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檢索列表

序號 中文詞條 英文詞條 詞條內容 撰稿者 人氣
1 主隊(棒球) home-team 在自己球場比賽的球隊稱為主隊。如在公共中立的球場比賽時由雙方協商或比賽單位決定之。規則中對於主場球隊之權利義務有所規範。(一)提供符合規則規定之比賽用球;(二)球場適用與否之決定權:為讓比賽順利完成以決定戰績,聯盟主席有權凍結本條規則之權;(三)向主審及客隊經理提供場地規則;(四)維持球場秩序。由於國內與國際競技賽事皆在公共中立的場地比賽,主、客場不易區分,因此主場之規定均由競賽主辦單位負責。一般而言,先守的球隊稱主隊,先攻的球隊稱客隊;主隊著淺色球衣,先進行賽前練習,客隊著深色球衣;遇突破僵局制度時,主隊先提出擊球員棒次名單。 王琦正 0
2 代跑 pinch runner 棒球比賽中代替場上球員跑壘的球員。棒球規則3.03說明被替代退場的球員,在該場比賽就不得再上場比賽,被調換上場代替場上球員之跑壘員,要承接被替代選手的打擊順序不可變動。上場代跑的球員由教練向主審或紀錄組通知,避免造成紀錄錯誤。被換上場代跑的球員雖未列名於出場名單中的球員,必須是在報名參賽名單中,一旦下場為他人代跑後,則視同已出場比賽球員。 王琦正 0
3 出場名單(棒球) batting order 棒球比賽前,比賽隊伍填寫比賽先發球員攻擊順序與防守位置及候補球員之表單做為主審及對戰隊伍查證攻守順序之依據。一式四份,自己存留一份,其它由對戰隊伍、主審與紀錄組留存備查。比賽開始時,雙方球隊之球員應按該隊出場名單順序進行打擊與防守,要更換球員時其名單應在出場名單內,且須按照規則辦理。未填寫在出場名單內之報名參賽選手,在本場比賽不可下場比賽,不過在國際賽事則必須依照主辦單位之規定填寫出場名單。 王琦正 0
4 妨礙(棒球) interference 棒球比賽中因某種人為的因素阻礙比賽的進行為妨礙,發生妨礙的情況時為停止球。妨礙的狀況有四種:(一)攻擊隊的妨礙:攻擊隊的球員以攔遮、阻擋、擾亂、碰撞等動作對防守所構成的犯規行為。比賽中,若攻擊隊發生妨礙的行為,裁判員宣告擊球員、擊球跑壘員或跑壘員出局時,其他的跑壘員除本規則另有特殊規定外,原則上應返回裁判員認定發生妨礙當時所佔有的壘。例如跑壘員占一、二壘,打擊出二壘方向的擊球,原一壘的跑壘員碰撞正要接球的二壘手使之失誤,讓原占二壘的跑壘員跑回本壘得分,此時裁判員認定攻擊隊妨礙,判跑壘員出局,原占二壘的跑壘員回到二壘;(二)防守隊的妨礙:防守隊的野手在非執行接球守備動作的情況下,妨礙跑壘員的跑壘;捕手妨礙了擊球員擊球的行為;(三)裁判員的妨礙:1.主審裁判妨礙捕手企圖防止盜壘的傳球動作;2.擊出之球在通過除投手外之其他野手前,擊球於界內區觸及裁判員;(四)觀眾的妨礙:觀眾伸出看臺或進入球場內,觸及比賽進行中的球。 葉志仙 0
5 出場名單(壘球) line-up 壘球比賽開賽前兩對提交的球員名單。壘球比賽正式比賽的前30分鐘,兩隊總教練必須交給紀錄組一式四份的出場名單,兩份交給主審,一份由紀錄組保留,球隊自己保留一份。主審在比賽開始前5分鐘進入球場進行賽前會議,執行攻守順序名單的交換,主審受理兩隊各兩份的攻守順序名單後,先核對名單是否完全相符並詢問雙方教練是否需要更改,再交給對方總教練一份,另一份由主審留存備查。出場名單必須依打擊順序填寫先發球員的姓名、守備位置和球衣背號,及替補球員的姓名和球衣背號。名單確認無誤後,總教練或經理須簽名以示負責。若球員名單上背號有錯誤時,更正後得繼續比賽,且無罰責。 陳鳳盈 0
6 四壞球上壘(壘球) four ball 投手投出四個壞球含「違規投球」時,給予擊球員安全進至一壘,亦稱「保送」。記錄為四壞球。比賽中教練可因為戰術的運用,故意四壞球保送擊球員上壘,並製造讓下一棒的擊球員擊出較無威脅性或雙殺打的可能。規則中投手、捕手或教練可直接告知主審要故意四壞球保送擊球員,且不用投球,此行為可在任何時間實施,且此時為「死球」狀態,跑壘員不得進壘。 陳鳳盈 0
7 三位裁判制 three referee system 壁球比賽的裁判制。2007年壁球比賽開始使用的裁判制,一開始屬於實驗性質,後來則成為多項賽事的標準裁判制。現今世界壁球男子、女子團體錦標賽都強制要求使用。三位裁判制的指導方針為:使用一位中央主審,兩位邊審。能夠選任素質水準相等的裁判,是保證三位裁判制成功應用的關鍵因素之一。中央主審裁判管制比賽,同時也做為記分員。兩位邊審裁判坐在場地後牆兩側,儘可能在各自的發球格線後,中央主審的前一、兩排。兩位邊審的其中一位也要計分做為備份。邊審在對打結束後,不是在對打進行中,僅限於對以下事項做出判斷:球員請求和球的時候;球員對中央裁判的叫出的(或未叫出的)低球、死球、出界或者犯規叫令提出上訴的時候。每個上訴情況必須有三位裁判同時、獨立做出決定。三位都要發出各自的表決信號,且不許在發出信號之前跟其他裁判相視。三位裁判的最終決定由中央裁判公布,但不用說明裁判各自的判決,以及該決定是一致同意還是多數同意。(萬一出現三個不同的判決最終判決是和球。)中央裁判單獨決定一切其它事項,如有關時間、行為、受傷、場地條件等,且球員一律不許上訴。球員不許直接向邊審講話,只能跟中央裁判對話。對話應限制到最短,並且不許爭論裁判的判決。如果具備相關的電子系統,裁判通過電子設備表決,中央裁判公布最終決定。如果沒有相關的電子系統,最好使用表決卡,以便避免球員了解三位裁判各自的判決。如果需要使用手勢,應採取如下符號:和球(Let)大拇指和食指比出L字的樣子;得勝(Stroke)握拳;不同意和球(No Let)手掌心向下打開放平;低球/死球/出界大拇指往下;好球大拇指往上。 洪言寧育 0
8 雙人賽(藤球) Double regu 藤球比賽時,每隊由2名選手上場的比賽。每隊出賽前必須填列3名球員名單,包含1名替補選手,出賽時2名選手上場進行比賽,發球時不使用發球圈及1/4圈,可以在底線後任何位置發球,每得1分選手必須輪流發球,在比賽進行中,隨時可以有1名替補上場,須持領隊、教練及裁判長簽核之替補單,於死球時陳給主審,待指示後再替補上場。雙人賽場地,邊長13.4公尺、寬6.1公尺。一方發(踢)球過網,使對方經3次傳踢都無法過網,或壓迫使回球出界,即得1分。任何一方只要該球獲勝都可得分。每局採21分制,若20比20時,必須勝2分才獲勝,24比24時率先獲得25分的一方勝該局。如兩隊各勝一局時,則必需加賽一局,稱之為決勝局,採15分制,若14比14時勝2分才獲勝,16比16時率先獲得17分的一方勝。 尤其祥 0
9 主審(軟式網球) umpire 軟式網球競賽時裁判配置之一。主審任務為:(一)比賽開始前檢查球網、白線、球場周圍空地的狀況及裁判臺的位置是否適當,有記分板的設備時,檢查其標示是否正確;(二)比賽中於適當時機做明確的宣告,發球時如發現發球者之搭配進入球場時,應促其退出端線外,並確認其位置在端線外與邊線的假想延長線之間,對其他裁判員必須宣告失分的判定,主審必須先確認該裁判的手勢後才宣告,以其他裁判的手勢及宣告而判定,正確地填寫紀錄表;不可做錯誤的宣告,有錯誤時,必須宣告「更正」(CORRECTION)然後做正確的宣告,球員中斷比賽,須對該球員給予警告,「暫停」以最少限度為原則,且不可耽誤比賽進行,獲准「暫停」及每局終了至次局開始前,應遵從規則裡的規定不可拖延時間,球員接受指導,只限於換場區及進入最後一局開始前,其他場合接受指導,或球員過度大聲吼叫或喧嘩或有使對方不愉快之言行時,主審得給予警告;觀眾及啦啦隊做出過度的噪音及妨礙比賽進行時,主審可直接給予警告或提請大會總幹事處理;由於球拍的拍線之特殊裝置可能影響擊球變化時,主審可請求裁判長對拍線的妥當性做裁決;(三)比賽終了後,球員及裁判員互相敬禮及球員退場後,該場比賽才算完全結束,主審把紀錄表交給大會紀錄組後,才算完成該場比賽任務。 李淑惠 0
10 重賽球 no count 軟式網球比賽進行因故重新再賽的情形。軟式網球比賽有下列情況為重賽球:(一)因裁判員的判定錯誤,而影響比賽之進行時;(二)因突發事故發生,或其他球場的使用球(包括該球場之使用球移動到場外,經與比賽無直接關係之第三者擲回的球在內),或受到與比賽無直接關係的第三者妨礙而中斷擊球時,但須由主審判定之;(三)雙方發生同時失分情況時;(四)主審認為特別必要時。必須從第一發球開始重新再賽,但發球時之重發球除外。 謝謨郁 0
11 第一發球 first serve 軟式網球發球方進行該分比賽第一次拋球揮拍完成擊球動作為第一發球。所謂發球是指發球者有意發球而將球拋離手掌的瞬間開始,到該球落到球場(包括界外空地)之前,以球拍將球擊出的動作。每一分比賽中發球方均有二次發球之機會,第一發球是指發球方進行該分比賽時,第一次拋球後之揮拍完成擊球動作,若第一發球失敗,能行使第二發球。如揮拍落空而未擊中球時,視同完成發球動作,須由主審判定之。只能使用一手的球員,發球之拋球得以球拍代替。發球由發球方之一人行之,先從面對球網中央標誌的右側區域開始,以右、左之順序交互將球擊到斜對角發球區內。 謝謨郁 0
12 第二發球(軟式網球) second serve 軟式網球發球方進行該分比賽第一發球失敗再行使第二次發球為第二發球。所謂發球是指發球者有意發球而將球拋離手掌的瞬間開始,到該球落到球場(包括界外空地)之前,以球拍將球擊出的動作。每一分比賽中發球方均有最多二次發球之機會,第一發球失敗能行使第二發球。第一次發球及第二次發球都失誤,發球者即失該分。如揮拍落空而未擊中球時,視同完成發球動作,須由主審判定之。只能使用一手的球員,發球之拋球得以球拍代替。發球由發球方之一人行之,先從面對球網中央標誌的右側區域開始,以右、左之順序交互將球擊到斜對角發球區內。 謝謨郁 0
13 發球踩線 oot fault 軟式網球於發球動作中,發球者在未完成擊球動作前,腳踩到端線、邊線、中央標誌或踩進入球場內稱為發球踩線。發球者進行第一發球時踩線犯規,線審即時喊出“foot fault”,判定發球者踩線犯規,此時主審採納線審判決,判定發球者第一發球失誤,若第二發球時被判定為踩線犯規,發球方判定失一分。通常發球踩線只要線審判定踩線犯規,主審均會採納意見,因線審觀察角度最為明確。 謝謨郁 0
14 第一裁判 first referee 負責管控排球比賽的所有過程,或坐、或站在球網一側的裁判臺,又稱「主審」,視線必須高出球網上沿大約50公分。在比賽進行期間,有權決定比賽的一切問題,包括未明定的規則問題。其判決為最終判決,有權改判其他裁判員的錯誤,甚至可撤換不稱職的裁判人員,並掌控撿球員和擦地員。在比賽前,須檢查場地、器材設備及比賽用球,以及兩隊的準備活動。在比賽中,對球員的犯規動作執行判罰,包括發球犯規、發球方位置錯誤、發球掩護、擊球時的犯規、球網上的犯規、後排球員或自由球員的進攻性擊球犯規、後排球員完成攔網或試圖攔網的犯規、自由球員犯規、完成攻擊犯規、對球隊及球員不當行為和延誤比賽提出警告或判罰。在比賽後,檢查紀錄表並簽名。 楊聯琦 0
15 執行裁判 main referee 浮士德球比賽時的裁判,每一場比賽皆由一位主審裁判執行任務,並且由兩位線審和一位記分員協助。裁判必須確保球賽在規則許可下進行比賽。裁判的判決,至高無上不得辯駁。裁判員的任務包括檢查場地、球和網帶(帶/繩);在比賽前,檢查計分卡和監督抽籤;負責比賽的開始與結束,且有權判終止比賽和暫停比賽;以哨聲、喊聲或走入球場暫停比賽,決定延長時間和判定分數。每次得分都必須由裁判告知,並且由裁判以手勢指出得分的一方。假如裁判決定最後一次發球必須重來,可以以手勢指向雙方隊伍,必須監看計分的正確性,而且注意分數是否不斷的更新與展示。比賽時,裁判員的位置一直待在場外。在每場比賽結束後,裁判宣告結果。裁判、記分員和雙方隊長都必須在場監看計分卡簽名,以及順序的正確性。 吳嘉浚 0
16 三人賽 Regu event 藤球比賽時,每隊由3名選手上場進行比賽,故稱三人賽,又稱單組賽。每隊出賽前填列5名選手,包含2名替補,並載明發球手、助理發球手、攻擊手,出賽時3名選手上場進行比賽。發球時助理發球手及攻擊手立於1/4圈內,由助理發球手持球,拋向立於發球圈之發球手將球踢出過網完成發球。三人賽採固定一人發球,選手不需參與輪流發球,當發球手碰觸球時,場內選手即可任意行動,在比賽進行中隨時可以有1名替補上場,但須持領隊、教練及裁判長簽核之替補單,於死球時陳給主審,待指示後再替補上場。三人賽場地邊長13.4公尺、寬6.1公尺,劃有發球圈、1/4圈,男子網柱高1.55公尺、女子1.45公尺。一方發(踢)球過網使對方經3次傳踢都無法過網,或壓迫使回球出界即得1分。任何一方只要該球獲勝都可得分。每局採21分制,若20比20時,必須勝2分才獲勝,24比24時,率先獲得25分一方勝該局。如果兩隊各勝一局時,則必需加賽一局,稱之為決勝局,決勝局採15分制,若14比14時必須勝2分才獲勝,16比16時率先獲得17分一方勝。 尤其祥 0
17 出界(藤球) outside 藤球比賽球落於邊線外或觸及球網標示帶以外部分或天花板、屋頂、牆等障礙物時為出界。藤球比賽場地邊長13.4公尺、寬6.1公尺,邊線線寬4公分包含在埸地面積內,若球落於邊線外或球觸及球網標示帶以外部分或天花板、屋頂、牆等障礙物則屬「出界死球」。界內、外爭議球由裁判判定之,若裁判(主審)因各種因素無法判定時,指定球落點較近之助理裁判員(副審)或巡邊員(線審)協助判定,助理裁判員或巡邊員協助判決時,應獲裁判指定後再行判決,在未獲指定前不得擅自做出任何判決動作。裁判應位於高位主持比賽,助理裁判員站立於對邊,巡邊員人數2位,對角站立協助裁判執行界內外判決。 尤其祥 0
18 界內 inside 藤球比賽場地的有效區域。邊長13.4公尺、寬6.1公尺。邊線線寬4公分包含在埸地面積內,故球壓線屬界內。踢(發)球觸及球網標示帶以內部分,並成功過網落於對方埸內是屬活球狀態,若迫使對方無法回球即得1分。界內、外爭議球由裁判判定,若裁判(主審)因各種因素無法判定時,指定球落點較近之助理裁判員(副審)或巡邊員(線審)協助判定,助理裁判員或巡邊員協助判決時,應獲裁判指定後再行判決,在未獲指定前不得擅自作出任何判決。巡邊員人數為2位,對角站立協助裁判執行界內、外判決。雙方對比賽判決有疑義時,只有場上隊長可與裁判進行接觸,且須經裁判同意,方可請求比賽中相關問題或對判決疑義給予合理解釋。 尤其祥 0
19 團體賽(藤球) team event 藤球比賽時,每隊由三個單組組成之團體進行比賽,每隊出賽前必須填列12名選手,包含3名替補。選手出賽名單須載明發球手、助理發球手、攻擊手,出賽時3名選手上場進行比賽,在比賽進行中隨時可以有1名替補上場,須持領隊、教練及裁判長簽核之替補單,於死球時陳給主審,待指示後再替補上場。比賽採三戰兩勝制,獲勝的一組為本隊得1分,如在前二組比賽中皆獲勝,第三組的比賽將不再進行。團體賽與三人賽過程相同,一方發(踢)球過網,使對方經3次傳踢都無法過網或壓迫使回球出界,即得1分。任何一方只要該球獲勝都可得分。每局採21分制,若20比20時必須勝2分才獲勝,24比24時率先獲得25分的一方勝該局。如果兩隊各勝一局時,則必須加賽一局,稱之為決勝局,決勝局採15分制,若14比14時必須勝2分才獲勝,16比16時率先獲得17分的一方勝。另由三個雙人賽組成之團體賽,每隊出賽前必須填列9名選手,包含3名替補,比賽過程與雙人賽相同。 尤其祥 0
20 五次傳球 Five Pass 躲避球比賽攻方球員傳球次數的規定。躲避球比賽進行中,攻方內場球員將球擲至外場,或外場球員將球擲至內場,視為一次傳球。看似攻擊的擲球,若其擲出的球所經軌道,被判定在守方球員自然站立時的肩膀以上、雙手張開範圍的外側,或在守方球員身前明顯提早落地,亦被視為一次傳球。比賽過程中,主審裁判將高舉一手,並以手指明示所判定的來回傳球次數;但認定攻方之擲球為攻擊行為時,其原先計數之連續傳球次數應予歸零重新計算。內場和外場之間的連續傳球以四次為限。比賽中攻隊出現連續五次傳球,如球仍為該隊所獲或擲球出界時,主審應立即鳴笛宣判犯規,並由守方取得內場發球權。但攻隊第五次傳球被守隊所獲時,依規則得利條款精神,原防守隊可立即轉守為攻,主審應出示繼續比賽手勢,讓比賽繼續進行。 施朝欽 0
21 比賽重新開始 time in 躲避球比賽出現死球狀態時,在裁判鳴笛後讓比賽恢復進行的情況。比賽中出現以下情況時即為死球:(一)球出界;(二)球員犯規;(三)兩隊球員在無人犯規的情況下同時接到球;(四)球停留在內場或外場所屬區域的球員未能在5秒內完成取球;(五)球停留在中線雙方球員皆未能在5秒內完成取球;(六)裁判宣告暫停;(七)偶發事件。死球後,如屬上述(三)、(五)情況,在跳球圈以跳球方式由主審鳴笛重新進行比賽;其餘情況所造成之死球狀態,在主審裁示球權之歸屬後,原則上由取得發球權之球隊在其所屬內場,於主審鳴笛後發球讓比賽重新開始。但因越線、踩線、利用對隊場區運球、取得對隊場區滾動或停留的球、侵人等所造成的犯規,如其犯規的地點就在對隊的外場區,依據積極促進比賽之規則精神,得於外場區發球讓比賽重新開始。 黃神祐 0
22 再觸球 double touch 躲避球比賽的犯規動作之一。躲避球比賽守隊內場球員未能接穩攻隊包含攻擊在內的各種擲球,致球落地後再度觸球,或是被判出局的球員在離開己方的內場區過程中再度觸球,以及取得生還權的外場球員在離開己方外場區的過程中再度觸球,原則上皆以規則的「再觸球」處理。惟守隊內場球員接球落地時,被難以避免的反彈球碰觸身體,或潛意識的自然反應觸球,與出局正在離開內場區的球員在無法避免的情況下被球碰觸,裁判應不予追究。守隊內場球員違反「再觸球」規則時,如球仍在守方場區,應判由攻方取得重新發球權;如球為攻方所獲時,依規則得利條款精神,主審應出示繼續比賽手勢,讓比賽繼續進行。但攻方生還球員在外場區生還過程中觸犯「再觸球」規則時,不論其觸球是否故意,裁判員應以該球員放棄生還權論處,該球員除非再度攻擊對方球員出局,否則不可生還返回內場。 施朝欽 0
23 攻擊(躲避球) attack 躲避球比賽中,攻隊的擲球軌跡經過守隊內場球員自然站立時之肩膀以下、兩臂側平舉以內之範圍,或是擲球造成守隊球員出局時,該次之擲球視為「攻擊」。躲避球規則明訂同一球隊其連續傳球次數,最多以4次為限,用以防止球隊藉由連續傳球拖延比賽;為了防止球隊藉投機取巧的攻擊動作規避傳球次數之限制,因此於規則中註明屬於攻擊之擲球必須經過的軌跡。不論攻者擲球動機如何,若球在防守者面前落地,球反彈後之軌跡雖經過上述之軌跡仍以「傳球」論。攻隊擲球經由上述之軌跡,不論是否造成守隊球員出局;以及非屬上述軌跡之擲球,卻直接造成守隊球員出局,均以攻擊論。經主審裁判裁定攻擊行為成立時,如攻隊持續控球,其原先計數之傳球次數應予歸零,否則應併入其原先傳球次數之累計;傳球次數歸零或累計,主審裁判必須以手勢明示之。 黃神祐 0
24 爭球(躲避球) held ball 躲避球比賽中兩隊球員都無犯規的狀態下同時接到球的情形。發生爭球時,主審應鳴笛暫停比賽。比賽場區中,兩隊內場的中線、內場與外場相接的端線與邊線均為兩隊所共有,為使比賽進行順暢公平,規則規定雙方球員均不得踩線。若兩隊球員都在無犯規的狀態下,同時隔線接到球時,主審為避免搶球造成爭執與傷害,應即時鳴笛暫停,同時雙手高舉握拳伸出大拇指判為爭球。爭球後繼續比賽的方法如下:(一)內場球員和外場球員同時接球時,判定球權歸內場,由該內場球員擲球繼續比賽;(二)雙方內場球員同時接球時,由雙方接球球員在中圈跳球繼續比賽。 施朝欽 0
25 持球超過5秒 keep of five minutes 躲避球比賽球員持球時間的規定。躲避球比賽進行中,內、外場球員得球後,持球、控球過程時間不得超過5秒鐘,違犯時由對隊內場獲發球權。規則對於持球者的動作並無任何限制,允許自由持球或運球、移位,持球者可於適當時機、地點將球擲出,惟須於5秒鐘內出手。5秒鐘的時間計算,主審以手勢或心算行之。但接球員接球時因故倒地,導致無法及時處理球時,裁判員得待該球員起身後,開始計算持球時間,但持球者不可藉此蓄意拖延時間。當主審感覺有球隊藉此規則拖延比賽時,得鳴笛暫停,先行口頭告誡,再犯時即判以延誤比賽,由對隊內場獲發球權。 施朝欽 0
26 裁判暫停(躲避球) official time out 躲避球比賽中,裁判人員宣告的暫停謂之。裁判暫停只有主審、場地主任才有執行的權力;裁判暫停後的發球權依主審指令行之。副審或線審縱使發現情況必須暫停,應透過以信號告知主審,由主審宣告執行。場地主任則是遇下列情形而裁判員未察覺時得鳴笛暫停:(一)裁判員對控球權的判決明顯錯誤時;(二)球員受傷而裁判員未察覺時;(三)出局球員未退到外場,或外場球員未擊中對方內場球員而生還時;(四)內場球員任意退到外場時;(五)非該場比賽球員進入球場,或出現影響比賽物品時;(六)其它偶發情況發生時。 施朝欽 0
27 搶先發球 fly throw 躲避球比賽的犯規動作之一。取得發球權的球隊發球者,必須先在其所屬場區內的不限定位置雙手舉球過頭、靜止定位,經主審確認其動作無誤,舉手鳴笛示意後,方可將球擲出,或是進行擲球前的助跑、運球等動作,若未經主審鳴笛示意即行出手以「搶先發球」犯規論。比賽中發生球出界、球員犯規、及各種偶發狀況時,主審裁判鳴笛示意,此時比賽立即呈現「死球」狀態。球經主審判決,交給取得發球權的球隊,雙方內、外場球員也做攻防隊型的調整。發球員的靜止、定位、舉球,形成了一種預告,主審在衡量雙方已完成準備,鳴笛示意即成動令。球賽也能在安全的情境下進行。 施朝欽 0
28 跳球(躲避球) jump ball 躲避球比賽的開始方式之一。每局躲避球比賽的開始,以及比賽過程中出現爭球判決時,必須以跳球方式來決定控球權之歸屬。比賽開始的跳球由雙方各派一名內場球員、屬於爭球的跳球由雙方發生爭球情況的球員進行跳球。跳球時,雙方球員至少要有一腳踩踏於跳球圈的對方場區內準備跳球,另一腳則不限於踩在圈內或圈外。主審裁判為跳球的執行者,當主審拋球離手時,計時員必須啟動計時器做為比賽開始,或宣判爭球時裁判暫停後的繼續比賽計時。跳球員須等球到達頂點下落時始可拍(撥)球,之後獲球者立即擁有控球權,惟跳球後球如被內場球員所獲,其第一次擲球不可攻擊對隊跳球者,跳球員亦不可藉此保護條款,故意妨礙控球者之傳球或攻擊。除非內場球員僅剩一人,否則跳球員於跳球後不得立即取球。若是主審執行拋球時,高度、方向有所偏差,以及所拋的球未被任何球員觸及而出界時,應重新執行跳球。違犯跳球規則時,發球權判歸對方內場擁有。 施朝欽 0
29 擊中頭部 head attack 躲避球比賽球擊中球員頭部犯規的規定。躲避球比賽中,不管擲球者之動機是否故意,當球直接擊中對方球員的頭部或臉部時,則為擊中無效,如有違犯,由對隊內場獲發球權。但是,裁判員判斷防守球員故意被球擊中頭、臉部,及擲球直接掠擦頭髮或頭帶等頭部穿戴附著物時,不屬攻擊頭部犯規,守隊內場球員仍應被判出局。比賽中,無論是直接或間接的反彈擊中頭部,也不管其是否違犯擊中頭部規則,只要是球員被球觸擊頭、臉部時,裁判員必須立即鳴笛暫停比賽,由主審會請該隊教練進入場內確認該球員身體健康狀況,必要得指示該隊進行球員替補,然後再做犯規或出局的宣示與發球權歸屬之判決。 施朝欽 0
30 一勝 Ippon 柔道以技術獲得的勝利,比賽一方以摔倒法、地面制敵法或對手被判犯規輸時,所獲得完全的勝利方式。其以摔倒法在主動掌控下摔倒對方,具有相當大之力量與速度,並使對手背部大部分著地時,可獲得「一勝」之判定,此即為摔倒法獲得「一勝」判定的三要件。另以地面制敵法壓制對方,在主審宣告壓制後,滿25秒而對方無法脫開時;或使用勒頸法或關節法讓對手說出「放棄」或以手或腳連續拍打兩次或兩次以上時或顯著有效的使對手喪失比賽能力時,可獲得「一勝」之判定。因對手輕微犯規被處罰4次「指導」判定,或是因對手嚴重犯規直接被處罰「犯規輸」判定,亦等同於己身獲得「一勝」之判定。在積分計算方面,2009年之前,在團體賽及循環賽中,其分數的換算為10分;2010年起,「一勝」之積分改為100分。另外,在1998年以前,以地面制敵法壓制對方,在主審宣告壓制後,須滿30秒而對方無法脫開時,才可獲得「一勝」之判定;1998年後改為現行25秒之規定。 黃國恩 0
31 不戰勝(柔道) Fusen-gachi 柔道比賽時,因一方選手未出場比賽,致使得另一方的選手不戰而勝的獲勝狀態。在比賽開始之前,如果有一方選手因體重過重或過輕,不符合其報名體重量級的規定,以致於在過磅時未能通過體重測量,或者是因為受傷或是其他的事故,因而無法上場比賽,經由主審宣判由另一方選手獲得勝利,即為「不戰勝」。根據規則,主審在宣判「不戰勝」時,並不需要在口頭上特別宣告,只需要以手勢指示獲勝的一方即可。在國際柔道總會的規則中,主審在宣判「不戰勝」之前,為了慎重起見,必須先經過審判委員會確認之後,才可宣判「不戰勝」。「不戰勝」的效力等同於獲勝方的選手獲得「一勝」,在循環賽或是團體賽等需要計算積分以決定名次的場合中,其積分亦等同於「一勝」。 黃國恩 0
32 主審(柔道) referee 柔道競賽場上執法的三位裁判人員之一,其職責為依據比賽規則,主持比賽的進行與勝負的判定。主審應立於比賽場內,其位置應與比賽選手取得適當的距離與角度,並注意其所站之位置,應避免擋住副審的視線。主審應隨著選手的移動而調整位置,掌控比賽對於場上執法應以清楚宏亮的口令宣告,及以正確、標準的手勢表示之。在比賽執法時,主審應穿著深色西裝與白色襯衫並打上領帶,著深色襪,並於胸口佩戴相對應自身裁判級別之裁判員胸章。當主審對技術得分認定或犯規之處罰,高於或低於兩位副審之意見時,主審必須調整其評估,採取兩位副審一致表示較高或是較低之意見,以多數決做為最後判決。若三位裁判意見都不一致時,主審須採取中間判決之方式,如一位副審對得分表示高於主審的意見,而另一位副審對得分表達低於主審意見時,以主審的認定為最後之判決。此外,主審應隨時確認其所做之判決已被正確記錄於計分板上。 黃國恩 0
33 半勝(柔道) Waza-ari 柔道接近「一勝」得分的判定。可分為摔倒法、地面制敵法或對手犯規等三種情況。以摔倒法而言,當在掌控下摔倒對手,但摔倒程度缺少「一勝」三要件之一,難以認定為達到「一勝」之得分時,可獲得「半勝」之判定;如「有相當大之力量」及「背部大部分著地」,但倒地速度過慢或有所中斷時,主審應宣告「半勝」得分並以手勢示之。以地面制敵法而言,壓制對方,在主審宣告壓制後,滿20秒未滿25秒而對方無法脫開時,可獲得「半勝」之判定。在犯規方面,因對手被處罰三次「指導」之輕微犯規的判定,亦等同於己身獲得「半勝」得分之判定。在積分計算方面,2009年之前,在團體賽及循環賽中,其分數的換算為7分;2010年起,「半勝」之積分改為10分。1998年前,以地面制敵法壓制對方,在主審宣告壓制後,滿25秒未滿30秒而對方無法脫開時,才可獲得「半勝」得分之判定。 黃國恩 0
34 半勝合一勝 Waza-ari Awasete-ippon 柔道比賽中經由技術獲得兩個半勝而合為一勝。若在比賽中,在選手以摔倒法,或是以地面制敵法中的壓制法已經獲得一次「半勝」的情況下,此選手再以摔倒法獲得一次的「半勝」判決,則主審得立即宣告「半勝合一勝」並結束比賽。或是選手先以摔倒法,或是以地面制敵法中的壓制法已經獲得一次「半勝」的情況下,再以地面制敵法中的壓制法,將對手壓制滿20秒,雖然還未壓制滿25秒,但此選手亦符合「半勝合一勝」之條件,則主審得宣告「半勝合一勝」結束比賽。在日本傳統的柔道比賽中,因為「半勝」之日本漢字寫為「技有」,故「半勝合一勝」在記錄上亦記為「合技」勝。由於「半勝合一勝」的效力等同於「一勝」,因此循環賽或團體賽在計算積分時,其判決所獲得的積分是與「一勝」相同的。在2009年前,獲得「半勝合一勝」之積分得分為10分,2010年起改為得100分之積分。 黃國恩 0
35 犯規輸 Hansoku-make 柔道比賽因違反規則而被裁判處以輸的結果,並且同時宣告對方獲勝。柔道犯規之處罰依情節分為輕微犯規與嚴重犯規兩種。輕微犯規是指一種被認定為技術性或戰術性之犯規,應判處指導一次的處罰,當累積第四次指導之處罰時,經主審召集兩位副審進行商議後,不再宣告「指導」,而是直接判處「犯規輸」,結束比賽。而嚴重犯規,則指一種被認定為施用危險動作或違反柔道精神之行為,當選手違反此項規則時,經主審召集兩位副審進行商議後,由主審直接宣告「犯規輸」之處罰,結束比賽。在2002年以前犯規之處罰,依程度輕重分別處以「指導」、「注意」、「警告」及「犯規輸」等四種層級罰分。自2003年起將「注意」及「警告」之罰則取消,僅以輕微犯規「指導」所累積的「犯規輸」及嚴重犯規直接「犯規輸」,替代四種不同犯規層級的罰分。 黃國恩 0
36 有效 Yuko 柔道接近「半勝」得分的判定。其得分可分為摔倒法、地面制敵法或對手犯規等三種情況。以摔倒法而言,當在掌控下摔倒對手,但摔倒程度缺少「一勝」三要件之二時,可獲得「有效」得分。如摔倒過程缺少「背部大部分著地」與「相當大之力量」時,主審應宣告「有效」得分並以手勢示之。以地面制敵法壓制對方,在主審宣告壓制後,滿15秒未滿20秒而對方無法脫開時,可獲得「有效」之判定。在犯規方面,因對手被處罰兩次「指導」之輕微犯規的判定,亦等同己身獲得「有效」得分之判定。在積分計算方面,2010年之前,在團體賽及循環賽中,其分數的換算為5分;2010年起,「有效」得分改為1分。 黃國恩 0
37 指導 Shido 指柔道比賽中對於輕微犯規行為的處罰。裁判若認為選手有輕微的技術性犯規行為時,應對該選手宣告「指導」。「指導」的處罰效力採累進制,第一次受到「指導」處罰,僅為口頭警告性質並無罰分,對比賽之勝負無實質影響。當第二次再受到「指導」處罰時,就等同於對手獲得一次「有效」得分。第三次受到「指導」處罰,等同於對手獲得一次「半勝」。當第四次再次受到「指導」罰則時,主審將召集另外二位副審確認其犯規行為後,主審將判處該犯規選手「犯規輸」,效力等同對手獲得「一勝」並立即結束比賽。2003年以前,柔道規則對於場上選手犯規行為的處罰共分四等級,由輕而重分別為指導、注意、警告及犯規輸。2003年之後開始將「注意」與「警告」罰則取消,僅分為指導與犯規輸兩種等級。 黃國恩 0
38 副審(柔道) judges 柔道比賽中輔助主審的裁判員。在一個正式的柔道比賽場上副審有兩人,分別坐於比賽場地外相對的兩個角落,坐姿必須端正,當選手比賽至場邊時,副審應隨時注意選手的位置,必要時可移動自己的座椅以免妨礙選手施展技術。其職責在協助或配合主審對各種狀況以公正、公平及公開的原則處理。在比賽執法時,副審與主審相同,都應穿著深色西裝與白色襯衫並打上領帶,穿著深色襪子,並於胸口佩戴裁判級別之胸章。當任何一位副審對於主審之得分判定或犯規之宣告有不同意見時,須以適當的手勢表示,唯不得於主審判定之前表示之。其判決是採取三人合議多數決來決定。如兩位副審意見與主審意見相左時,則副審應維持手勢,直到主審察覺並修正判定為止。但如經過數秒鐘主審仍未察覺時,則靠近主審之一位副審,應主動靠近主審告知合議之意見。此外,對於比賽場地邊緣的攻擊,其界內、界外的認定,亦必須以明確的手勢表示意見。其手勢若為手臂垂直往下一揮,則表示攻擊在界內發動為有效攻擊,若手臂在賽場邊界內外平行揮動兩到三次,則表示攻擊在界外發動為無效攻擊。 黃國恩 0
39 棄權勝(柔道) Kiken-gachi 柔道比賽進行時,如有一方選手放棄比賽,則由主審宣判另一方選手獲勝,即為「棄權勝」。「棄權勝」發生的場合,通常是在比賽進行中,有一方選手因為在比賽中負傷或是突然發病,而使得比賽無法繼續進行下去時,若是可認定負傷的原因是負傷那一方選手的責任,或是難以認定是哪一方選手的責任時,則此受傷選手即被視為棄權,而另一方選手即獲得「棄權勝」。 「棄權勝」的效果等同於獲勝方的選手獲得「一勝」,在循環賽或是團體賽等需要計算積分以決定名次的場合中,其積分亦等同於「一勝」。 黃國恩 0
40 壓制(柔道) Osaekomi 柔道比賽進行中,主審認為一方選手以壓制技術將另一方選手成功地控制在柔道墊上時的狀態。此時主審應宣告「壓制」,其手勢為:單臂向前斜下方伸出,指向壓制者,身體略微向前。當主審宣告「壓制」後,場邊之計時計分人員應立刻按下壓制計時器,並待壓制狀態解除後,立即將壓制計時器按停,並將壓制時數顯示於計時計分板上,供主審做出得分判決之依據。壓制在柔道比賽之得分規定為,壓制達15秒未達20秒而對手脫開者,獲得「有效」一次;達20秒未達25秒而對手脫開者,獲得「半勝」一次;壓制達25秒,則獲得「一勝」結束比賽。1997年前對於壓制之得分規定為,壓制達15秒未達20秒而對手脫開者,獲得「效果」一次;達20秒未達25秒而對手脫開者,獲得「有效」一次;達25秒未達30秒而對手脫開者,獲得「半勝」一次;壓制達30秒以上者,則獲得「一勝」結束比賽。1998年後改為現行規定,且壓制達10秒未達15秒而對手脫開者,亦可獲得「效果」一次;2009年「效果」得分取消後,亦取消此一壓制得分。 黃國恩 0
41 壓制取消 Toketa 柔道比賽中選手由被壓制狀態脫開後,主審宣告之判決。其宣判時機為,在比賽進行中,若有一方選手以壓制技術將另一方選手成功地壓制時,主審宣告「壓制」後,被壓制者脫開後的狀態。此時主審應宣告「壓制取消」,其手勢為:單臂向斜下方伸出,立掌指向壓制者,身體略微向前屈,由右至左迅速地揮動兩到三次。當主審宣告「壓制取消」後,場邊之計時計分人員必須將計算壓制時間之計時器立即按停,將壓制時數顯示於計時計分板上,由主審根據壓制時數宣告相對應之得分判定。壓制取消的條件,主要是被壓制者的身體不再受到壓制者的掌控,背部不再被壓制在地板上,或是肩部不再被控制在地上。若是被壓制者以雙腳夾住壓制者的任何一隻腳,也可形成壓制取消的條件。 黃國恩 0
42 角力服 wrestling suite 國際角力總會認可之角力服為單件緊身衣,顏色為紅、藍主色系的設計,但嚴禁紅藍混合。希羅式選手,可穿著從腳至肩全身式服裝或可著覆蓋膝部或膝部以下之服裝。選手必須:(一)胸前有國家徽章;(二)背後有10公分×10公分國名縮寫;(三)出場前必須出示手帕給主審看;(四)只准使用沒有金屬硬物之護膝或護肘;(五)選手角力衣上不可有其他國名縮寫。在世界錦標賽、洲陸錦標賽和其他賽事,選手可穿著背部、大腿有贊助商名稱的服裝出賽,但是上述情況於奧運會上依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規則,則不被允許。國際角力總會認可之護耳於學童組、青少年組、青年與女子組量級強制使用。除了比賽因受傷或其他理由中斷,選手可外加保暖外套之外,其他任何時間不可添加衣物。 洪肇欽 0
43 抬頭 head up 角力比賽選手違規後的判罰方式之一。在角力比賽進行中,執行裁判在下列情況下,得以下達抬頭(head up)口令,使選手抬起頭:(一)因消極因素反覆用頭衝撞對手;(二)互相擒抱時,將頭抵在對手的胸前,做消極抵抗的防禦動作。角力選手必須以積極冒險態度與賽,當選手有消極行為,裁判有義務進行消極性警告,並處以罰跪姿處份,基於這個理由,執行裁判必須鼓勵積極者。如選手不接受裁判指示,將判予消極性警告。(一)當選手反覆用頭衝撞對手,第一次執行裁判口頭勸誡,第二次可直接判罰跪姿;(二)當選手將頭抵在對手的胸前,做消極抵抗的防禦動作時,第一次執行裁判下達head up口令,第二次可平舉藍方或紅方的護腕手,並注意主審或副審的示意,如果其中一方同意,即可鳴哨,判罰消極方罰跪姿。 洪肇欽 0
44 上端攻擊 high kicks 跆拳道攻擊技法之一。又稱為頭部攻擊。上端是指人體鎖骨以上至頭頂間之部位。依據世界跆拳道聯盟競賽規則,比賽時頭部需穿戴大會指定廠牌之安全護頭盔,上端除後腦外是允許合法之足技攻擊,但手技攻擊不被許可,上端踢擊或轉身上端踢擊被視為高難度之技術展現。運用足技以合法攻擊上端可獲判得3分,以轉身踢擊上端可獲判得4分,拳、肘、膝及頭部攻擊是犯規不被允許,主審裁判可依比賽規則就不合法擊打情節的輕重,處予警告或扣分,警告2次和扣分1次即對手可獲得1分,導致對手嚴重受傷經大會醫師認定無法繼續比賽時,主審裁判宣布攻擊者因嚴重犯規的處分而落敗。 蔡明志 0
45 主動攻擊 active attack 跆拳道競技時,主動先行運用足技或手技發動攻擊對手稱之。跆拳道比賽,為求其競技的多變性和激烈性,不斷的修訂競賽規則,使比賽更受世人重視,期能在多變性及可看性的提升下,達具有電視轉播的競爭力,以確保其國際競技運動的地位,以及永續成為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比賽項目。因此,積極主動攻擊是跆拳道比賽判決考量的重要因素之一。依世界跆拳道聯盟競賽規則,驟死賽與優勢裁決條文,闡明正規的3回合比賽結束,競賽雙方得分數相同無法分出勝負時,依競賽規則需加賽1回合,亦稱為驟死賽,即先得分者獲勝,當驟死賽結束競賽雙方均沒有得分,無法立即判決勝負時,主審和副審得依規定進行優勢判決,其判決依據驟死賽中表現的主動積極攻擊做為比賽判決勝負評價的首要依據。 蔡明志 0
46 驟死賽(跆拳道) sudden death 跆拳道比賽採用的賽制之一。跆拳道比賽每場3回合,每回合比賽時間為2分鐘,回合間隔休息30秒,比賽3回合後統計比賽雙方累計分數,總得分數高者獲勝。但第三回合結束後比賽結果為平手時,將進行第四回合延長比賽,該回合稱之為驟死賽。在此情況下,前3回合所有的分數、判罰皆不採計,比賽結果僅就第四回合的表現決定。驟死賽中任何一方先得分即終止比賽,並宣判得分選手為優勝者,驟死賽結束後雙方選手均未得分,優勝者由主審與副審裁判行使優勢裁決來判定出優勝者,優勢裁決依據選手於驟死賽中表現的主動積極性來做為評價的依據。其判定方式為主審與副審各自在優勢判決表勾選優勝者,比數高者獲勝,比數相同時,以主審勾選之選手為優勝者。 秦玉芳 0
47 紅方 AKA 空手道比賽選手繫紅色腰帶,雙手戴紅色拳套,套穿紅色護腳具的一方。“AKA”是日語,英語為red,是空手道比賽規則的專有名詞。空手道的比賽分型與對打兩種,不論是型比賽或是對打比賽,比賽的雙方都分為紅方與藍方進行比賽,以利裁判作為判分區別。型比賽時,是以紅方先開始進行,再輪到藍方進行。比賽結束之時,五名裁判會聽主審裁判哨音,同時舉旗認為勝利一方的旗子,再視那一個顏色旗子數較多,再由主審舉起多數旗的顏色旗子,做出勝負判決,結束一場比賽。對打比賽時,除主審與監督外,四位裁判都會以右手持紅色旗子,左手持藍色旗子,在比賽進行中,視雙方得分、犯規,舉旗以示該顏色一方是得分或是犯規。 寧玉麟 0
48 場外 Jogai 空手道對打比賽場地外的安全區域。“Jogai”日語,英語Exit from the match area,中文為場外,是空手道比賽規則的專有名詞。依據世界空手道聯盟(World Karate Federation, WKF)規定的空手道對打比賽場地,必須由合符規定的空手道力波墊專用墊鋪成正方形,每邊長8公尺(自外緣量起)額外在每一邊各加2公尺的安全區域。每一邊2公尺必須為淨空的安全區域。比賽範圍與場外區域,會以紅色墊子或紅線做為區隔。“Jogai”空手道對打進行中,只要任何一方選手有腳踏或身體觸及到上述紅線或場外區時,副審裁判即會以該選手顏色之旗子敲打地面,以示該選手已出場外,主審即會暫停比賽,並判定該選手場外,屬於第二類犯規。 寧玉麟 0
49 藍方 Ao 空手道比賽選手繫藍色腰帶,雙手戴藍色拳套,套穿藍色護腳具的一方。“Ao”是日語,英語是blue,是空手道比賽規則的專有名詞。空手道比賽分型與對打兩種,不論是型比賽或是對打比賽,比賽的雙方都分為紅方與藍方進行比賽,以利裁判做為判定區別。型比賽,是以紅方先開始進行,再輪到藍方進行。比賽結束之時,五名裁判會聽主審裁判哨音,同時舉旗認為勝利一方的旗子,再視那一個顏色旗子數較多,再由主審舉起多數旗的顏色旗子,做出勝負判決,結束一場比賽。對打比賽,除主審與監督外,四位裁判都會以右手持紅色旗子,左手持藍色旗子,在比賽進行中,視雙方得分、犯規,舉旗以示該顏色一方是得分或是犯規。 寧玉麟 0
50 演武系統 Duo System 柔術比賽方式之一。由同隊2位選手分為攻方與守方,演練制訂抽選的動作模式規範。選手比賽上場組合無體重與年齡限制,分為男子組、女子組及男女混合組,於場上面對面由主審裁判抽取各類別3張戰鬥卡片做為動作演練規範,守方可自行決定防守招式。攻擊動作組合分為:(一)捉拿;(二)環抱與絞頸;(三)打拳與踢擊;(四)武器攻擊等4類組合,每1組合有5種攻擊方式。演練順序:第一組動作順序由(紅方選手)先演練,評分後其後為由第二組(藍方選手)演練,兩方選手分別演練完之後立即由裁判評分。第二組動作由藍方先、紅方後。第三組動作由紅方先、藍方後。第四組動作由藍方先、紅方後。每類動作演練後即由5位裁判亮分評判,分數最低為0分,最高為10分,主審裁判將會去除最高分與最低分,中間3個分數平均後即為該類動作得分,四組動作得分總合高者為勝。判分標準為以下幾個重點:(一)攻擊的力道;(二)臨場的逼真程度;(三)動作的掌控程度;(四)技術的有效性;(五)動作速度。 李振儀 0
51 敬禮(擊劍) Salute (Saluez) 擊劍比賽前必須進行的儀式,也是擊劍的傳統禮節。古代的騎士,兩個劍手友善的相遇舉行敬禮表示禮貌,或在嚴肅的擊劍比賽中,與比賽者相互敬禮,再向主審和觀眾敬禮則是一種禮貌的行為表示。擊劍禮儀是任何一個擊劍選手都必須學習的動作,因它能表現優雅的氣度及風範。(一)劍手持劍側身站立成立正姿勢,將劍向內側移動並斜置於大腿前與身體成45度,另外一手則以手腕挾持面罩置於腰際,雙目注視對方;(二)劍由1動作處,朝持劍之手的外側移成一斜直線,與身體成45度即可;(三)劍由2動作處,順勢向上移90度,成一上舉斜直線,與身體成約135度位置;(四)劍由3動作處,將劍鍔置於下頷前呈水平狀,並與身體成一直線,手肘彎曲置於胸前並靠著身體,小臂與劍尖向上舉直,手心向內與鼻尖之距離約10公分,做吻劍動作;(五)劍手由1到4的動作即為敬禮,而禮畢復原的動作,即按相反的順序,將劍返回到1動作處,即完成整個敬禮之過程。 王三財 0
52 銳劍(擊劍) Epee(E’pee) 源於法國武士決鬥時所用的武器,又稱重劍(大陸)或決鬥劍。銳劍不像鈍劍或軍刀必須取得攻擊權才能得分,就像是武士在生死決鬥時,誰先被刺中,誰就輸一點,若是兩者同時被刺中,則產生雙敗各判輸一點,而且銳劍比賽全身都是有效部位,包含(頭、手、腳、軀幹)。電銳劍為使刺中能顯示,在劍尖裝有750公克之彈簧開關,刺中瞬間必須超過750公克的力量才會啟動訊號迴路。又因科技進步,於是研究者設計能判定肉眼無法辨識之同時刺的時間差,即在互相刺中的情況下,秒數相差在1/201/25秒以上,僅能在電審器上顯示出較早刺中對手的燈,所以銳劍較容易了解,由於規則和器材的關係,更像是古代武士的決鬥,比賽狀況也更具刺激性。(一)銳劍的裝備:是三項劍種中劍器最重的一種,著名三劍客用於決鬥時所使用的武器就是此種劍,因此又稱決鬥劍。它的重量不得超過770公克,長度不得超過110公分,劍刃不得超過90公分,劍鍔成碗狀,最大的直徑不得超過13.5公分,劍條從剖面看似倒三角形,三面都仍留有象徵性的血槽。電銳劍、連接體線(將電劍與電審器之電路連接成一體之連接線)、面罩(以金屬網製成,用以保護頭部之裝備,且需符合國際擊劍總會(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scrime, FIE)規定的1600牛頓的撞擊力量)、手套與白色劍服(須符合國際標準規定,可以承受1600牛頓的撞擊力量),保護背心(在劍服內須加穿可以承受800牛頓的力量);(二)銳劍的規則:在銳劍是一種不受攻擊權約束的擊劍運動,因為它是以刺擊的先後來決定勝負,銳劍與鈍劍最大的差異處,在於銳劍比賽中並無規定攻擊者在攻擊前需先取得攻擊權,而選手只需在被刺中前先刺中對方便得到勝點。在銳劍比賽中,不需判決攻擊的優先權,所有得點皆賴電審器顯示之訊號而定,即刺中即屬有效。除非在某種因素下,主審終止比賽後之刺點,需依規則判定為無效而不予計分,但在比賽中如果雙方同時刺中時,應判定雙方得分。 王三財 0
53 世界拳擊系列賽 World Series of Boxing(WSB) 國際業餘拳擊總會2010年所推出的職業拳擊賽。此系列賽的主要理念在於:透過世界拳擊總會全球各會員國的協力,共同推廣一個世界級職業拳擊競技平臺,保存拳擊比賽的精華,移除職業拳擊過度商業操作所產生的一些負面元素。拳擊世界系列賽的著眼點有:讓各國拳擊協會所精心培育的世界級優秀拳擊選手,除了可以持有職業拳擊選手的身分參賽賺取獎金之外,亦可繼續代表國家參加奧運拳擊賽、世界拳擊錦標賽等。同時,透過各大洲營利轉播權機制,讓選手們有更好的職業身價與收入,並有機會挑戰職業拳擊世界頂峰。每一位參加系列賽的拳手們不戴護頭套也不穿背心,採用職業拳擊計分方式,每場比賽共有三位評分員、一位臺上主審以及一位監督。每一次包含5場比賽,每一場比賽有五個回合,每一回合三分鐘。參賽隊伍進行配對,在五場比賽中獲得較多勝利場次的隊伍獲勝。男子組共有五個量級,分別是:54公斤、61公斤、73公斤、85公斤以下量級、91公斤以上量級。每一個隊伍至少由10名國內、外選手組成,或最多20名選手組成一隊。10人隊伍內允許3名外籍拳手。20人隊伍內允許 6 名外籍選手加入。 陳怡舟 0
54 技術擊倒 Technical Knock Out, TKO 拳擊比賽中實力懸殊而停止比賽的稱為技術擊倒。拳擊的技術擊倒指:比賽一方因技術精湛,與對手實力出現明顯落差,或一方在某一階段積極搶攻讓對手無招架之力,此時,基於安全考量,臺上主審得以判決技術擊倒,由實力較佳的一方獲勝。奧運拳賽以「實力懸殊停止比賽(簡稱RSC)」稱之。在職業賽中,另一種情況是:當臺上主審、場邊醫生、拳擊手本人、或場邊教練基於安全考量,而決定不繼續進行比賽時。由大會所做出的判決。在此種情況下,原先技術、戰術以及點數領先的一方,因上述原因(受傷),仍得接受技術擊倒敗的判決。RSC是國際拳擊協會(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e de Boxe Amateur, AIBA)所採用的名稱,其他國際拳擊組織(世界拳擊理事會WBC, 世界拳擊協會WBA)並無採用此稱呼。 陳怡舟 0
55 平手(劍道) Hiki wake 團體比賽中時間終了,雙方成績相同不分勝負,稱之。適用範圍:(一)團體得分賽之選手;(二)團體過關賽,主將以外之選手。當雙方主將時間終了後仍不分勝負,則需延長,直至分出勝負為止。個人賽時間終了仍不分勝負,同樣延長比賽直至分出勝負。主審在比賽時間結束的場合,停止比賽,讓比賽者回到開始位置,如果進入延長戰時,通告「延長」(enjio),然後宣告開始。 陳安寶 0
56 原地分開 Wakare 劍道比賽裁判執法方式之一。雙方交鍔呈膠著狀態時,主審做分開之宣告,同時將兩旗向前平舉使兩者分開,就地做開始之宣告同時將兩旗放下,使繼續比賽。被分開之雙方僅能在原地分開,必要時主審可以適當的調整雙方的位置。被分開之雙方其位置限於比賽場地內。 陳安寶 0
57 犯規(劍道) Hansoku 違反劍道比賽規則之行為。情況:(一)使用規定以外之用具;(二)以腳鉤對方之腳或掃對方之腳;(三)以不正當之方法使對方出場外;(四)比賽中自己踏出場外;(五)自己之竹劍掉落時;(六)無正當理由而請求暫停比賽;(七)其他有違反本規則之行為。當主審宣布比賽者犯規時先向下斜舉犯規一方之旗子。之後再向犯規者以手指做犯規次數之指示。當選手犯規兩次時以手指做犯規兩次之表示後,再做對方得分一次之宣告。 陳安寶 0
58 合議 Gogi 劍道比賽中主審與副審商議判決的情況。劍道比賽中主審與副審同時有不同的判決或特殊狀況時,暫停比賽以商議判決。情況:(一)有效擊刺之取消;(二)裁判員宣告或表示錯誤;(三)犯規之事實不明瞭時;(四)規則之運用及執行有疑義時。裁判員請求合議時,主審應即時宣告合議,並將兩旗放置在右手向上直舉做出合議之表示。主審立即停止比賽,比賽者在開始線站立收劍,後退至境界線內側蹲踞或正坐等候裁判員的協調。合議之結果,由主審用旗子表示。 陳安寶 0
59 取消判定 Torikeshi 劍道比賽裁判判定方式之一。劍道比賽當選手有不適當之行為時,即使在主審已做出有效擊刺之判決後,只要裁判員提出合議,亦得取消該項宣告。適用於:(一)擊刺後,面對對方卻毫無身形姿勢及精神盈貫狀態的情形;(二)擊刺後,做出逾越必要之後續動作或有效動作之誇耀神態的情形。例:規則上禁止的事項,或勝利姿勢,是視為對對手欠缺禮儀的行為,主審在宣告得「一分」之後仍可取消得分。 陳安寶 0
60 延長 encho 劍道比賽在規定時間內無法分出勝負再增加比賽時間的規定。劍道比賽若在規定之時間內雙方無法分出勝負,便依比賽辦法延長比賽,以先取得一勝者為勝方。延長賽以三分鐘為基準,仍未分出勝負再延長。主審在比賽時間完了時應停止比賽,讓賽者回到開始位置,若要延長比賽,應予通告「延長」再宣告「開始」。 陳安寶 0
61 結束 Shobu ari 勝敗決定或比賽時間終了時,主審停止比賽,讓比賽者返回開始線後,宣告同時舉旗表示。比賽者在比賽終了時,在開始線互相取中段架式,經主審之宣告後蹲踞收刀,起立以帶刀姿勢後退至立禮之位置,改以提刀姿勢互相行禮。判決過程依序為:停止、判定(平手或有效擊刺)。 陳安寶 0
62 開始(劍道) Hajima 在比賽開始時,或是在比賽再開始時裁判所宣告的口令。主審在比賽者相互敬禮完畢、蹲踞、拔刀合對、充滿精神的時候,宣告開始而開始比賽。比賽以主審之「開始」宣告而開始。比賽者在暫停後再開始比賽時,站在開始線互相持中段架式,主審以比賽開始之要領行之。 陳安寶 0
63 三人合議制 Referee meeting 克拉術比賽的裁判制。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的競賽規則,克拉術比賽裁判為1位主審、2位副審的三人合議制。比賽進行中,場上發生任何爭議事件時,首先將由比賽場上的主審裁判將比賽時間暫停,接著由主審召集場上兩位副審裁判至比賽場中央進行討論,三位裁判內共同討論並投票決定出三人合議結果,三位裁判以一人一票的投票方式,以2:1或3:0的票數決定出爭議事件的合議結果。合議結果確定後,主審裁判以手勢請兩位副審回到副審座位坐下,再由主審將合議結果公開並登錄在紀錄臺與計分器上,接著繼續進行比賽,直到一方選手獲勝或是時間結束為止。 張凱鳳 0
64 比賽結束 Vakt 克拉術比賽時間終了。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當雙方選手未能在時間結束前取得技術上的全勝時,雙方選手必須比賽到時間終了,主審裁判以手勢配合口令表示比賽時間已經結束,雙方選手不得再繼續進行攻擊或防守,此時主審裁判指示兩位選手回到比賽場上的位置,主審依雙方競賽成績給予勝負之判決。 張凱鳳 0
65 比賽開始 KURASH 克拉術開始比賽的規定。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克拉術比賽即將開始前,主審裁判的位置站在比賽場上兩位選手正中間不偏不倚的位置,象徵著公平裁決之意義,主審裁判在與紀錄臺確認可進行比賽,亦向兩位副審裁判確認過後,主審裁判跨出左腳,並以右手做開始比賽手勢並配合其口令(Kurash),宣判比賽正式開始。 張凱鳳 0
66 主審(克拉術) Referee 克拉術比賽大會職員之一。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克拉術比賽中,場上共有一位主審及兩位副審,主審的職責在讓比賽過程公正且順暢的進行,主審有宣布比賽開始、暫停及比賽結束的權力,並給予選手得分與犯規的判定。當比賽有爭議事件發生時,由主審召集兩位副審共同討論與決議爭議,再由主審在兩位裁判同意並且回到副審位置後,給予宣布討論後的決議結果。,每場比賽結束時,由主審宣判比賽勝負結果,並由主審在競賽記錄單上簽名,確認競賽結果無誤。兩位副審坐在比賽場上的兩處,協助支持與修正主審之判定,當其中一位副審對於主審之判定有爭議時,副審可使用手勢來表示其認為應有之判定分數或犯規,當另一位副審也同意修正時,兩位副審應同時起立,此時主審將暫停比賽之進行,以2:1之意見票數達成三人合議制,主審以手勢與口令向記錄台修正記分顯示器上之登錄成績後,比賽繼續進行。 張凱鳳 0
67 半勝(克拉術) Yonbosh 克拉術比賽的一種技術得分判定。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克拉術比賽中,一方選手施術後的技術得分判定,符合下列任一條件時,主審應宣告半勝得分,並以手勢配合口令宣判之:(一)當一方選手在主動掌控下摔倒對方,但其摔倒技術缺少全勝的要件之一,難以認定為全勝之得分時;(二)對方選手獲得負半勝的犯規;(三)對方選手第二次三分鐘內未出場,另一方可得半勝之得分。 張凱鳳 0
68 全勝(克拉術) Khalol 克拉術比賽的一種技術得分判定。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克拉術比賽中,一方選手施術後的技術得分判定,符合以下條件時,主審應宣告「全勝」得分,並以手勢配合口令宣判之:一方選手在主動掌控下施術並以技術摔倒對方,具有相當大之力量與速度,並使對手的背部大部分均著地時,可獲得「全勝」之判定。此即摔倒法獲得「全勝」判定的必要要件。主審應立即將比賽終止,並宣告「全勝」得分,以手勢配合口令宣判獲勝方選手,該場比賽即為結束。 張凱鳳 0
69 技術全勝 Khalol-T 克拉術比賽的一種技術得分判定。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比賽雙方選手,當一方選手以技術性摔倒對方獲得一個半勝,而另一方又因犯規被判負半勝時,主審將立即終止比賽,指示雙方選手回到比賽的起始線上,因一方選手獲得半勝並累積對方的負半勝(視同獲得全勝),故以手勢配合口令宣判獲勝方之選手,並結束比賽。 張凱鳳 0
70 取消資格(克拉術) Disqualification 克拉術比賽裁判的一種判定。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下列情況發生時,該名選手得以取消資格無法參加比賽:(一)未依規定時間內完成檢錄程序之選手;(二)無法出示有效證件證明身分完成檢錄手續之選手;(三)未穿著符合標準規定之克拉術服完成檢錄之選手;(四)不遵從主審裁判判決,並未完成敬禮之選手;(五)違反運動員精神者。 張凱鳳 0
71 負半勝 Dakki 克拉術比賽輕微犯規行為的判定之一。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克拉術比賽中對於輕微犯規行為的處罰,裁判若認為選手輕微技術性犯規行為時,應對該選手宣告負效果(Tanbekh)。犯規的效力採累進制。當裁判給予負效果(Tanbekh)處罰,便等同另一方選手獲得一次效果(Chala)得分。第二次受到負半勝(Dakki)處罰,等同另一方選手獲得一次半勝(Yonbosh),第三次受到負全勝(Girrom)處罰,等同另一方選手獲得一次全勝(Khalol)。當累積第二次犯規並發生下列情況時,得以給予該名選手負半勝(Dakki)之判定:(一)當一方選手採過度防禦姿態時;(二)無意義的將對方選手推出場外,或無意義站立於危險區域時;(三)未經主審許可,擅自鬆脫自己服裝或改紮腰帶及褲子之行為;(四)用手抓對方選手褲子或手抱住對方的腿部之動作時;(五)當一方選手或雙方於2025秒未曾攻擊時;(六)故意重複在競賽進行中使膝部跪下;(七)不遵從主審裁判之指示;(八)競賽中做出不必要之叫聲、批評或手勢傷害對方或裁判之人格。 詹皓程 0
72 負全勝 Girrom 克拉術比賽輕微犯規行為的判定之一。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克拉術比賽中對於輕微犯規行為的處罰,裁判若認為選手輕微技術性犯規時,應對該選手宣告負效果。犯規效力採累進制。當裁判給予負效果處罰,等同於另一方選手獲得一次效果得分;第二次受到負半勝處罰,等同於另一方選手獲得一次半勝;第三次受到負全勝處罰,等同於另一方選手獲得一次全勝。當累積第三次犯規並發生下列的情況時,得以給予該名選手負全勝之判定:(一)當一方選手採過度防禦姿態時;(二)無意義的將對方選手推出場外,或無意義站立於危險區域時;(三)未經主審許可,擅自鬆脫自己服裝或改紮腰帶及褲子之行為;(四)用手抓對方選手褲子或手抱住對方的腿部之動作時;(五)當一方選手或是雙方於2025秒未曾攻擊時;(六)故意重複在競賽進行中使膝部跪下;(七)不遵從主審裁判之指示;(八)競賽中做出不必要之叫聲、批評或手勢傷害對方或裁判之人格。 張凱鳳 0
73 負效果 Tanbekh 克拉術比賽輕微犯規行為的處罰。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克拉術比賽中對於輕微犯規行為的處罰,裁判若認為選手輕微技術性犯規時,應對該選手宣告負效果(Tanbekh)。犯規效力採累進制。當裁判給予負有效(Tanbekh)處罰,等同於對手獲得一次效果(Chala)得分。第二次受到負半勝(Dakki)處罰,等同於對手獲得一次半勝(Yonbosh),第三次受到負全勝(Girrom)處罰,等同於對手獲得一次全勝(Khalol)。當初次犯規並發生下列情況時,得以給予該名選手負效果(Tanbekh)之判定:(一)當選手採過度防禦姿態時;(二)無意義的將對方選手推出場外,或無意義站立於危險區域時;(三)未經主審許可,擅自鬆脫自己服裝或改紮腰帶及褲子之行為;(四)用手抓對方選手褲子或手抱住對方的腿部之動作時;(五)當一方選手或雙方,於2025秒未曾攻擊時;(六)故意重複在競賽進行中使膝部跪下;(七)不遵從主審裁判指示;(八)競賽中做出不必要之叫聲、批評或手勢傷害對方或裁判之人格。 張凱鳳 0
74 效果 Chala 克拉術比賽的一種技術得分判定。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在克拉術比賽中,一方選手施術後的技術得分判定,符合以下任一條件時,主審應宣告「效果」得分並以手勢配合口令宣判之:(一)當一方選手使用技術,將對方施以某種程度之力量與速度之技術摔倒,使其單肩、臀部或胸部著地時;(二)對方選手被主審裁判判定負效果的犯規;(三)對方選手第一次三分鐘內未出場,另一方可得效果之得分。 張凱鳳 0
75 記分顯示器 Score board 克拉術比賽大會器材設備之一。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記分顯示器的操作規範如下:(一)輸入記分顯示器的成績時,紀錄臺之人員必須依照主審裁判的手勢與口令操作之;(二)為避免記分顯示器臨時故障,大會應備有一組手動記分版以備不時之需;(三)在主審裁判與副審裁判尚未離開比賽場上時,記分顯示器上的成績不可刪除,直到三位裁判均已離開比賽場上時,紀錄組人員方可刪除其成績紀錄;(四)比賽的結果將以登錄在競賽組所操作的記分顯示器上之成績做最終成績依據,故最靠近記分顯示器上之副審裁判與檢錄組之人員,須共同確認記分顯示器上之成績,若有錯誤須立即通知主審裁判暫停比賽,並且修正記分顯示器上之成績後,比賽得以繼續進行。 張凱鳳 0
76 紀錄組 Record table 克拉術比賽大會職員之一。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一)紀錄組應有三位紀錄組人員,一位負責確認場上主審裁判之手勢與口令,一位負責成績之輸入與儲存,另一位負責與裁判長確認成績與聯繫;比賽結果將以登錄在競賽組所操作的記分顯示器上之成績做最終成績依據,最靠近記分顯示器上之副審裁判與紀錄組之人員,須共同確認記分顯示器上之成績,若有錯誤須立即通知主審裁判暫停比賽,並修正記分顯示器上之成績後,比賽再繼續進行。記分顯示器的成績輸入必須依照主審裁判的手勢與口令操作之;(二)為避免記分顯示器臨時故障,大會應備有一組手動記分板以備不時之需;(三)在主審裁判與副審裁判尚未離開比賽場上時,記分顯示器上的成績不可刪除,直到三位裁判均已離開比賽場上時,紀錄組方可刪除其成績紀錄;(四)紀錄組又可稱為紀錄臺。 張凱鳳 0
77 副審(克拉術) Judge 克拉術比賽大會職員之一。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克拉術比賽中,場上共有一位主審及兩位副審。當比賽有爭議事件發生時,由主審召集兩位副審共同討論與決議爭議,再由主審在兩位裁判同意並且回到副審位置後,宣布討論後的決議結果。兩位副審坐在比賽場上兩處,協助支持與修正主審之判定,當其中一位副審對於主審之判定有爭議時,副審可使用手勢來表示其認為應有之判定分數或犯規,當另一位副審也同意修正時,兩位副審應同時起立,此時主審將暫停比賽之進行,以2:1之意見票數達成三人合議制,主審則以手勢與口令向紀錄台修正記分顯示器上之登錄成績後,比賽繼續進行。 張凱鳳 0
78 棄權勝(克拉術) Khalol-F 克拉術比賽裁判的一種判定。在克拉術比賽中棄權勝可分為三類:(一)在比賽開賽前,因對手個人因素無法在競賽時間內至比賽場上唱名出賽,則視為棄權,主審在與紀錄臺、裁判長確認後,即可判定場上另一方選手獲得棄權勝;(二)在比賽時間內,一方選手在比賽中因受傷必須放棄比賽,或無故突然放棄比賽時,視為棄權,主審在與紀錄臺、裁判長確認後,即可判定場上另一方選手獲得棄權勝;(三)任一方選手在比賽場上發生違反運動員精神行為時,主審裁判與紀錄台、裁判長確認後,可直接判決另一方選手獲得棄權勝之裁決。 張凱鳳 0
79 無效 No score 克拉術比賽裁判的一種判定。在克拉術比賽當中,發生以下情況時主審裁判將以手勢來表示無效:(一)雙方選手同時施術且同時倒地,主審與副審無法明確判斷得分方時;(二)當一方選手進行攻擊,其身體任一部位已經在危險區外時;(三)當攻擊方攻擊得分,卻因犯規在先,視為非法得利時;(四)裁判已明確喊暫停或比賽時間終了後,所發生的攻擊得分時。 張凱鳳 0
80 裁判長(克拉術) Chief Referee 克拉術比賽大會職員之一。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克拉術比賽的裁判長為負責按照競賽規則執行比賽的最高執法人,所有參與比賽的人員包括各組競賽組員、各代表隊、主審及副審等,均須接受裁判長的判決指令。裁判長的職責:(一)監管在競賽場館內的場地與器材設備是否有合乎比賽之規格;(二)監管與同意競賽組別抽籤之結果;(三)提名裁判與分配裁判之執法組別;(四)宣布賽程開始進行與賽程之結束;(五)主持賽前裁判會議;(六)監管裁判執法之品質;(七)接受比賽時所發生的各項爭議問題;(八)提交最終比賽成績結果。 張凱鳳 0
81 搶分狀態 JAZOL 克拉術比賽為增加兩位選手積極得分而設的比賽方式。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當雙方選手比賽進行至一半競賽時間,雙方選手均無得分或罰則發生時,紀錄臺主動將比賽暫停,並通知場上主審,此時主審以右手高舉握拳宣布比賽進入搶分狀態,兩位副審將協助雙方選手至場中央相互環抱,保持胸碰胸的體態後,兩位副審回到副審位置,由主審宣布搶分開始,比賽時間繼續計時,雙方選手必須維持搶分狀態之姿勢進行比賽,直到任一方以技術摔倒獲得分數,搶分狀態始得以解除,再由主審宣布比賽恢復正常比賽狀態並繼續進行。依搶分狀態規定,在任一方未得分前,雙方選手不得放開其環抱之雙手,先放開任一隻手者判負效果乙次,搶分狀態亦得解除,並由主審宣布比賽恢復正常比賽狀態繼續進行。 張凱鳳 0
82 敬禮(克拉術) Bow 克拉術比賽的程序之一。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克拉術運動的敬禮步驟如後:(一)立正,眼視正前方;(二)右手五指併攏,將掌心貼在左胸上;(三)彎腰約30度至45度行鞠躬禮;(四)敬禮完畢後立正。克拉術運動的敬禮時機為:(一)上場被唱名時;(二)主審宣布比賽開始時;(三)主審給予罰則時;(四)主審判決並宣布比賽結束時。任一方選手如不遵守克拉術敬禮的規範,主審可依違反運動道德判另一方選手棄權勝。 張凱鳳 0
83 暫停(克拉術) Stop 克拉術比賽狀況之一。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克拉術比賽中,主審適時的指示暫停的時機是比賽中最重要的環節,暫停將密切的關係到比賽的節奏、流暢性及公平性,暫停的適當時間為:(一)當任一方選手已經出界時;(二)當任一方選手得分時;(三)當任一方選手犯規時;(四)當雙方選手即將進入搶分狀態時;(五)當任一方選手受傷時;(六)當任一方選手比賽服裝破損時;(七)當一方選手獲勝時;(八)當雙方副審向主審請求三人合議制時;(九)當主審或副審對比賽有暫停的需求時;(十)當比賽時間終了時。 張凱鳳 0
84 選手唱名 Roll call 克拉術比賽開始的程序之一。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雙方選手出賽必須經過大會唱名方為有效之出場程序,選手唱名程序如下:(一)雙方選手經檢錄後,於比賽場外立正預備;(二)大會首先播報藍方選手其國籍單位、參賽量級與選手姓名,藍方選手敬禮表示完成選手唱名,進場等待比賽;(三)接著大會播報綠方選手其國籍單位、參賽量級與選手姓名,綠方選手敬禮表示完成選手唱名,進場等待比賽;(四)雙方選手經主審指示雙方敬禮後,主審宣布比賽正式開始進行。 張凱鳳 0
85 優勢全勝 Khalol-G 克拉術比賽裁判的一種判定。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克拉術比賽中對於輕微犯規行為的處罰,裁判若認為選手輕微技術性犯規行為時,應對該選手宣告負效果(Tanbekh)。犯規的效力採累進制。當裁判給予負有效(Tanbekh)處罰,就等同於對手獲得一次效果(CHALA)得分。第二次受到負半勝(Dakki)處罰,等同於對手獲得一次半勝(Yonbosh),第三次受到負全勝(Girrom)處罰,等同於對手獲得一次全勝(Khalol)。主審在判決時,先以手勢宣布負全勝(Girrom)處罰,再給另一方選手獲得全勝(Khalol)的手勢,該名選手在成績紀錄表上將被登錄為優勢全勝(Khalol-G)。 詹皓程 0
86 醫師判定權 Doctor power 克拉術比賽裁判依醫師意見的一種判定。依國際克拉術總會(International Kurash Federation, IKA)競賽規則規定,醫師的權限職責如下:(一)比賽中的選手受傷時,選手或主審可要求醫師至比賽場上為選手進行檢查;(二)醫師在比賽場上僅能為選手進行檢查、簡易止血及包紮之行為;(三)當醫師判斷場上選手因比賽受傷而不適合再繼續比賽時,醫師有權向主審裁判要求中止受傷選手繼續進行比賽;(四)受傷選手經醫師、主審與紀錄臺、裁判長確認後,主審裁判將宣判其棄權,而另一方選手將獲得棄權勝。 張凱鳳 0
87 古典腰帶摔角 Classical Style belt wrestling 帶式摔角運動類型之一。古典腰帶摔角比賽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IBWA)競賽規則,綠、藍雙方選手均以雙腳站立方式於場中央進行比賽,當綠、藍任一方選手的肩、背、腰、胸、腹、臀之任一部位碰觸到地面時,比賽暫停,主審裁判以哨音及手勢給予適當的分數或沒有分數之口令及手勢,接著繼續比賽或結束比賽。比賽時,選手將雙手互相交纏於對方背後的腰帶上,雙手抓握間距應在2530公分之間,當主審裁判哨聲響起後,任一方選手之雙手不得離開對方背後的腰帶,若一方選手任一隻手離開對方背後腰帶,則裁判將判犯規選手警告一次,對方選手得一分。雙方選手可使用後摔、抓摔、扭摔、拋摔等技術將對方摔倒,但不得以腳發動攻擊對方腰部以下部位,僅能以己方腰部或雙手發動攻擊將對方摔倒,依據不同的摔倒部位、面積、力量等參考因素,主審裁判將給予一分、兩分、五分等分數。在比賽中一方選手在摔倒後得到五分,比賽結束,若得到一分、兩分等分數,則比賽將進行到比賽時間結束後,分數較高之一方則為勝方,或雙方分數在比賽時間內相差到六分時,將提早結束比賽。 張凱鳳 0
88 全勝(帶式摔角) Pure Victory 帶式摔角比賽的得分規定之一。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I.B.W.A)競賽規則規定,主審依選手實施技術時之不同的摔倒部位、面積、力量等參考因素,給予一分、兩分、五分等判決。獲得全勝的條件如下:(一)將對手以絕對掌控之優勢技術摔出,且對手大部分之背部面積均著地時;(二)對手因不符資格而被取消參賽權;(三)對手時間內未抵達競賽區出場比賽;(四)對手發生違反運動員精神之行為;(五)對手因受傷而無法繼續比賽。特別案例:某些量級在五人以下(含五人)參賽時,該量級將採循環積分賽制,故獲得技術勝之選手有權利在獲得技術勝時,向主審提出繼續比賽之要求,主審不得拒絕其權利,比賽將繼續直到比賽時間結束為止,分數高者為獲勝方。 張凱鳳 0
89 技術勝 Victory by a Score 帶式摔角比賽的一種技術得分判定。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I.B.W.A)競賽規則規定,主審依選手實施技術時之不同的摔倒部位、面積、力量等參考因素,給予一分、兩分、五分等判決。比賽中一方選手在摔倒後得到五分,比賽則為結束,若得到一分、兩分等分數,比賽進行到比賽時間結束後,分數較高之一方為勝方;或雙方分數在比賽時間內相差到六分時,主審判定分數高者為技術勝,將提早結束比賽。特別案例:某些量級在五人以下(含五人)參賽時,該量級將採循環積分賽制,故獲得技術勝之選手有權利在獲得技術勝時,向主審提出繼續比賽之要求,主審不得拒絕其權利,比賽將繼續,直到比賽時間結束為止,分數高者為獲勝方。 張凱鳳 0
90 沙灘帶式摔角 Beach Belt Wrestling 帶式摔角運動類型之一。帶式摔角比賽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IBWA)競賽規則,比賽時綠、藍雙方選手以雙腳站立在一個平坦的水平表面、覆蓋著至少20公分厚度的沙子,且直徑79公尺的圓形場地中央進行比賽,當綠、藍任一方選手的肩、背、腰、胸、腹、臀之任一部位碰觸地面時,比賽暫停,主審裁判以哨音及手勢給予適當分數或沒有分數之口令及手勢,接著繼續比賽或結束比賽。比賽時,選手將雙手互相交纏在對方背後的腰帶上,雙手抓握間距應在2530公分之間,當主審裁判哨聲響起後,任一方選手之雙手不得離開對方背後的腰帶,若一方選手任一隻手離開對方背後腰帶,則裁判將判犯規選手警告一次,對方選手得一分。雙方選手可使用後摔、抓摔、踢摔、扭摔、拋摔等技術來攻擊對方全身使之摔倒,依據不同摔倒部位、面積、力量等參考因素,主審裁判將給予一分、兩分、五分等分數。在比賽中一方選手在摔倒後得到五分,比賽結束,若得到一分、兩分等分數,則比賽將進行到比賽時間結束後,分數較高之一方則為勝方,或雙方分數在比賽時間內相差到六分時,將提早結束比賽。沙灘帶式摔角比賽的選手,應著綠色或藍色運動T恤、白色短褲並以赤腳進行比賽。 張凱鳳 0
91 紅牌(帶式摔角) Red card 裁判判決之一。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 I.B.W.A)競賽規則規定,比賽期間選手在競技區域主審後給予違規選手一次黃牌警告後,該選手仍重複發生違規時,主審或副審將判予違規選手紅牌。發生下列情況時,主審或副審可直接給予違規選手一次紅牌,並取消其參賽資格:(一)選手做出不當之手勢或咆哮;(二)屢次不服從主審或副審之判決;(三)選手身上之服裝有硬物或金屬物品;(四)開賽三分鐘內未抵達場中央進行比賽;(五)未經主審之同意擅自離開競賽區域;(六)以不符合運動精神之手段對另一方選手進行攻擊;(七)以拳打腳踢之惡性攻擊對方選手;(八)進行不符合運動精神之假比賽。凡被判予紅牌之選手,將沒收其獎牌、獎品、獎金及成績。 張凱鳳 0
92 自由式摔角 Free Style Belt Wrestling 帶式摔角運動類型之一。自由式摔角亦稱帶式摔角。利用各種技擊技術,以徒手較量摔倒對方為勝利的競技運動。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IBWA)競賽規則規定,綠、藍雙方選手均以雙腳站立方式,站在場中央進行比賽,當綠、藍任一方選手的肩、背、腰、胸、腹、臀之任一部分碰觸地面時,比賽暫停,主審裁判以哨音及手勢給予適當的分數或沒有分數之判決,接著繼續比賽或結束比賽。比賽時,選手將雙手互相交纏於對方背後腰帶上,雙手抓握的間距應25至30公分之間,當主審裁判哨聲響起後,任一方選手之雙手不得離開對方背後腰帶,若一方選手任一隻手離開對方背後腰帶,則裁判將判犯規選手警告一次,並判對方選手得一分。雙方選手可使用後摔、抓摔、踢摔、扭摔、拋摔等技術來攻擊對方之全身使之摔倒,依據不同的摔倒部位、面積、力量等參考因素,主審裁判將給予一分、兩分、五分等分數。在比賽中一方選手在摔倒後得到五分,比賽則為結束,若得到一分、兩分等分數,則比賽將進行到比賽時間結束後,分數較高之一方為勝方,或雙方分數在比賽時間內相差到六分時,將提早結束比賽。 張凱鳳 0
93 雪地帶式摔角 Snow Belt Wrestling 帶式摔角運動類型之一。雪地帶式摔角比賽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 IBWA)競賽規則,比賽時選手須穿著溫暖的羊毛襪或短氈鞋,鞋子無任何金屬扣及須有防滑效果,為避免受傷,選手必須自備安全肩墊、護膝及護踝,比賽時綠、藍雙方選手以雙腳站立在一個平坦的水平表面、覆蓋至少20公分厚度的積雪,且直徑7~9公尺的圓形場地中央進行比賽。當綠、藍任一方選手的肩、背、腰、胸、腹、臀之任一部位碰觸到地面時,比賽暫停,主審裁判以哨音及手勢給予適當的分數或沒有分數之判決,接著繼續比賽或結束比賽。比賽時,選手將雙手互相交纏在對方背後的腰帶上,雙手抓握的間距應在25~30公分之間,當主審裁判哨聲響起後,任一方選手之雙手不得離開對方背後的腰帶,若一方選手任一隻手離開對方背後腰帶,則裁判將判犯規選手警告一次,對方選手得一分。雙方選手可使用後摔、抓摔、踢摔、扭摔、拋摔等技術來攻擊對方之全身使之摔倒,依據不同摔倒部位、面積、力量等參考因素,主審裁判將給予一分、兩分、五分等分數,在比賽中一方選手在摔倒後得到五分,比賽結束;若得到一分、兩分等分數,則比賽將進行到比賽時間結束後,分數較高之一方則為勝方,或雙方分數在比賽時間內相差到六分時,將提早結束比賽。 張凱鳳 0
94 裁判(帶式摔角) Belt-wrestling referee 帶式摔角比賽大會職員之一。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I.B.W.A)競賽規則規定,裁判由裁判委員會所組成,其成員如下:裁判長、審判委員、記錄裁判、主審、副審。裁判委員會之成員應穿著深藍色或黑色西裝外套,淺灰色西裝長褲,白色或淺藍色襯衫,紅色領帶以及運動鞋。主審及副審應手持高音哨一只、黃卡及紅卡。主審須將代表綠方選手之綠色臂套配置在自己的左手臂上,代表藍方選手之藍色臂套配置在右手臂上,其臂套配置的功用是主審之判決表明判予的對象,亦可幫助觀眾更瞭解比賽雙方選手之得分。而裁判的審判權責如下:(一)兩位副審有權更改主審之判分。當其中一位副審對於主審之判分有異議時,可提出並尋求另一位副審之同意,若另一位副審亦同意其異議時,兩位副審將可更改主審之判分;(二)審判委員會對於主審的判分或兩位副審的判分更改有異議時,在召集主審與兩位副審討論後,由主審裁判宣布最後判決;(三)裁判長對於主審的判分或是兩位副審的判分更改有異議時,裁判長召集主審、兩位副審,並與審判委員一同進行討論,並宣布最後判決。主審的任務為:(一)以手勢向記錄檯及兩位副審確認比賽即將開始;(二)以高音哨發出信號表示比賽正式開始,兩位選手開始比賽;(三)以高音哨發出信號,表示暫停、得分、犯規、繼續和比賽結束等訊息。 張凱鳳 0
95 黃牌(帶式摔角) Yellow card 裁判判決之一。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 I.B.W.A)競賽規則規定,比賽期間選手在競技區域,主審給予違規選手一次口頭之警告後,上述違規狀況重複發生時,主審或副審將給予違規選手一次黃牌警告。發生下列情況時,主審或副審可直接給予違規選手一次黃牌警告:(一)不聽從主審之哨音指示;(二)不服從主審、副審之判決;(三)將自己的頭部直接貼於對方選手的臉部或肩膀及胸部;(四)刻意將自己的身體處於對手之側面,以致對方不利進行比賽;(五)比賽進行時與任何人進行談話;(六)在場外時刻意實施攻擊動作;(七)當主審吹哨指示比賽暫停時,仍刻意實施攻擊動作;(八)當對手的腰帶脫落時,仍實施攻擊動作。若場上選手發生上述情況,主審未發現而未判決,場邊副審可尋求另一位副審之意見,若兩位副審均認同場上選手違規時,副審可將比賽暫停,通知主審後給予違規選手一次黃牌警告。 張凱鳳 0
96 點勝 Victory by a point 帶式摔角比賽的得分規定之一。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I.B.W.A)競賽規則規定,主審依選手實施技術時之不同的摔倒部位、面積、力量等參考因素,給予一分、兩分、五分等判決。比賽中一方選手在摔倒後得到五分,比賽則為結束;若得到一分、兩分等分數,則比賽將進行到比賽時間結束後,分數較高之一方為勝方,或雙方分數在比賽時間內相差到六分時,則主審判定分數高者為技術勝,提早結束比賽。點勝則為:比賽時間終止時,雙方分數並未出現五分(全勝)或是技術勝(六分差距)之情況,雙方分數差距在六分之內,分數高者為獲勝方。當一方選手被摔倒後,腹部或臀部著地,另一方選手可獲得一分。當一方選手被摔倒後,胸部、側身著地,或身體呈現橋型姿態,另一方選手可獲得兩分。 張凱鳳 0
97 競賽方式 Starting Position of the Bout 帶式摔角比賽的規程與方法。依國際帶式摔角總會(International Belt Wrestling Association, I.B.W.A)競賽規則規定,帶式摔角比賽開始前,兩位選手分別穿著綠色與藍色帶式摔角服站在競賽區域之兩側,大會宣讀其參賽單位、量級及姓名後,選手進入競賽區域中心,由主審檢查選手之服裝、手帕,以哨音提示雙方選手握手,並檢視兩位選手之比賽預備姿勢。選手應將雙手纏繞在對方紅色腰帶,右手應置於對方的左手下,左手應夾在對方的右手上,雙手纏繞紅色腰帶後,其雙手距離應為25~30公分之間。繫綁紅色腰帶的高度應在胸前,紅色腰帶繫綁後應具有1~2個拳頭的空間。雙方選手之雙手互相纏繞後,雙方手部的彎曲約在30~45度之間,雙方頭部應置於對方肩膀上,主審吹哨後比賽開始。若一方選手因違規被主審判予口頭警告,則另一方選手在雙手纏繞時,有權選擇手部右下左上或右上左下之纏繞位置。在比賽主審哨聲開始後,任一方選手將手脫離對方紅色腰帶時,比賽暫停,裁判判第一次口頭警告,第二次選手又將手脫離對方紅色腰帶時,比賽暫停,裁判給予黃卡警告,第三次選手再將手脫離對方紅色腰帶時,比賽暫停,裁判給予紅卡,比賽結束,主審宣判另一方為獲勝方。 張凱鳳 0
98 快速起步 fast break 拔河比賽開始的動作。拔河比賽開始主審裁判觀察拔河比賽的兩方隊伍,準備就緒後,發出「開始(pull)」手勢,瞬間兩隊選手快速進入比賽狀態,任何一隊搶得比賽先機,制勝機會較大,稱之為「快速起步」。是利用身體重心移動的重力技術取得比賽優越必要的技術。開始比賽之瞬間膝和腰彎曲,應在5秒內努力將體軸伸展開。如果選手全體配合呼吸一致動作,應可拉過至少30公分,移動瞬間使用後退步(back step)移行。贏得一局拔河比賽,有80%以上取決於開始後的剎那間,所以全體隊員必須集中精神注意主審的動作。此動作是瞬發力的表現,如何快速發揮最大力量,對拔河比賽勝負影響很大。每位選手快速發揮最大力量(maximal strength)有其個別差異。快速起步技術包括:(一)快速起步時間(fast-break time)要迅速;(二)握繩位置向下變位要大;(三)進行攻擊及下沉動作時間要短。第一屆亞洲賽冠軍金澤消防隊,快速起步進攻達最大力量值的時間約0.6秒,一般隊伍約0.8或1秒,且其拉力達長拉(stroke)最大力量值的80%至90%,讓對方來不及準備,尚未發揮力量,隊伍就呈現崩潰而錯失進攻機會。故拔河比賽技術強調「攻擊是最大的防制」。 郭志輝 0
99 臥舉失敗卡片顏色 Bench Press Failure Colour of the cards 裁判依據臥舉失敗原因判決使用之色卡。裁判將依下列情形判給不同顏色卡片(一)紅色:槓鈴未碰觸到胸部或腹部,例如未接觸到胸部或腹部或接觸到皮帶之情況;(二)藍色:上推過程中,槓鈴有任何往下降的情況。槓鈴上推過程中,手肘彎曲未伸直;(三)。黃色:槓鈴在胸部或腹部靜止後,被彈起或下沉,意圖使試舉更為容易。在開始或完成試舉時,未能遵守主審裁判信號,在試舉過程中有任何改變位置,例如抬起頭部、肩部、臀部、足部離開原來接觸的長凳或地面,手掌在槓鈴上面向側面移動。在裁判發出信號之間,監視員或加重員觸及槓鈴或選手,意圖使試舉更加容易。選手足部觸及臥舉凳或支撐物。上推動作時,故意使槓鈴與架子接觸,俾利於上舉。未完成健力總則內的規定,視為不合格。 李俊雄 0
100 臥舉項目 Bench Press 健力比賽項目之一。臥舉項目規定如下:(一)選手之背部、肩部及臀部須與臥舉凳平面接觸。鞋跟或鞋底必須與地面或踏板接觸,雙手虎口必須張開握住槓軸,以此方式將槓軸安全地固定於手掌中。頭置於臥舉凳正上方,不得偏向一邊或垂掛於任何一側,此姿勢在試舉進行時維持不變。腳掌可在原地晃動。平躺時頭髮須平貼於臥舉凳上;(二)選手為取得穩固臥姿,可使用總高度不高過30公分之踏板或墊板,以增加比賽臺高度,所使用踏板之表面積須為40X60公分,其高度可區分為:5、10、20及30公分,錦標賽中應準備此種踏板以備使用;(三)比賽中之任何時間內,監視員或加重員人數不得少於2人或超過5人。選手取好臥姿後,可要求監視員或加重員協助從架上取出槓鈴,監視員或加重員若協助時,選手必須完全伸直手臂;(四)雙手握槓時,兩食指間距離不得超過81公分(兩食指須置於81公分距離記號之內)。若選手因舊傷或結構問題導致雙手無法平衡握槓,應於每次試舉開始前向裁判員報告,若有必要,槓鈴可依該選手要求,另作記號。禁止反握;(五)選手經監視員或加重員協助或自已取出槓鈴後,雙臂須伸直,手肘固定,等待主審裁判的口令。口令必須在選手靜止不動及槓鈴已處於正確位置時盡快發出;(六)開始信號為主審裁判手臂向下揮擺,同時發出聽得見的「開始」(Start)口令;(七)選手於收到信號後,必須先將槓鈴降至胸部或腹部(不能觸碰到皮帶)停留,直到主審裁判喊Press的訊號。之後,選手將槓鈴向上推,手肘必須伸直,在此靜止姿勢下,選手在聽到「上架」 (Rack)口令後,手臂立刻向後將槓鈴歸位,完成臥舉動作。 李俊雄 0
101 計時裁判 time keeper 健力比賽大會職員之一。計時裁判負責槓軸準備好後至選手開始試舉間之計時,也負責其他各種規定時限之計時,例如:選手試舉完畢後應在30秒鐘內離開比賽台。一旦開始計時,只有在選手試舉完成、開始或在主審裁判命令之下才可停止計時。選手被唱名後計時即開始,因此選手或其教練須在被唱名之前檢查比賽架高度。除非因加重員之錯誤造成比賽架高度不符選手原要求,否則在唱名後選手若須調整比賽架,應在試舉規定的一分鐘內完成。比賽架高度調查表應於比賽前由出賽選手或其教練確認及簽名,以避免不必要之爭端。選手被唱名通知出場後,在開始試舉前准予有一分鐘之時限。若在此規定時限內未開始試舉,計時員將宣佈時間到,主審裁判此時應發出可聽得到的「上架(Rack)」口令並做出手臂向後之動作,此次試舉將被宣判為「沒有舉起」,並判試舉失敗。當選手在規定時間內開始試舉動作,即可停止計時。開始試舉時間之定義視項目而定:蹲舉和臥舉項目,以裁判員所發信號時間為準;硬舉項目則以選手舉起槓鈴時為準。 李俊雄 0
102 硬舉失敗卡片顏色 Deadlift Failure Colour of the cards 裁判依據硬舉失敗原因判決使用之色卡。裁判將依下列情形判給不同顏色卡(一)紅色:在試舉動作完成時,膝部關節未伸直鎖定。直立時肩部未能後挺;(二)藍色:在試舉動作完成時,膝部關節未伸直鎖定。直立時肩部未能後挺。在槓鈴達到最後位置之前,槓鈴有任何下降情形(槓鈴若因肩膀往後挺直而有下降情形,則不構成試舉失敗)。硬舉動作過程中以大腿支撐槓鈴(若槓鈴只是在大腿邊緣緩緩向上移動,並無支撐效果,則不構成試舉失敗原因);(三)黃色:在主審裁判發出信號前,將槓鈴放下(搶信號)。放下槓鈴時未能用雙手控制槓鈴而任其掉下,例如:手掌無法握住槓鈴而掉落地上。試舉動作中,雙腳向前後移動或雙腳向左右移動,可允許腳後跟及腳掌原地晃動。若裁判發出信號“Down”,雙腳移動不會導致失敗。未完成健力總則內的規定,視為不合格。 趙珍葉 0
103 硬舉項目 Deadlift 健力比賽項目之一。硬舉項目規定如下:(一)選手應面向比賽台前方,槓鈴水平橫向置於腳前,雙手用自行選定的握法握槓,然後將槓鈴舉起直到全身站直為止;(二)動作完成後,雙膝必須伸直固定,肩部後挺;(三)主審裁判的口令,為可以聽得見的「放下(Down)」的命令,搭配手臂下揮動作。須等到選手將槓鈴舉至靜止及正確結束姿勢才能下達指令;(四)任何槓鈴上升或有意試舉,都應視為一次試舉。槓鈴離地後直到選手挺直身體、雙膝鎖緊前,選手肩膀往後挺直時,肩膀往後,此不構成試舉失敗。 趙珍葉 0
104 裁判員三式舉法之信號 The referees Signals required for the three lifts 健力比賽裁判判決之信號。三式舉法之信號如下:(一)蹲舉:1.開始:手臂向下擺,同時口中發出可聽見之「蹲舉 (Squat)」口令。2.結束:手臂向後擺,同時口中發出可聽見之「上架 (Rack) 」口令;(二)臥舉:1.開始:手臂向下擺,同時口中發出可聽見之「開始」(Start)口令,在試舉期間須聽到主審裁判喊「臥舉(Press)」,才可往上試舉。2.結束:手臂向後擺,同時口中發出可聽見之「上架 (Rack) 」口令;(三)硬舉:1.開始:不須信號。2.結束:手臂向下擺,同時口中發出可聽見之「放下 (Down) 」口令。當選手未能完成蹲舉或臥舉時,發出「上架」(Rack)口令。當試舉完成,將槓鈴放回架上或臺上時,裁判員用燈號表示其判決:白燈表示「成功」、紅燈表示「失敗」,舉起卡片後會說明「失敗」原因。三位裁判員可在比賽臺四周選取觀察三式舉法視線之最佳位置,而主審裁判應牢記選取容易觀察蹲舉或硬舉選手表現的位置,邊審裁判應選取主審裁判可看見之位置,若邊審裁判有問題時舉起手臂,主審裁判可輕易察覺。 趙珍葉 0
105 裁判燈(健力) Lights 健力比賽之裁判燈光系統,用以顯示裁判員之判決。當裁判發覺選手違規時,可亮燈警告,若所有裁判員皆發現違規,按燈警告後會有信號音響起,選手即了解其試舉已失敗,不須再完成此ㄧ試舉。每位裁判員控制一具白燈及一具紅燈:白燈代表試舉成功,紅燈代表試舉失敗。燈光應依照三位裁判員之位置平行橫向排列,並互相串聯,當三位裁判員按燈時,三具燈光同時亮起,而非單獨亮光。為因應緊急狀況,例如電力系統故障,應先發給裁判員小的紅旗及白旗或紙板,在主審裁判發出可聽見的「旗子」口令時,使人知曉裁判員之判決。 李俊雄 0
106 監視員或加重員 Spotter/ Loaders 健力比賽大會職員之一,負責比賽中之監視或加重。監視員或加重員負責槓鈴加重及減重,遇須要時調整蹲舉架或臥舉架,或配合主任裁判要求清潔槓鈴及比賽臺等,並在所有時間內維持賽臺良好情況,以及賽場良好秩序。在比賽臺上之監視員或加重員至少兩人,至多5人。當選手準備試舉時,監視員或加重員得協助其自架上移出槓鈴;試舉結束後,立即協助其放回架上。但正在試舉期間內不可碰觸選手或槓鈴,亦即在發出開始至完成信號之時間內。唯一例外的情況為:選手有受傷危險,在主審裁判或選手本人要求下,卸下選手槓鈴。如因監護員或加重員之錯誤而導致試舉失敗,選手可要求裁判員或審判委員允許,在該回合結束後,另作一次試舉。 趙珍葉 0
107 蹲舉失敗卡片顏色 Squat Failure Color of the cards 裁判依據蹲舉失敗原因判決使用之色卡。裁判將依下列情形判給不同顏色卡片:(一)紅色:未能做到屈膝並降低身體,使髖關節處大腿頂端面低於兩膝蓋之頂端;(二)藍色:開始及完成試舉動作時,沒有保持鎖膝直立姿勢。在完成試舉動作時,有任何下陷的動作;(三)黃色:試舉動作中,雙腳向前後移動或雙腳向左右移動,可允許腳後跟及腳掌原地晃動。在開始或完成試舉時,未能遵守主審裁判信號。在試舉中有重覆反彈或多於一次升起動作或在試舉中有下降動作。在裁判發出信號之間,監視員/加重員觸及槓鈴或選手,意圖使試舉更加容易。蹲舉時手肘或上臂與大腿接觸,若只是輕微碰觸,對選手無不法利益,可被允許。試舉完成後,擲落或掉落槓鈴。未完成健力總則內的規定,視為不合格。 趙珍葉 0
108 蹲舉項目 Squat 健力比賽項目之一。蹲舉項目規定如下:(一)選手應面向比賽臺前方,槓鈴應平行橫越於肩上,雙手手指握槓,由肩膀上緣至槓鈴之距離不可超過槓鈴之厚度。雙手可握於槓鈴任何地方、環鎖內側或與環鎖接觸;(二)從架上移取槓鈴時(選手可要求監視員及加重員協助取出槓鈴),選手須後退取得開始姿勢。當選手已直立站好不動(輕微傾斜是被許可的),雙膝鎖緊,且槓鈴在適當位置時,主任裁判應發出「開始」信號。主任裁判的手勢為手臂下揮,並發出可聽到的「蹲舉(Squat)」口令。接受主審裁判開始之口令後,選手須屈膝,降低身體至髖關節處大腿頂端面,且低於膝部頂端。選手屈膝動作只限一次,雙膝未直立鎖緊則不得給予信號。試舉期間槓鈴在肩上向下移動之距離不得超過槓鈴寬度或直徑;(三)選手恢復直立姿勢須鎖住膝關節。蹲舉進行時不得有重複反彈或任何下降動作。當選手動作明顯靜止時,主任裁判發出槓鈴復位信號;(四)槓鈴復位手勢為揮臂向後及可聽到的「上架」(Rack)口令,此時選手應往前將槓鈴放回架上,完成蹲舉動作。 趙珍葉 0
109 比賽時間(盲人門球) Times 盲人門球比賽時間之相關規定。盲人門球的比賽時間跟足球、手球運動一樣分為上下半場。國際盲人運動協會 (International Blind Sport Federation, IBSA)規定,一場正規的盲人門球比賽時間為24分鐘,分為上半場與下半場,每一個半場時間為12分鐘,半場開始前30秒,計時員須發出預告訊號,半場結束前1分鐘也必須發出預告訊號提醒主審及選手。上下半場中間休息時間為5分鐘,比賽開始若球隊故意拖延休息時間或未站在球場上準備比賽則判定延誤比賽,進行罰球。比賽開始前90秒須到場準備,讓裁判檢查眼罩等相關配備。比賽結束,若雙方球隊分數相同時則進行延長加賽,加賽前兩隊有3分鐘的休息時間,加賽場次為上下半場,先投擲銅板決定攻守隊伍,每一半場時間縮短為3分鐘,下半場要交換場地並轉換攻守隊伍;若延長加賽比數仍相同時,則以投點球來決定勝負,各隊必須派出球員進行投點球的驟死賽。 章金德 0
110 10秒犯規 10 seconds 盲人門球比賽防守方觸球後,未在10秒內將球投出時即為10秒犯規。根據國際盲人運動協會(International Blind Sports Federation, IBSA)規定,雙方在進行攻防時,每一隊持球的時間有10秒,在這10秒內可進行傳球、攻擊等。哨聲響起,在主審裁判喊下「PLAY」時間開始計時,此時場邊的計時員就會啟動讀秒設備,並適時的提醒主審時間。10秒倒數執行時機如下:一、主審暫停後;二、罰球結束後;三、半場休息後;四、對方得分後;因此在國際賽24分鐘的時間下,雙方攻擊與守備的球數不下50個,此規則的成立可避免選手拖延時間或利用投機的方式來贏得比賽。 章金德 0
111 得分(盲人門球) Scoring 盲人門球球穿越球門線為得分。比賽進行時,任何有效時間內,球穿越球門線即為有效得分,得分標準僅限於場內球員投擲進球,在比賽過程中,場外人員如主審、門審或其他相關人員,將球誤擲入球門,該分不算。在正式比賽時,若兩隊實力相當,反而不容易得分,相反的,球員在場上也能清楚了解對方防守的狀況及位置,若對方防守較弱,球員將會進行所謂的「打點」戰術,選擇較弱的選手攻擊,以增加得分的機會。 章金德 0
112 換人 Substitute 盲人門球在比賽中更換球員動作。盲人門球比賽時上場人數雙方各為3人,但登入人數至少3人至多6人,每次比賽時可以依照球員的體能及狀況進行球員的調度,球賽進行中換人的時間點為死球時間或罰球時間提出換人的要求。基本上每隊有三次換人的機會,但不限一次只換一個球員,可以同時三上三下,而且同一位球員也能被多次替換上場。在換人時,由場上最靠近球員的球門審判員或工作人員協助球員上場進行替換,但在這過程中該隊教練不得進行指導或對話,否則將判犯規並進行罰球。中場休息時進行替換動作不納入換人的紀錄裡,但必須向大會紀錄台告知並獲得主審同意。如果球員因賽受傷,可以兩人與三人進行比賽,但如果兩人的隊伍再有一位球員因傷退賽,僅剩一名球員將無法繼續比賽,則比賽判定對方獲勝。 章金德 0
113 裁判(盲人門球) Referee 盲人門球比賽中得分及犯規的判定者。盲人門球運動進行時,因場上的球員完全需靠聽覺來判斷球的方位,因此場上的裁判及賽會人員是整個球賽的進行及公平性的主要關鍵。依規則規定每場比賽至少要有10位裁判,人員配置為主審2名、球門審判員4名、記分員1名、計時員1名、10秒計時員1名、射門記錄員1名,主審工作主要為判定球員的動作及罰則;球門審判員主要為判定球的落點及進球,因比賽時場地分為防守區、投球區、中立區,若球投擲出去超過投球區時必須給予主審回應,並且判定該球犯規;記分員及射門記錄員主要紀錄球員得分工作;計時員則紀錄該場時間並給予主審提示;10秒計時員則必須記錄該球員或球隊在10秒內是否將球投擲出去。 章金德 0
114 裁判暫停(盲人門球) Official’s Time out 盲人門球比賽進行中主審喊出的暫停。裁判暫停要由主審喊出,但門審、計時員需要時亦可給予主審提示喊出暫停。在比賽的過程中,唯有主審得以在任何時間喊出暫停,而且暫停是沒有時間限制的,但裁判暫停時間,教練不能進行任何指導或提示,違者判定違反運動道德,並進行罰球一次。通常主審喊出暫停時有以下幾種狀況:(一)球出界且離比賽場地距離很遠;(二)球場上球員的動態或服裝等造成無法繼續比賽、影響比賽或造成傷害;(三)場外的聲音或加油觀眾發出太大的聲音而無法繼續進行比賽;(四)球員在場上受傷或流血且必須要進行傷口處理時;(五)其他相關會影響球賽進行或場內球員安全之事宜等。 章金德 0
115 隊伍暫停 Team Time Out 各隊教練在比賽時提出請求的暫停。盲人門球比賽各隊有4次45秒鐘的暫停時間,延長加賽時可另有一次暫停。教練可藉由手勢或文字要求暫停,主審在每一個球得分或死球狀態時給予隊伍暫停,並清楚喊出哪一隊要求暫停。暫停計時由計時員進行計時,在15秒時會有提示音出現。教練可以繼續提出第二個45秒的暫停時間,如果教練連續提出4次隊伍暫停後,裁判會提醒選手就位準備繼續比賽,選手若還未就位時,裁判會先發出停止指導的要求,若教練繼續指導或延誤比賽時,裁判將判定該隊犯規而進行罰球。 章金德 0
116 盲人柔道規則 IBJA Judo regulation, IBR 盲人柔道比賽應遵循的規範。盲人柔道顧名思義是盲人或弱視族群所參加的柔道運動,其比賽規範除一般柔道規則以外,必有盲人、聾人所必須遵守的規則。首先是參加的對象必須是盲人、弱視族群及暨盲又聾的選手,因此IBJA比賽規則必須符合國際柔道總會(International Judo Federation, IJF)所訂定的各項競賽規則,經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柔道技術委員會及國際盲人運動總會(IBSA)規則修定適合盲人或視障選手柔道比賽規則。參加的選手依據選手個人視力,經過國際視障協會驗光標準達到B1、B2及B3三個類別的視障分類者,可以參加國際盲人柔道比賽。比賽除IJF的規則差別外,針對選手柔道衣的背面及側面可以看出其是盲人或是暨盲又聾的選手。比賽規則是選手由兩位副審帶入比賽場地。比賽時裁判的判決得分與失分,需透過手指在選手的手心與手背告知其得失分,另外比賽開始,雙方必須做好準備動作,然後由主審告知比賽開始,規則精神與一般柔道比賽一致,有些調整符合盲人或視障選手或是視障加聾的柔道選手的規則。 黃榮松 0
117 柔道勝負判決 Win or lose determination in judo 盲人柔道比賽勝負的判決方式。盲人柔道比賽要求在公平、公正且公開下進行比賽,其勝負的判決方式分為:時間未結束即判定勝負、時間結束後判定勝負、比賽結束後進行延長時間加賽的黃金計分等三種判決。(一)時間未結束的判決分為以下兩種:一是比賽中其中一方以技巧性乾淨俐落的摔倒、關節技讓對手投降、昏倒或壓制時間達20秒,無法掙脫的結果獲得一勝(Ipoon),主審立即判決比賽結束,獲得一勝的選手獲勝。二是比賽中有任何一方先獲得兩次半勝(Wazzari),累積合起來成為一勝方的選手獲勝;(二)第二種方式是在比賽時間終了,主審依雙方得失分統計,累積分數高者主審宣判領先者獲勝;(三)第三種是在比賽結束時間終了,雙方比賽得失分相同者,依規定進入延長時間進行黃金計分(Golden score),在此期間任何一方先得分或是先失分,主審立即判決先得分者獲勝。 黃榮松 0
118 裁判行為規範 Code behavior for referee or judge 盲人柔道裁判行為的規範。盲人柔道裁判無論是裁判長、技術委員會、主審及副審等,其執行工作時必須依國際柔道總會及國際盲人運動總會(International Blind Sports Federation,IBSA)柔道規則所賦予的職責作公平公正執行工作。比賽場內有一位主審、兩位副審,主審需帶領兩位副審進入比賽場地後,兩位副審分別將靠近其一方之選手帶入場內,交給主審後,依規定坐於兩角落裁判椅上執行裁判。比賽中主審須確認選手固定好雙手比賽姿勢後,宣佈比賽開始(HAJIME),比賽如果是聾盲選手則要在雙肩輕拍讓其知道比賽開始。比賽中宣告暫停(MATTE)時,主審須快速拍選手身體兩次,告知選手;壓制狀態宣告暫停主審無法同時拍打雙方時,以先拍打施術一方為原則。主審依選手比賽獲得成績,做出明確判決與手勢,如一 勝(IPPON)、半勝(WAZZARI)、有效(YUKO)、壓制(OSAEKOMI)、壓制取消(TOKETA)等判決及手勢;對盲聾選手必須在其手中或手背上告知得分與失分情形。當副審對主審之判決有疑義時,副審應立即以手勢表示意見,若兩位副審同時以手勢表示意見時,主審應依三人決議多數決作改判或依審判委員會之意見為判決。比賽結束的最終判決也須由主審最後宣判。 黃榮松 0
119 裁判服裝 Dress of referee or judge 盲人柔道裁判依規定穿著的服裝。盲人柔道裁判是非常神聖的工作,也代表其權威,因此柔道比賽裁判必須穿著柔道裁判服參加執法的工作,否則是對比賽的不夠尊重。裁判依其職責可分為裁判長、審判委員、主審及副審等,彼等所職司的工作有所不同,但這些裁判負責柔道比賽進行與比賽勝負的判斷,以及比賽中有爭議時必須進行討論做出最合理的判決工作。國際盲人柔道總會(IBSA)於舉辦任何賽事也會依規定聘請符合資格之裁判擔任比賽執法工作。IBSA對裁判的服裝要求也比照國際柔道總會規定,於執行裁判任務時應穿著裁判服裝,裁判服裝為黑色西裝、深灰色西裝長褲、白色襯衫配合領帶及黑色襪子,胸前掛上裁判的胸章。 黃榮松 0
120 黃金得分 Golden score 盲人柔道比賽勝負判決的一種方式。黃金得分(golden score)源自於足球延長賽後,雙方得分相同時進行12碼射門PK賽。由於比賽精彩刺激,有助提升競技水準,因此其他運動種類紛紛跟進,國際柔道協會(International Judo Federation, IJF)有鑑於此,於2013年2月9-10日舉辦巴黎柔道大獎賽(The Judo Grand Slam Paris 2013)時召開2016年里約奧運會柔道規則修正會議,新增黃金得分規則,大會做出決議:柔道比賽在比賽時間結束後,雙方無得分,或得失分相同時,比賽必須進入黃金得分賽決定結果。IJF規則公布後,各項柔道比賽皆採用此新規定舉辦比賽。黃金得分的實施時機為當主審宣判比賽結束時,計時員隨即重新設定比賽時間(延長賽),比賽時間沒有限制,比賽中只要有一方在黃金時間內得分或被判指導(失分)後,主審立即宣判比賽結束,先得分者為勝,先失分者為敗。國際盲人運動總會(International Blind Sport Federation, IBSA)柔道規則亦根據IJF規範辦理。 黃榮松 0