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檢索列表

序號 中文詞條 英文詞條 詞條內容 撰稿者 人氣
1 運動生化機能選材 movement biochemistry function selection 運用生化機能選取潛力運動員的方法。生化學是研究生命的組織中一切的化學變化,借化學分子式來表明身體多種化合物聚集情況,觀察其在人體中的變化,藉以了解身體機能情形。運動員體內一系列生化變化是有機體對訓練負荷承受能力的客觀反映,透過其生化變化,可準確了解運動員對於訓練負荷的適應程度,人體生化學過程與新陳代謝的特徵,會直接影響人體生理機能及體能表現。以田徑中長跑選手為例:(一)可測量負荷前後心跳率變化,運動員在極限負荷後心跳率上升180次/分,休息1分鐘下降到160次/分,休息2分鐘下降到140次/分,休息3分鐘下降到120次/分左右,由此證明這類運動員心血管功能較好,且耐乳酸能力較強;(二)運動員的最大攝氧量值越大,乳酸出現大量堆積的最大攝氧量百分比就越高,表示耐力越好。藉由運動員生化機能的評定,可充分的發掘運動員的潛力,提高運動員競技水平。 林如瀚 0
2 可逆性原則 reversibility 指實施一段長時間運動訓練所獲得的訓練適應效果,通常會在停止運動訓練後一至兩週內回復到接受運動訓練之前的狀態。因此,為了避免訓練效果在停止運動後短時間內喪失掉,需要維持每週二至三次的規律運動習慣,便能維持訓練效果的理想水準。這項原則應用在健身運動上顯示兩個重要訊息:第一,為了要長期保有運動的益處和體適能水準,規律運動絕不能中斷,一旦終止,效果也迅速逆轉消失了。第二,運動訓練中斷一段時間後,一定要能接受體適能水準下降的事實,如要恢復規律運動,勢必要從退化後較低的體適能水準的運動量做起;千萬不要繼續採用運動習慣中斷前的體適能水準和運動量,才不致發生負面影響。研究顯示,在訓練停止兩週後,就會發生大量的攝氧量降低,Saltin及其同事的研究顯現,在二十天的臥床休息後,一群研究對象就在最大攝氧量及心輸出量上,呈現出25%的下降,這些在作業能量上,因為停止活動而造成相當程度的減退,展現出訓練的快速可逆性。 楊忠祥 0
3 耐力跑走測驗 walk-run endurance test 為我國教育部及體委會所辦理6至65歲最大規模國民健康體適能常模檢測,其中的六項體能指標測驗之一,以跑或走的方式評估心肺適能的間接測定方法。有兩種方法可評估心肺適能,一種是直接測定法,即是最大攝氧量與無氧閾值的測定,另外一種為間接測定法。耐力跑走測驗,以固定距離,如1.5英哩跑走或1.0英哩走路,完成的時間越短代表心肺適能越好,或者固定時間(如12分鐘)完成跑或走的距離,完成的距離越長代表心肺適能越好。教育部針對就學年齡學生規劃設計的心肺適能評估方式為800公尺或1600公尺跑走,800公尺適用於國小男女生、國中及高中(職)女生、6至29歲之女性,而1600公尺跑走適用於國中、高中(職)、大專院校生男生及12至29歲非學生身分的男性。對照成績常模,以了解心肺耐力程度。因為多數人避免完全力竭所可能發生的危險,且基於心跳率與攝氧量的增加與工作負荷量的增加呈現直線關係,故有次大工作負荷測驗以心跳率結合搭配所完成的時間或距離來預測最大攝氧量 楊忠祥 0
4 登階測驗 step test 是1943年由美國哈佛大學疲勞研究所布哈(Brouha)授所提出的,是以登階運動後的心跳恢復率來判定心肺機能的一種簡便而有效的方法。布哈Brouha教授所提出的登階測驗方式,簡稱為「哈佛登階測驗」,是以20英吋(50.8公分)臺階、每分鐘的上下頻率30次、與運動時間最長5分鐘,並且記錄登階測驗運動後休息時1分到1分30秒、2分至2分30秒與3分至3分30秒的三個脈搏數,以做為評估人體對於身體負荷下的調整與恢復能力。心肺耐力指數的計算方式,是以〔運動持續時間(秒數)×100〕/〔(HR1)+(HR2)+(HR3)〕× 2。「哈佛登階測驗」獲得眾多研究證實其評估最大攝氧量的效度,不過其測驗之效度係數則只有0.41(96名23至62歲男性)、0.38(135名17至32歲男性)與0.55(44名17至19歲男性)。「哈佛登階測驗」方法提出之後,由於運動量、強度與對最大攝氧量的評估效度不高,後來曾先後就臺階高度、持續上下登階時間、上下登階的速度等做修正。大部份的研究利用25至46公分的臺階高度、3分鐘的運動時間與每分鐘15至28次上下頻率之登階測驗方式,來評估受測者的最大攝氧量 楊忠祥 0
5 有氧動力 aerobic power 指細胞代謝過程中仰賴氧氣參與利用而釋出能量的速率,它等同於有氧能力與最大攝氧量(VO2max)。有氧動力主要是受到心血管系統的限制,而少部分是受限於呼吸作用與代謝作用。有氧動力的實驗室測驗方法是伴隨攝氧量同步測量的遞增運動測驗至衰竭,並藉此找出VO2max。有氧動力與無氧動力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極端,如同42.2公里的全程馬拉松相較於100 公尺的衝刺。有氧動力可經訓練而獲得改善,像是3,000公尺以上長距離訓練就是最好的訓練方法,因為強調有氧系統的比例較高。除此之外,間歇訓練(interval training)、連續訓練(continuous training)、間歇-循環訓練(interval-circuit training)等也都可以增進有氧動力,如以最佳成績表現視為100%,運動強度則須設定在75%至85%左右。 林貴福 0
6 高地適應 adaptation to high altitude 指人體停留在高地環境一段時間後會產生對低氧分壓的適應。相較於海平面而言,在高地環境中因空氣密度減少,導致大氣壓力下降,也使氧分壓降低,但空氣中所含的氧氣比例(約20.93%)並不會隨高度的變化而產生改變。處於高地環境的初期,因空氣中低氧分壓而可能造成人體生理的影響,包括:肺功能的換氣量增加與最大攝氧量下降;心血管功能的心跳率增加、每跳輸出量下降及心輸出量下降;血液中的氧分壓、血漿量及血紅素的減少。上述的生理改變降低了在高地環境中體內對氧的供輸與使用,因此在此環境中進行耐力性的有氧運動時,可能會影響運動表現。然而,停留在高地環境一段時間(約四至六週)後,人體對低氧分壓的環境會產生生理上的改變(即高地適應),並對上述初期不利的影響進行調節,例如:增加紅血球生成素的釋放而使總血量及血比容提升(血紅素增加);肌肉結構中微血管密度的增高而有利於供輸血液及氧氣;最大攝氧量逐漸恢復並可能高於初期到達高地環境時的水準。如果想透過高地訓練來提升運動表現時,應考慮高地環境壓力對體內生理的刺激及適應等資訊,以利運動處方之研擬。 王鶴森 0
7 長跑 long distance running 指長距離跑步,路程通常在5,000公尺以上。田徑比賽的長跑項目通常分為5,000公尺跑、10,000公尺跑、半程馬拉松(約21,097.5公尺)、馬拉松(約42.195千公尺)等。係指1,500公尺以上的長距離跑步。以跑步的距離來看,持續跑步的距離愈長、時間愈久,人體所使用的有氧能量系統比例也愈高。使用有氧能量系統的比例至少超過50%以上,才能稱為長跑。其訓練計畫須針對各運動員需求特性做為設計原則。同時須考量因素則分有性別、年齡、肌肉力量、跑步姿勢弱點、目標設定、訓練器材等。就評估與測試運動員長跑能力及表現方式有:(一)耐力運動之Balke最大攝氧量測試;(二)耐力運動之Cooper最大攝氧量測試。四項全能測驗包括立定跳遠、水準三次跳、30公尺衝刺、過頭鉛球拋擲;(三)上肢肌力測驗(仰臥推舉);(四)仰臥起坐(腹部肌力測驗);(五)、坐姿體前彎測試(下背肌群與腿後腱肌群測驗);(六)垂直跳測試;(七)6分鐘最大耗氧量速度(vVO2max)與最大耗氧量速度持續總時間(tlimvVO2max)測試,做為決定最大耗氧量速度期間的跑步距離與時間。 江界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