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檢索列表

序號 中文詞條 英文詞條 詞條內容 撰稿者 人氣
1 林月雲 Yueh-Yun Lin 彰化和美人(1915-1992),享壽77歲。崛起於1930年代,是位著名的臺籍女性田徑運動員。畢業於彰化女子公學校和彰化高等女學校的林月雲,在校期間即展現優異的運動天賦,多次於田徑競賽中獲獎,1931年,首次代表臺灣女性運動員赴日參加第六屆明治神宮體育大會,當時以10公尺96的成績奪得三級跳遠第二名,轟動全臺。隔年,以11公尺51的成績,突破當時日本的三級跳遠紀錄,但並未獲得日本陸上競技聯盟的承認,只以突破日本紀錄或是非正式紀錄來稱之,不過,林月雲耀眼的表現,亦被列為田徑前十傑。1933年,在張星賢、陳啟川和楊肇嘉的協助下,前往日本女子體育專門學校留學,多次於田徑場上稱霸,數次奪得日本全國80公尺跨欄、三級跳遠以及跳遠之后座,值得一提的是,她以優越的成績入選成為1936年柏林奧運會的100公尺、80公尺跨欄,以及400公尺接力的培訓選手,以及1940年東京奧運會的日本代表第一候選女選手,締造臺灣紀錄,雖然最後因病魔侵襲和中日戰爭爆發之故,無緣參加,不過,她耀眼的運動成就表現和追求卓越的過程,已為日治時期臺籍女性運動員挑戰奧運會的歷史寫下輝煌的一頁。 林玫君 0
2 武士道 Bushido 武士道即武士的戒律,原是日本封建時代武士階層所奉行不悖的高尚義務和道德規範,之後演變成為日本人民尊崇的美德根源。所有的武士都被要求或被教導必須遵守其中的原則,此原則並非明文規定,而是口耳相傳的要訣,包含若干著名戰士或學者留傳的格言,以及一些沒有明定的規矩,涵蓋對於某些行為的嚴厲懲戒和銘刻在心的行為準則。武士道精神來自於神道教、佛教和儒家思想,其所強調的具體戒律有正義、節操、勇氣、仁愛、禮節、誠實、榮譽、忠誠、自制等項。武士教育的首要重點是人格的建立,其次是思慮、智能及辯證等知性方面的才能,亦即教導武士具備智、仁、勇三達德。武士道原是精英分子獨有的榮譽,隨著時間逐漸擴大並融入日本國民生活的道德標準之中,即便社會底層的人民無法達到此一標準,但是「大和魂」──亦即日本的靈魂,已然成為日本民族精神與文化內涵的象徵。在武士道中,「刀」象徵力量與勇氣,所有的武士都必須學會擅用刀劍和精通各項武藝。日治時期在臺灣設立武德會支部,目的即在提倡日本傳統武術,一方面保留日本文化中固有的武士道精神,二方面更要發揚日本傳統武術,改造其形式規則,使成為符合現代體育運動的競賽項目,臺灣人在此背景之下亦受日本武士道若干程度的影響,例如柔道、劍道、相撲等傳統武道的學習和競賽。 林丁國 0
3 張星賢 Xing-Yin Chang 臺中縣龍井鄉人(1909─1989),享壽80歲。是臺灣二次大戰前後重要且傑出的田徑健將,擅長跳遠和跨欄,後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於日治時期以臺灣人身分參加奧運會,是第一位參加奧林匹克運動大會的臺灣人,更被證實是第一位參加奧運的華人,比中國田徑好手劉長春早一步踏入奧運會競賽場,並且連續參加兩屆,分別是1932年洛杉磯奧運以及1936年柏林奧運。戰後,大力推動臺灣田徑運動的發展,如籌備1946年第一屆臺灣省運動大會、1948年出任第一屆臺灣省體育會田徑協會會長,積極籌備推動臺灣田徑運動,並促成與菲律賓、日本田徑交流,開臺灣與國外交流之先河,也培養與提攜優秀的田徑選手,著實提升我國田徑運動的表現。張星賢一生奔波於田徑場,運動成績出眾,累積豐厚的名氣,甚至揚威東瀛,曾經同時保有5項「中華民國全國紀錄」。田徑名將紀政曾譽為:「中華民國田徑史上的一代巨人」。國際田徑統計家施穎州表示「張星賢是中華民族第一代田徑英雄,楊傳廣、紀政是第二代」,足見其屢創巔峰的奮鬥精神。 林玫君 0
4 嘉農棒球隊(體育運動史) Kano baseball team 嘉義農林學校的棒球隊,簡稱「嘉農棒球隊」。1928年嘉義農林學校成立棒球隊,最初以代數老師安藤信哉擔任教練,1929年改由山本繁雄出任,後再聘請日本著名教練近藤兵太郎指導球隊。嘉農棒球隊以民族融合為其最大特色,成員包含臺灣漢人、原住民、日本人,在當時被稱為「三族共和」,日後並形成嘉農隊的優良傳統。1931年代表臺灣參加日本甲子園棒球賽,初試啼聲即一鳴驚人,奪得亞軍,其拼鬥精神和耐戰靭性備受好評,而成為全日本知名度的人氣球隊,有「天下的嘉農」之美譽。1931至1936年間,總共五度代表臺灣參加甲子園棒球賽,是日治時期戰績最輝煌的球隊。著名的臺灣籍球員如:吳明捷、陳耕元、蘇正生、拓弘山、劉蒼麟、吳昌征、藍德明、吳新亨、洪太山等人。1943年因戰爭影響而解散,戰後於1945年底一度重組,先後由陳耕元、劉蒼麟擔任教練,但維持不久即解散。1976再度成軍,稱為「第二代」嘉農,但僅維持三年,於1979年解散。1994年嘉農校友會發起「棒球的嘉農」聚會,同時舉辦第一屆全國「嘉農盃」棒球賽。1997年嘉義大學棒球隊成立,翌年起與中國信託建教合作,聘何信宜為總教練,至2003年雙方中止合作關係。由於嘉農棒球隊在日治時期培養出眾多的優秀球員,對於戰後臺灣棒球運動的傳承,具有相當重要的影響。 林丁國 0
5 社會體育 social Physical Education 指學校體育以外的一般社會大眾均能參加的體育活動,其目的內容與方法也有別於學校體育。包括了健康導向的全民運動與競技導向的競賽運動。前行政院體育委員會指出:社會體育運動團體係依據「人民團體法」的規定,向內政部、省(市)政府社會處(局)、縣(市)政府社會局(科)申請成立。取得立案證書後,才成為合法的社會體育運動團體,始能展開各項活動。社會體育運動協會的業務除受主管機關之指導與監督外,並受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全國性社會體育運動組織為教育部、縣市級組織為縣市級教育行政主管機關)的指導與考核。 陳天賜 0
6 中華民國壘球協會 Chinese Taipei Amateur Softball Association 負責推展壘球運動的全國性單項運動組織。1895年日治時期,壘球運動就已經引進臺灣。1964年3月28日,成立中華民國壘球籌備委員會,1965年6月1日中華民國壘球委員會正式成立,此時才有正式的組織來推廣壘球運動。1967年臺灣女子壘球代表隊首次參加國際錦標賽,開啟了我國女子壘球發展的新頁。1974年4月21日,中華民國壘球委員會改組為中華民國壘球協會,持續為推廣壘球運動努力。1982年主辦第五屆世界盃女壘賽更讓女壘運動受到臺灣社會空前的重視。男子壘球運動2000年參加南非世界盃之後,因男壘沒被列入亞奧運運動種類,而不再組隊參加國際盃賽。 楊賢銘 0
7 開侖三顆星 3 cushion 開侖撞球中最常採用的比賽項目。使用2顆母球(1白球、1黃球)及1顆紅色目標球,開侖球檯是所有撞球運動中唯一沒有袋口的球檯,利用球體之間的碰撞而評定得分與否。賽前雙方即選定白球或黃球為自己母球。打擊者利用球桿將母球擊出後,至母球完成碰撞紅色目標球及對手母球之前必須完成3次或3次以上的顆星碰撞方為合法得分。其方法有:(一)母球先碰撞3次顆星之後再擊中另外2顆目標球;(二)母球擊中第一目標球之後經碰撞3次顆星後再中第二目標球;(三)母球先碰1次顆星後擊中第一目標球再經碰撞2次顆星後再擊中第二目標球;(四)母球先碰2次顆星後擊中第一目標球再經碰撞1次顆星後再擊中第二目標球。如未能得分則換方上場打擊,對手須使用另一顆母球,其目標球則轉換為球檯上另外2顆球,意即前一打者之母球此時亦成為目標球之一。臺灣在日治時期的撞球運動皆為開侖撞球,光復之後漸漸為司諾克撞球取代,至1978年起則幾乎是花式撞球的天下。截至2011年臺灣尚有2家撞球場共擺設3張三顆星球檯在營業。亞洲地區的韓國、越南及日本,歐洲的比利時、荷蘭、義大利、土耳其、西班牙、法國及中南美洲墨西哥及阿根廷等之拉丁語系國家,是開侖三顆星比較盛行的地區。 張明雄 0
8 黃滄浪 Tsan-Lang Huang 被尊為「臺灣柔道之父」的臺灣本土柔道家。大正五年(西元1916)年3月14日,生於日治時期之臺灣臺中州北斗郡埤頭庄(今彰化縣埤頭鄉),卒於1986年8月28日,享壽71歲,卒後追贈柔道十段。黃滄浪於溪州公學校畢業後,於1930年負笈日本求學,進入日本兵庫縣之柏原中學(今兵庫縣立柏原高校)就讀。日本兵庫縣為柔道創始者嘉納治五郎之出身地,且當時正逢日本柔道風氣鼎盛之時,黃滄浪便在此時加入柏原中學之柔道部,接受日後獲得柔道九段的北川艇二之啟蒙,開始了一生的柔道生涯。黃滄浪於柏原中學畢業後,考上了日本唯一專門培養柔、劍道教師的「日本武道專門學校」(簡稱「武專」,二戰後廢校),接受柔道十段大師磯貝一的教導,並因柔道技術的精湛,獲選擔任武專柔道部的隊長並晉升柔道五段,且曾獲選為在當時昭和天皇御前表演柔道的三名柔道家之一,不僅是臺灣人中唯一留下此記錄者,在日本柔道界也是非常難得的殊榮。武專畢業後,黃滄浪進入日本四國香川縣高松第一中學(今香川縣立高松第一高校)擔任漢文教師與柔道部監督,帶隊在大小柔道賽會中屢創佳績,並於此時晉升柔道六段與七段。臺灣光復後,黃滄浪返臺進入彰化中學任體育教師,與此同時,黃滄浪亦與王金柱於彰化市開設柔道館,開始在臺灣教授柔道,並拜訪全臺各地的柔道館館主或教練,籌組柔道協會。為了推廣柔道,黃滄浪揉合各式柔道技術,自創一套「柔道綜合制敵法」,並經常於各大運動賽會中表演。當時的警務處長郭永在目睹這套制敵法後,深表讚許,便將柔道運動引入警界,成為警察必修的武術訓練科目。1956年起,黃滄浪辭去教職改任警職,開始擔任中央警官學校與臺灣省警察學校的柔道總教官。1958年,黃滄浪以執行教練的身分率團參加在東京舉行的第三屆亞運會。當年與會的四名柔道國手中,有三名奪得金牌,創下代表人數最少卻獲得最多金牌的傲人成績,使我國柔道運動開始揚名中外。1960年,黃滄浪晉升柔道八段,為我國最高段位者。黃滄浪在警界任職期間,同時在許多大專院校與高中兼職教學柔道,如臺灣大學、政治大學、師範大學、海洋大學、建國中學、成功中學等。 黃國恩 0
9 臺灣特有拳系 Taiwans Unique martial arts 在臺灣地區流傳的特有拳術,為臺灣在地化的武術拳種。臺灣地區流傳的拳術多樣,在明鄭時期與清領時期即有中國武術傳播到臺灣發展,經過日治時期與臺灣光復後大量的武術引進臺灣,不過因為兩岸在清代時期、日治時期及1949年兩岸分治後,使得明鄭時期與清領時期即在臺灣流傳的武術,形成一種與中國武術有些許差異的臺灣在地化武術拳種,如1831年少林寺弟子劉明善福建詔安來臺傳授武藝,發展出獨特拳種金鷹拳流傳於西螺一帶,其他在臺灣演化傳承的拳種還有太祖化鶴、食鶴拳、蝴蝶拳、流民拳、柔拳道、唐手道、鄭子太極拳等臺灣特有拳種。 莊嘉仁 0
10 陀螺 tops 一種古老的玩具,古稱千千。根據考古出土的資料,在七千多年前,就有以圓形石頭來擰動、旋轉做為玩樂的器材,成為陀螺的初期型態,如石球、陶球、小型陶製陀螺等。中國最早出現上述玩具的史籍,是後魏(西元386-534年)賈思勰所撰《齊民要術》之〈種榆白楊〉篇將陀螺稱為「獨樂」。宋朝(西元960-1279年)的文獻上,描述嬪妃宮女用名為「千千」的玩具,來打發深宮內院無聊的歲月,宋朝蘇漢臣也曾繪孩童手持綁上短繩的小棍棒來鞭打陀螺的「嬰戲圖」。到了明朝(1386-1644年)對於陀螺就有較明確的描述,文史辭源釋意如下:「陀螺者,木製,如小空鐘,中實而無柄。繞於鞭之繩」碑轉無復往。轉之疾,正如卓立地上,頂光旋旋,影不動也」。因材質及玩法的不同,有鐵陀螺、戰鬥陀螺、音響陀螺、發光陀螺等不下數百種之多,臺灣流行的陀螺,日治時期的史料稱為「干樂」,是當時極為普遍的孩童玩具,因玩法及製作多具暴力性,被規列為危險遊戲禁止於校內玩耍。長期以來經多人研發改良下,陀螺釘變粗且圓滑已不具危險性,並以3.5吋的橡木製鐘形陀螺為主,2.5吋的陀螺為輔,做為教材,透過比賽與表演,他已成為民俗體育教學活動中的一環,陀螺運動正蓬勃發展中。 蔡伯期 0
11 雙獅搶球 The two Lions brand scramble for the ball 民俗技藝龍鳳獅陣的套路之一。雙獅搶球指一位舞球者,身上不穿戴任何道具,雙手執甩以一條布繩所綁的兩個球,與兩隻頭尾由同一人扮演之小獅,做逗弄、甩擲、引誘、拉扯、爭搶、尋找、躲藏等動作。套路中獅子呈現喜、怒、哀、樂、動、靜、驚、疑等情緒,表現翻滾、跳躍、高低跪姿、高低馬步等動作。舞球者力求敏捷,做跑、跳、躍、轉身動作,雙手甩動雙球使其呈現前拋、後甩、左右分甩、交叉甩動、單手執甩、轉身甩動。舞球與獅子多為踩街遊藝單項演出。定點表演時,就會與四隻小獅同時做戲球動作,再與龍鳳、大獅、獅鬼組合演出。鼓點亦使用龍鳳鼓,搶球套路有:日月角、大小門、四點金。日治時期,雙球道具使用牛膀胱晒乾後,塗上顏色再以麻繩和布繩綁紮使用,現今多以排球代替。主要流行於雲林、嘉義、臺南、高雄等縣市。 吳登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