雙方內、外場球員也做攻防隊型的調整。發球員的靜止、定位、舉球,形成了一種預告,主審在衡量雙方已完成準備,鳴笛示意即成動令。球賽也能在安全的情境下進行。 施朝欽 0
34 補救接球 assist catch 躲避球比賽的接球行為之一。躲避球比賽中,對隊內場球員或外場球員投擲的球,直接擊觸內場球員後,球反彈空中,由本人或其他同隊球員在無犯規且球在空中狀態,直接接取的接球行為。補救接球成功時,被擊中的球員不判出局。補救接球成功與否,依下列情況判定之:(一)補救接球進行中,接球球員或同隊球員發生犯規時,最先觸球的球員應被判出局;(二)補救接球進行中,攻擊球員或其同隊球員出現犯規行為時,視同補救接球成立,被擊中的球員不判出局。 陳良嶋 0
35 跳球(躲避球) jump ball 躲避球比賽的開始方式之一。每局躲避球比賽的開始,以及比賽過程中出現爭球判決時,必須以跳球方式來決定控球權之歸屬。比賽開始的跳球由雙方各派一名內場球員、屬於爭球的跳球由雙方發生爭球情況的球員進行跳球。跳球時,雙方球員至少要有一腳踩踏於跳球圈的對方場區內準備跳球,另一腳則不限於踩在圈內或圈外。主審裁判為跳球的執行者,當主審拋球離手時,計時員必須啟動計時器做為比賽開始,或宣判爭球時裁判暫停後的繼續比賽計時。跳球員須等球到達頂點下落時始可拍(撥)球,之後獲球者立即擁有控球權,惟跳球後球如被內場球員所獲,其第一次擲球不可攻擊對隊跳球者,跳球員亦不可藉此保護條款,故意妨礙控球者之傳球或攻擊。除非內場球員僅剩一人,否則跳球員於跳球後不得立即取球。若是主審執行拋球時,高度、方向有所偏差,以及所拋的球未被任何球員觸及而出界時,應重新執行跳球。違犯跳球規則時,發球權判歸對方內場擁有。 施朝欽 0
36 躲避球 Dodgeball 一種以擲球、接球及閃躲為主要動作的團隊對抗球類運動,面對攻隊的擲球,為了避免被強勁的球擊中,或是為了避免接取難度高的球,守隊球員往往出現閃躲的動作,因此被稱為「躲避球」。躲避球比賽時,兩隊各應區分成內場球員與外場球員,內場球員被攻隊擲球擊中落地,謂之「出局」;外場球員將對隊內場球員擊成出局可以回到內場,謂之「生還」。比賽以法定比賽時間終了時,內場球員人數較多者為勝;如比賽法定比賽時間尚未結束,其中一隊內場球員已全部出局,則由另一隊為勝。躲避球之由來,根據日本躲避球協會考證,係從英格蘭雪地之雪球投擲遊戲演變而來,隨著歐洲移民新大陸而傳至美國,唯一直屬於球類遊戲性質。1902年傳入日本以後,被引用為學校體育教學教材。臺灣因早年被日本統治,躲避球教學在日治時代已傳入臺灣。1952年,臺北師範學校教授溫兆宗為了推展需要,訂定25人制比賽規則,躲避球在臺灣邁入競技化。無獨有偶,1985年,日本醫學博士西山逸成為了要將躲避球推展成為日本全民運動之需要,訂立12人制躲避球比賽規則,於1993年傳進臺灣,並於2005年傳至香港,形成國際躲避球規則。 黃神祐 0
37 臺灣躲避球簡史 brief history of Taiwan Dodgeball 臺灣躲避球運動的發展歷程。躲避球運動源於英國之雪球投擲遊戲,隨著歐洲移民新大陸,並在1900年左右盛行於美國。1902年,日本留美學人將躲避球運動引進日本,且列為學校體育教材;臺灣因受日本統治之故,日治時代已有躲避球運動。1951年,臺北師範學校教師溫兆宗,倡導經濟實惠、簡單易學之躲避球運動,以解光復之初學校體育活動經費短缺之苦;為了推展需要,將原本具遊戲性質的躲避運動導向競技規則化。1952年,臺灣省第一屆國民小學躲避球錦標賽在新竹市舉行;此項比賽連續舉辦19屆後停辦。1991年,嘉義市精忠國民小學校長陳良嶋,將躲避球規則由25人制修訂為20人制,同時納入臺灣省國民小學運動會比賽項目。1993年,臺灣省國民小學運動會於嘉義市舉辦後停辦。1993年8月,臺北縣國民小學體育促進會主任委員黃金淵、競賽組長黃神祐、臺北體專教授溫展洪、臺北縣錦和國民中學主任邱逸仁,前往日本觀摩並引進盛行於日本的「新式躲避球」。同年12月,臺北縣試辦教師「新式躲避球」比賽後,將之推展至臺灣各地區。1999年,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成立,於2000年起舉辦「全國躲避球錦標賽」。2000年8月臺北縣新莊國小男童、臺中縣東明國小女童躲避球隊連袂訪日,肇起躲避球隊國際比賽交流之先。2007年起,香港閃避球總會每年派隊參加臺灣的全國躲避球錦標賽。2010年10月,臺北縣政府體育處於翡翠灣辦理臺灣首見之沙灘躲避球比賽。 黃神祐 0
38 蝶式攻擊形式 butterfly offensive formation 躲避球比賽的一種團隊攻擊方法,攻隊的傳球目標分散在守隊內場外圍的四個角落,傳球路線恰如展開翅膀的蝴蝶形狀而得名。運用蝶式攻擊時,攻隊視內場的防守狀況,任何角度都可進行攻擊行動,惟球隊必須具備對角線長傳的能力才能奏效。如圖蝶式攻擊形式,內場球員1將球傳給外場球員3或4,內場球員也可向外場球員3或4傳球,外場球員3、4同樣可分別將球傳給內場球員1或2,傳球路線擴及全場,且每個角落都可望獲得攻擊的機會。總括蝶式攻擊形式的特性:技術難度較高,需具備準確長傳的傳球能力,因傳球方位固定,容易執行快節奏的傳球,攻擊的破壞力甚強,從導球到攻擊成功的時機快慢節奏,攻隊能掌握自如,又因攻擊形式呈現四方圍攻形式,攻擊失敗後繼續重整攻勢自然得心應手水到渠成。 陳良嶋 0
39 踩線 over line 躲避球比賽中,球員的腳觸及球場的中線或內、外場邊線謂之「踩線」。理論上,球場的中線為雙方內場所共有,內場的邊線為內場的一部分,外場的邊線為外場的一部分;但是,規則上有控球球員不得踩線之規定。球員在擲球的前後及完成接球的動作過程中如有踩線現象,適用踩線犯規罰則殆無疑義。惟比賽中球員在以下情況之踩線不予追究,例如:(一)攻隊球員為了戰術運用移位而不慎踩線,且無直接得利現象;(二)守隊球員因自然的躲避動作在無意中踩線;(三)被判出局球員在離開內場進入外場過程中,且無干擾對隊現象;(四)獲得生還球員在離開外場進入內場過程中,且無干擾對隊現象。控球球員違犯踩線規定時,應判由對隊內場或外場獲發球權。非控球之球員如有惡意踩線現象,則以違反運動精神論,依規則「技術犯規」之條文判處。 黃神祐 0
40 擊中出局 hit out 躲避球比賽內場球員被對方球員擲出的球直接擊中被判出局的規定。球員被判擊中出局的要件如下:(一)內場球員被對方內場或外場球員擲出的球直接擊中,在球落地前接球失敗時;(二)內場球員被對方內場或外場球員擲出的球直接掠擦球衣或其他身體附著物後同隊球員在球落地前未能接取時;(三)內場球員被對方內場球員或外場球員擲出的球直接擊中,在球落地前同隊球員進行補救接球失敗或犯規時;(四)被比賽時間結束幾乎同時離手的擲球擊中時,如合乎上述之要件仍應判罰擊中出局。擊中出局之判罰以最先觸及對隊之擲球者為對象,被判罰擊中出局的球員,應該立即離開己方內場,經由死球區進入己方外場。躲避球比賽無論開賽時內場球員之佈局人數多寡,概以比賽時間結束時內場球員剩餘人數為所得分數,因此,比賽過程被判擊中出局形同球隊的失分。 施朝欽 0
41 擊中頭部 head attack 躲避球比賽球擊中球員頭部犯規的規定。躲避球比賽中,不管擲球者之動機是否故意,當球直接擊中對方球員的頭部或臉部時,則為擊中無效,如有違犯,由對隊內場獲發球權。但是,裁判員判斷防守球員故意被球擊中頭、臉部,及擲球直接掠擦頭髮或頭帶等頭部穿戴附著物時,不屬攻擊頭部犯規,守隊內場球員仍應被判出局。比賽中,無論是直接或間接的反彈擊中頭部,也不管其是否違犯擊中頭部規則,只要是球員被球觸擊頭、臉部時,裁判員必須立即鳴笛暫停比賽,由主審會請該隊教練進入場內確認該球員身體健康狀況,必要得指示該隊進行球員替補,然後再做犯規或出局的宣示與發球權歸屬之判決。 施朝欽 0
42 擲球犯規 illegal throw 躲避球比賽中,攻隊球員如果利用手、臂、足、頭等部位,以瞬間反彈的彈擊方式進行攻擊或傳球謂之「擲球犯規」。所謂的彈擊方式進行攻擊或傳球,例如:利用排球運動中的托球、扣球等動作進行傳球或攻擊等皆屬之。 躲避球運動之規則設計,以比賽中球員必須先完成「接球」,再以「用手擲球」接續傳球或攻擊的過程為主軸,「接球」與「擲球」必須有明顯之區隔。「彈擊」顯然未經「接球」之動作過程即行擲球,更可能非「用手擲球」進行攻擊或傳球,有違躲避球運動規則之設計精神。況且,彈擊方式的攻擊或傳球因為球速快、勁道強,球的動向不易判斷,極可能造成球員因反應不及而衍生的安全問題,因此被列為躲避球比賽中之犯規動作。球員違反「擲球犯規」之規定時,裁判應依犯規地點的不同,在盡快恢復比賽的原則下,將發球權判屬對方內場或外場所有。 黃神祐 0
43 躍動青春躲避球大賽 Spring Youth Dodgeball Competition 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與新北市體育總會於每年11月上旬,利用週休假日共同主辦嘉年華式的年度青少年躲避球比賽活動。在2000年,當時的「臺北縣體育會」(已更名新北市體育總會)為了加強辦理兒童休閒運動,配合當年跨越世紀慶祝活動,在理事長羅明才指示下,於臺北縣新店市中正國民小學辦理「臺北縣躍動世紀躲避球大賽」,比賽僅設學童男、女組,但參加比賽人數逾千。2001年,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邀約臺北縣體育會合作辦理,定名為「躍動青春躲避球大賽」,組隊資格由原臺北縣擴及不限地域,比賽地點改往球場數較多的臺北縣秀朗國民小學,比賽組別亦由原學童男、女組擴增至青少年男、女組及學童混合組;由於參賽資格開放,只要合於該組別年齡規定者均可自由組隊參加,成了臺灣地區愛好躲避球運動之青少年的年度重要活動。 黃神祐 0
44 驟死賽(躲避球) sudden death 躲避球比賽的賽制之一。躲避球比賽為分出兩隊勝負,以每局比賽時間終了時,各隊內場剩餘人數為得分。若雙方平手,依據競賽規程說明進行驟死賽。一局制、三局制、五局制的比賽,每局比賽得分相等時必須進行延長賽。二局總分制的第一局,如兩隊得分相等不需進行延長賽,但第二局比賽時間終了後,兩局加總得分相等時必須進行延長賽。延長賽以驟死賽之方式行之。驟死賽係指延長賽中率先將對隊內場球員擊成一人出局者為勝之比賽,進行方式如下:(一)一局制、三局制、五局制比賽的驟死賽,以該局比賽結束當時的內、外場球員原位進行比賽;(二)採二局總分制比賽的驟死賽,總分相等時,雙方球員可重新配置,但外場人數限定為3人;(三)進行驟死賽時,兩隊各派1名內場球員於跳球圈跳球開始比賽;(四)進行驟死賽時,外場球員攻擊成功後不得生還。 施朝欽 0
45 球(躲避球) Dodgeball specification 臺灣之躲避球比賽用球規定。1952年之臺灣省國民小學躲避球錦標賽,由臺灣德化橡膠廠公司製造,規格為球體周圍62至63公分,重量300至350公克。1993年,12人制國際躲避球規則引進臺灣,規則規定球體周圍65至67公分,重量370至390公克,氣壓0.4至0.45㎏/㎝之皮製球為比賽用球。1998年,膠質彩色軟式躲避球問世,廣被當時國內各小學躲避球教學及躲避球比賽舉辦單位所採用,1999年,中華民國躲避球協會成立後,該球經協會技術委員會審查通過,用為臺灣地區學童組之比賽指定用球,規格為球體周圍65至67公分,重量300至320公克,氣壓0.13至0.25㎏/㎝。皮製球仍為青少年組以上組別之正式比賽指定用球。2010年,臺灣出現青少年沙灘躲避球比賽,比賽用球為球體周圍65至67公分,重量250至270公克,氣壓0.12至0.15㎏/㎝之膠質沙灘專用躲避球 黃神祐 0

相關時事

暫無相關文內示意圖
小學的體育課程,大多圍繞跑跑跳跳及各式球類運動。不過隨著電子競技不斷進步,體育項目亦日新月異。有小學的體育課引入源自日本的「HADO」AR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