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檢索列表

序號 中文詞條 英文詞條 詞條內容 撰稿者 人氣
1 敘述倫理學 Descriptive ethics 敘述一般人或某一集團,或某一社會所持有的倫理觀,這包括風俗習慣、禮儀、法規、善惡或對錯之見解等,又稱描述倫理學。敘述倫理學注重於表述出人們的價值觀。在運動相關的文獻中,大部分「倫理學」課題的研究皆是由社會科學的角度來探究。將人或政策的描述性社會科學研究稱為「敘述倫理學」。研究者藉由一些社會科學的方法,觀察、民族誌、訪談、問卷調查等方法來描述倫理上的一些課題。在這類運動「倫理學」研究的課題中最普遍的例子是有關公平的問題(如有關男女運動明星不同待遇的社會正義問題)、資源使用(如種族歧視或殘障),次級文化及活動的異化(如所謂足球的「hooliganism」與欺騙、性侵犯/騷擾或違規用藥)、兒童訓練的虐待及剝削等。 許立宏 0
2 欺騙 cheating 在運動倫理學研究中一個很重要的課題。學者Leaman (1988), Lehman (1988)認為欺騙是運動競賽活動中不可或缺一部分。反對欺騙的基本假設主張是認為「欺騙會涉及到 『違反比賽規定或規則』。」這是一種直覺似的道德思維,也就是說從規則形式主義的角度來看,認為欺騙破壞規則,且欺騙者就不是真正在玩這個比賽。不過若仔細去分析,「沒有違規」有時也會構成欺騙,這是因為規則有時會有灰色地帶,而無法讓人有所適從。因此,其必要條件是要從雙方的動機意圖去了解,是否有隱瞞性且想要獲得此一運動屬性當中所不能被接受的不公平行為。此外,欺騙有別於策略性的瞞騙(strategic deception)。後者在團體運動比賽中也常見,不過它是運動場上可以接受的行為(如籃球中用假動作欺敵帶球過人上籃),所以應與欺騙行為加以分開討論。欺騙的主要定義為:「意圖去瞞騙對手來獲得不公平利益」,這是一種道德上錯誤的行為。運動場上的欺騙常與破壞或違反正式規則或規定有關,但我們也要注意到行為者的動機與意圖為何,才能做最佳的判斷。 許立宏 0
3 運動倫理學 sports ethics 針對運動規範相關課題,從事哲學式及描述性的研究,其內容包羅萬象,諸如性格發展、欺騙、兒童虐待、運動禁藥及公平競爭等課題。此屬於應用倫理之研究學門。諸如職棒賭博、運動禁藥的服食與使用、業餘與職業運動之爭、運動暴力、運動與道德教育的關係、運動媒體的報導方式及內容、全民運動與競技運動政策之爭、性別平等、殘障體育運動推動、運動教練及體育教師的職業倫理、運動與環境倫理及休閒運動管理的倫理課題等,皆屬於運動倫理學探究課題。現行有許多運動倫理學家的作品已出現在各類科學式或專業期刊中,不過,主要的刊物仍是以《The Journal of the Philosophy of Sport》為主。該期刊自1974年創始以來,從一年出版一冊到目前已增為兩冊,這是一份相當重要且具權威性的國際刊物,因為該期刊網羅各式各樣的運動哲學課題,其中也包括運動倫理學探討範疇。此外,自2006年開始,英國運動哲學學會也發行了一本屬於運動倫理學的國際期刊《Journal of Ethics, Sport, Philosophy》,一年共發行三期,提供更多對運動倫理學研究的學者發表的平臺。 許立宏 0
4 策略性瞞騙 strategic deception, SD 欺騙不同,區分在於不涉及不誠實的狀況,且可被所有對手及相關人員所接受。根據Pearson (1988)的說法,可分解如下:(一)策略性瞞騙是屬於比賽結構中的一部分,無違反大家所同意的規則;(二)策略性瞞騙並無干擾到比賽的目的,其目的為考驗運動員的技能;(三)策略性瞞騙對與所有參賽者來說有其好處,可適用所有運動員、教練、裁判及訓練員(特別是在球類運動或團隊運動中,如籃球、棒球、足球、網球及水球等項目中)。策略性瞞騙在運動比賽中有其必要性,由於此一行為是所有參賽者所可以接受的策略行為,且並不違反運動比賽活動中的主要目的,因此我們並不能將之標示為不道德之行為。 許立宏 0
5 遊戲做假者 false player 在遊戲中運用欺騙手法,試圖矇騙以獲取勝利。這個詞與騙子、作弊者(cheater)一詞極其類似,在《遊戲的人》(Homo Ludens)書中,會將遊戲做假者與騙子、作弊者混搭使用;懷金格(Huizinga)似乎有意區分破壞遊戲者(spoilsport)與遊戲做假者的差異。在遊戲的天地裡,做假者雖然運用欺騙的手法,試圖矇混過關,但對整個遊戲的團體而言,他至少還假裝融入遊戲,始終都承認遊戲這個奇幻的領域。因此,即使欺騙的伎倆被人拆穿,遊戲做假者所受的懲罰,都較破壞遊戲者更為寬容;主要原因就在於做假者一直都接受遊戲世界的虛幻性,而破壞遊戲者卻粉碎了遊戲世界本身。 張威克 0
6 投手犯規 balk 棒球比賽中,壘上占有跑壘員時,投手投球違反規則稱之,此時屬比賽停止球,裁判員應給各跑壘員安全前進一壘之判決。規則規定:壘上有跑壘員在下列情形下應屬投手犯規。此規則之目的在防止投手欺騙跑壘員:(一)已踏投手板之投手,做投球之關連動作而停止投球者;(二)已踏投手板之投手,假裝傳球給一壘,而未傳球者;(三)已踏投手板之投手,向壘傳球前,腳未直接跨向該壘者;(四)已踏投手板之投手,傳球給無跑壘員之壘或假裝傳球者,但若有行動上之必要者除外;(五)違規投球者,如突襲投球;(六)投手不面對擊球員投球時;(七)投手不觸及投手板,而做關連投球之動作者;(八)投手做無必要之動作拖延比賽時;(九)投手未持球站在投手板或跨在投手板,或是離開投手板假裝投球時;(十)投手於採取正規投球姿勢後,除實際投球或傳球給壘外,任何一手放開球時;(十一)已踏投手板之投手,故意或無意落球時;(十二)企圖故意四壞球時,投手投球給位於捕手區外之捕手時;(十三)投手採取固定式姿勢投球時,未經完全靜止之狀態而投球時。 葉志仙 0
7 盤球 dribbling 運用腳控制足球,配合智慧與運球的動作,使球能隨著身體移動以突破防守者之方法。通常盤球多用於面對防守者時,結合假動作之運用,利用盤球方向的改變,或是盤球速度的變化,欺騙防守者,突破防守者的阻擾。盤球相較於運球,其不同之處在於,盤球的速度較慢,方向較有變化,觸球的次數較多且精準。盤球亦如運球時所要求之視野的觀念,過程中不可以一直低頭注視球,僅須利用眼睛的餘光看球,運用最大的視野觀察周圍的情況,尤其是面對防守者阻擾時,更須觀察防守者的位置與動向,以便做出及時的反應,例如要運用何種假動作,得以突破防守者。 楊裕隆 0
8 假動作(手球) feint 手球運動個人的基本技術之一。手球個人基本技術有持球、傳球、接球、射門、運球、步法和假動作。其中假動作用於欺敵以取得優勢的攻擊時空。比賽中,運用身體動作(如使用頭、手、眼睛或聲音)、欺敵步法或假傳球等假動作,使對方球員判斷錯誤,製造攻擊的機會。防守隊的守門員及球員亦可以利用假動作來欺騙攻擊者而達成防守的目的。 王宗進 0
9 複合攻擊 Compound Attack (Composèe) 擊劍運動一種應用的攻擊動作。通常使用一個欺騙的還擊,但在實際比賽中較少超過兩個佯攻以上。在多數的情況下,軍刀都是以砍擊的方式進行還擊,較少運用直刺動作去完成複合防禦還擊,因為動作變化較多、防禦較為困難。複合攻擊的目的是用假動作引誘對手防守,進而向其身體曝露出的部位進行攻擊。複合攻擊的動作是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假動作,同時對對手露出的有效部位進行真正的攻擊所組成。開始學習複雜進攻動作時,應該僅練兩個動作:一個假動作,一個真正的攻擊動作。砍的假動作,在使用時不能做到底,只構成威脅,迫使對手做防守的動作。 王三財 0
10 技術犯規(輪椅籃球) Technical Foul 輪椅籃球球員、教練或隨隊人員在球場上為反運動道德的行為。輪椅籃球在比賽熱身期間或比賽時間內發生任何故意或屢次不合作或不遵守本規則之精神與含意的行為,經裁判警告後仍然再犯即為技術犯規。一位球員被宣判2次技術犯規將被奪權,且必須要離開比賽球場或留在休息室內。在輪椅籃球比賽中,技術犯規行為還包括,抬起犯規、超過14點規定、因任何不合理的原因離開球場、將腳離開腳踏板以取得不正當利益以及使用下肢的任何一部份操作輪椅或取得不正當的利益等。輪椅籃球比賽過程中球員應於比賽球場內進行比賽,不得無故離開球場,或在發界外球之後也應立即回到比賽球場,在輪椅籃球中,球員離開球場的狀況常發生,當球員試圖借離開球場獲得不當的利益時即為技術犯規,例如:常見於在邊線附近,藉由離開球場來繞開掩護或合法的阻擋時,若該球員的違規是該隊的第一次違規,裁判宣判違例(失去球權)且警告該球員與該隊教練,此警告適用於全隊,接下來任何該隊球員違規,則直接宣判一個技術犯規。對於球員意外離開球場後欲回到球場或是發界外球後欲回到球場的狀況,他們必須要儘速回到比賽場上,且防守球員也必須讓在界外的球員回到球場,若有阻擋對手進入球場的行為,裁判應先警告此行為,並在此行為重複出現時宣判技術犯規。另外,球員使用下肢而取得利益的行為也應被重視,不管是使用下肢來保持平衡、煞車或踢球等,都是嚴重違規的欺騙行為。若一隊教練在比賽過程中對於對隊球員的輪椅高度有異義且要求輪椅檢查時,若經查證該球員輪椅合法,提出請求的教練應被宣判技術犯規1次。 謝淑妃 0
11 抬起犯規 Lifting 球員抬起他的雙臀不再與輪椅或輪椅上使用的坐墊接觸,以獲得不當的利益。球員不得自輪椅抬起而投籃、搶籃板、傳球、試圖攔截對手的投籃或傳球,或試圖接獲隊友的傳球,或在第一節開始時的撥球期間。另一個抬起的狀況是指當一位球員雙手離開其大輪時,不得使其整台輪椅離開地板(跳躍)。一旦發生以上兩種抬起的狀況,且該球員參與進攻或防守時,及發生嚴重的違規,欺騙欲得到不當利益的行為,應立即宣判技術犯規。當球員持球時,裁判應該要特別注意球員的座椅。通常最容易認定抬起的方法是觀察球員回位或「向下落」回到他的座椅。抬起不僅是發生在有「功能完全的腿」的球員,抬起臀部同樣也可能藉由向座椅的一側傾斜並以手臂撐在大輪上的球員。抬起與傾斜最大的不同是,抬起必須要雙手皆離開大輪且整台輪椅皆不再與地面接觸,這樣的狀況通常發生在擺脫包夾防守的時候。只要球員攻守時有抬起的行為,不論是否成功皆應宣判犯規。若是一球員與對手接觸後使大輪離地,這是接觸發生之後的接續動作,並非抬起犯規,若在裁判的判斷下此接觸導致對手不利,裁判應宣判違犯者一個侵人犯規。 謝淑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